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二十二节 鹤的决心

第四百二十二节 鹤的决心

凌旭的感觉奇妙极了。经脉内每一丝真力都前所未有地听从使唤,银化的肌肉此时也仿佛突然变得柔软,连平时一直沉寂的武魂,也异常活泼。银液凝聚在枪尖的最尖端,羊角风铃的铃音,就像萦绕在枪尖的风,若有若无,却不散去。

从未有过的感觉浮上风头,凌旭觉得他可以控制这一枪的每一个细节,枪身旋转的每一分力量。真力沿着枪身注入,直贯枪尖,甚至他能清晰感受到,真力贯通枪尖那一刹那枪身的微微颤抖……

真是令人迷醉的感觉啊!

冲锋的步伐,带着完美的韵律和节奏,每一次蹬踏地面,都会让他的力量增加一分,都让枪尖的光芒更亮一分。

端得水平的银枪,没有一丝波动。

当最后一步完成,枪尖的光芒,亮得刺目。

他如同顶着一颗燃烧的流星,耀眼的光芒,让这个世界为之黯然失色。

荣柔没有想到,凌旭竟然会在此时突破。

这一枪,让他的脸色大变,双目圆睁,双掌平伸,五指须张,十指犹如按进平静的湖面,十点涟漪,从他的指尖泛开。

波纹扩散,合而为一,在他面前汇集成一个扭曲的透明圆盾。

炽目的流星击中圆盾!

透明圆盾如玻璃般粉碎。

荣柔脸色再变,对着那点亮如星辰的寒芒,屈指连弹,身形同时暴退。

光芒陡然爆裂,荣柔的眼前,白茫茫一片。

当光芒散尽,只见荣柔踉跄而退的身影,他脸上尽是不信之色,左掌赫然一个血洞,鲜血淋漓。

他勉强稳住身形,掌心的剧痛恍若未觉,他的目光,呆呆盯着凌旭。

凌旭保持着出枪的姿势,一动不动,有如雕塑。

扑通,凌旭仰面而倒。

荣柔没有动,他依然呆呆地远远注视着昏迷的凌旭,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他在大熊座的地位超然,见过的天才,不计其数。.6zzw.但是从未见过对胜利如此执着,如此渴望的家伙。

竟然在最后关头突破了……

荣柔苦笑,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运气不好,还是老天对这个家伙垂青,这么小概率的事情自己竟然也会遇到。

不过,殿下给他的命令是活捉凌旭,这正合他的心意。这样的天才,如果杀了,那就太可惜了。看到现在的凌旭,荣柔不由想到当年的自己。他能有今天的实力和地位,是一场场战斗中厮杀出来,如果缺乏对胜利的执着和渴望,又怎么可能走到今天?

现在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对强大的渴望,对胜利的渴望。

还好这家伙自己透支,昏迷过去,自己也是强弩之末……

荣柔正准备走过去把凌旭抓起来,忽然,房屋内一道光柱冲天而起,恐怖的能量波动骤然爆发。荣柔的脚步僵在原地,他当然知道是什么!

他霍地转身,目光如电,朝远处的房屋望去。

殿下竟然动用那件东西……那个唐天,竟然厉害到如此地吗?

荣柔心中凛然,燕图殿下的实力他一清二楚。殿下从小天赋异禀,身体素质就远超普通人,加上性情早熟,非常刻苦。而陛下对燕图殿下非常喜爱,培养也不遗余力。极少有人知道,燕图殿下修炼的陪练,就是他们七位王熊武者!

殿下性情霸道凶悍,实力如今比他们更强。而且殿下极擅长隐藏,他一身实力,从未在外表露过。荣柔对殿下的信心,比对自己的信心还要强。

忽然,冲天而起的光芒,骤然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那股可怖的能量波动。

荣柔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一个令他战栗的可怕念头,突然从他心底升起。

难道……

荣柔就像疯了一样,发足朝房屋冲动。

鹤有些无奈地看着对面的简峰元。

简峰元没有半点动手的意思,他拢着手,脸上乐呵呵,就像一位普通的大爷,完全没有半点战意。

鹤的剑指着简峰元半天,可对方完全无动于衷,就好像没有看见。

简峰元也很无奈,他可不想做替罪羊,万一鹤有个三长两短,天后问罪下来,那除了把自己丢出去,陛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打赢了,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那还打什么?

简峰元身为王熊武者,风风雨雨见得多了,深知这其中的危险。连殿下都不愿意去碰,自己若傻乎乎地把鹤解决了,那有多蠢啊。他索性摆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无害模样,他在等殿下的胜利,拖到殿下把唐天活捉,他的任务就结束了。

鹤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没脸没皮的家伙,他从小在母亲熏陶之下,性子本来就是纯良温和,一时之间,竟然不知从何下手。

两人就这么诡异地僵持。

忽然,两人齐齐扭过脸,一道耀眼的光柱,冲天而起。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从房屋内遥遥传来。

鹤脸色大变,毫不犹豫撇下简峰元,身形骤然消失在空中。

简峰元的脸色亦是微变,当能量波动突然消失,他的脸色剧变,身形也跟着消失不见。

轰!

不堪重负的房屋,彻底崩坍。

当荣柔赶到时,映入他视野的,是一圈碎石之中,一名少年正在号啕大哭。

唐天!

荣柔心中一突,升起不祥的预感,他的目光很快找到不远处,倒在血泊之中的殿下。

荣柔脸上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惨白如纸,身形一晃,险些站不住。血泊中的殿下,气息已绝,没有半点生机。

忽然,他眼前一花,一道身影挡在他面前。

鹤!

简峰元迟一步,他看到眼前的场景,一下子呆住,脸上浮现不能置信的惊恐。他脑袋就像被人轰了一拳,大脑一片空白,殿下……

不可能……怎么可能……

殿下的实力,怎么可能死?更何况殿下还有那件东西……

他的嘴唇哆嗦,浑身发抖。他一想到陛下的怒火,浑身就不自主地战栗。

“老简,抢下那件东西!”荣柔焦急的声音,让简峰元如梦初醒。

他一个激灵,顿时反应过来,没错,如今殿下已死,若是那件东西再失去,大熊座必然元气大伤。对他而言,这也是唯一将功赎罪的机会。

“让开!”

简峰元红着眼睛,狠狠地盯着鹤,如同绝境中的野兽,沉声嘶吼。只时的他,把所有的世故圆滑,全都抛之脑后。

鹤正对简峰元,身形微伏,右手握在挂在腰间的剑柄上。简峰元疯狂鼓起真力带起的气流,把鹤宽大飘逸的黑色衣袖吹得猎猎作响,鹤的身体纹丝不动,抬起的脸庞沉静如水。

“来吧!”

简洁干脆的两个字,坚定得没有一丝转圜。

简峰元怒吼一声,整个人便如同激怒的暴熊,轰然朝鹤扑去,鬼头刀拖出长长的灰色刀芒,刀芒呼啸翻腾,挟着低沉有如野兽的啸音。

鹤眯起眼睛,心神冷静无比,不为所动,视野的余光,瞥见一道身影,悄然从另一个方向唐天。

神经唐现在的状态不好,要挡住这两人,必须收缩防守。

鹤保持扶剑的姿势,上半身纹丝不动,脚下小碎步极快的频率后撤。

鹤带起一连串的残影,每一道残影都逼真无比,鹤派的鹤舞,在他手上,被发挥到极致。

荣柔眼前一花,鹤再度出现在他面前。

好快!

荣柔却顾不上惊叹,鼓起体内残余的真力,猛地屈指一弹!

一道透明的圆形波纹,似缓实疾的飞向鹤。而简峰元的那道灰色刀芒,呼啸而至。

鹤身形一恍,十三个一模一样的黑色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一声清叱,十三道黑色身影翩然而动,同时出剑。

叮!

轰!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震得人耳膜生痛。

黑影如同泡沫般消失不见,只剩下原地持剑而立的鹤。鹤的身形就像钉子一般钉在原地,巍然不动,嘴角沁出一缕殷红。

他的神情平静如水,白晳修长的手指抹去嘴角的血痕,哪怕这个动作,亦优雅动人。

荣柔哇地喷了一口鲜血,他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强自发力,和鹤硬拼不一记,如今真力反噬,顿时重伤。

唐天如梦初醒,他看到挡在自己面前的鹤,喃喃:“小鹤子……”

但是下一刻,唐天反应过来:“小鹤子,你受伤了?”

唐天啪地握紧拳头,眼睛一下子红了,就要冲向简峰元。

“请不要插手。”鹤坚定的声音,硬生生打断唐天,唐天第一次听到鹤如此坚定如此不容置疑的语气,他呆呆地看着鹤的背影。

鹤重新站直,背影如剑,坚定的声音从背影传来。

“这是我的对手,这是我守护范围,这是我的战斗,请让我的剑来完成它!”

鹤竖起手中的鹤剑,他淡然如水的眸子,此时却亮得直入人眼,呢喃从他的唇间飘出,就像誓言一般。

他手中带鞘的鹤剑,亮起濛濛光芒,映照着他的脸庞,虔诚而庄严,他身上宽大的黑衣,无风自动。

鹤的心,从未改变过呢……剑,你能听到吗?

鹤剑在手中轻颤,鹤的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

剑轮,起舞吧。

十三道黑色身影,乍然而分,飘逸灵动,翩然如鹤舞。令人眼花缭乱的穿插,剑鸣如鹤唳,十三把剑,合而为一。

剑芒如轮!

剑轮鹤舞!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