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二十一节 胜利的眼泪

第四百二十一节 胜利的眼泪

荣柔喘着气,他盯着对面的凌旭。

上次这么累,是什么时候?

这家伙难道不会累吗?

凌旭看上去更加狼狈,他的白袍破碎不堪,脸上和身上到处都是尘土。荣柔只不是有些喘气,凌旭粗重的喘气声,就像风箱一样。

看上去,凌旭随时可能倒下,但是在五十招时候,凌旭就是这个样子,现在两百招过去,他依然是这个样子。

荣柔的目光,紧紧盯着凌旭的眼睛。橘红色的眼睛,就像燃烧的火球,恍如实质的战意,从开战到现在,竟然没有半点变化。哪怕看上去已经穷弩之末,橘瞳中的熊熊战意,依然浓烈就像把这个世界燃烧殆尽。

荣柔心中升起一丝敬意。

凌旭的枪法很出色,古怪也很多,年纪轻轻便能领悟“魂域”,这些不凡之处,在荣柔眼中,虽然厉害,但是也仅限于此。唯独这份永远不会熄灭的战意,他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看到。

这个少年,很强啊……

荣柔的眼中,闪过一丝欣赏。

凌旭喘着粗气,荣柔的实力,确实比他更加强大。但是,他没有半点畏惧,只有这样的强者,才能够把少年的枪法,磨砺得更加强大!

小旭永远不会退缩!

凌旭怒吼一声,一个箭步,手中的银枪,嗡地带着剧liè的旋转,一点寒芒,有如星辰般,急剧变亮。

荣柔眼前一亮,凌旭这一枪,比之前每一枪,都要更加纯粹更加出色。

他屈指连弹,一道道透明的圆形波纹,从他的手指不断地弹出,向凌旭枪尖射出的那点寒芒飞去。

噗噗噗!

沉闷的声音,凌旭只觉得枪尖被一层层的阻隔,枪尖的力量,越来越小。荣柔随手弹出的波纹,可刚可柔,像极其坚韧的蛛网。

早知道,肯定还是这样!

凌旭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体内的真力,轰地燃烧,他抖直手中的银枪,脚下猛地发力,顶着长枪,一个大跨步。

咚!

他的脚步沉重有如闷鼓。

咚咚咚!

有如踩着低沉鼓点,凌旭的腰背伏低,手中的银枪端得水平笔直,少年狂热的橘瞳之下,脸庞庄严肃穆,如那远古的骑士,发起冲锋!

银霜战歌犹如在耳边响起。

“银枪烂雪,若云不染。羊角铃音,清风不传……”

像有什么东西充斥胸臆,凌旭不自主暴喝一声:“杀!”

荣柔脸色大变。

大厅内,阿德里安看得目瞪口呆,眼前的战况他万万没想到。

双方打疯了。

两人的动作都奇快无比,惊人的劲气,四下飞散,在地面和墙壁上,留下一个个坑和形状各异的伤痕。

坚固的房屋摇摇欲坠,房顶早已经被掀飞。

势大力沉的低沉啸音和清脆的碎音,混杂在一起,令人心悸。

燕图的反扑之疯狂,无论气势,还是在攻击的力量上,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就像一头被激怒的暴熊,左突右冲,不顾一切。哪怕是旁观,阿德里安也不得不承认,如此疯狂搏命的打法,换自己绝对无法坚持。

想到之前自己计划,阿德里安发现自己错误得多么离谱。燕图远比他想象得更加强大,这种强大,并不仅仅燕图的实力,还有燕图逆境的疯狂。不在意自己是否有破绽,不在意自己是否受伤,不在乎能否保全自己,所有的力量,只有一个目标,撕碎对方!

太凶悍了!

野兽般的怒吼,野兽般的绝境反扑,野兽般不顾一切,燕图就是一头所向披靡的野兽!

如此凶悍绝伦的冲击,若非亲眼所见,阿德里安不相信有人能够抵挡,起码,圣阶之下,绝对无法抵挡。面对燕图,唯一的方法,便是暂避其锋,徐徐图之,消耗对方的体力和真力……

可是,唐天挡住了!

每一招,毫无花巧地接住了。

那双仿若有魔力的双手,在狂暴而且势大力沉的攻击面前,没有半点退缩。

这家伙……竟然一点都不畏惧……

唐天的表情半点波动,燕图的狂暴和凶狠,没有在他的眼睛里引起半点波澜。他专注认真得就像岩石。锋锐的劲气,从他的脸颊划过,带起几颗血珠,他就像没有感觉。急促的气流,吹过他的睫毛,他纹丝不动。

他的眼中,只剩下一道道棕色的真力芒。

他一点都不害怕!

因为这一战的胜利,是要送给妈妈。

燕图的每一次攻击,他都毫不迟疑地迎上去,他要让天上的妈妈,看到他的进步,看到她的儿子变得比以前更强大。

他让妈妈看到,那个独自抽泣的少年,如今已经变得坚强,那个让她担心的少年,如今他的肩膀,已经可以放下一个星座。

呵,他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为什么要退缩?为什么要闪避?

他就要这样堂堂正正地胜利,他就要这样一招一式地,让那个混蛋,哑口无言!

唐天的眼睛,像黑夜的星辰,一点点亮起光芒,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直觉他的预判,越来越精准,千拆破魔手在他手中,变得越来越可怕。

燕图的怒吼和咆哮,越来越无力,一种名为惊恐的情绪,在他心中一点点滋生。

对方似乎对他的攻击意图越来越清晰。

一开始的时候,唐天是破解他的招式,而上百招过去,他惊恐地发现,他刚刚心生想法,招式还未成形,那双可怕的双手,就已经把它破解。

唐天那双没有半点波动的眼睛,仿佛能够把他所有的意图全都看穿。

连真力芒都无法成形……

那张无形的网,在一点点地收紧。

怎么会这样……

他的目光,不由落在唐天脸上,心生恐惧,这到底是什么武技。

紊乱ji烈的气流拂过,那张脸庞并不是很清楚,但是,那张稚嫩的脸庞,只有认真,无比的认真!

空气乱流拂在脸上,唐天恍若未觉,他的每一丝目光每一丝心神,全都在对面的燕图身上!

他专注就像换了一个人,笑容早已消失,嘴唇抿得紧紧,那张脸庞,坚毅得就像钢铁雕刻。

燕图终于觉得恐惧了,唐天的攻击无处不在,自己好像掉入一张无形的网,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根本冲不出这张网。而且,这张在网,在不断地收紧,强烈的窒息感,让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他如此之近,近到他恍若看到死神正在对他呲牙而笑。

不,自己堂堂大熊座第一继承人,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怎么可以死在这么一个二货手上!

怎么可以!

燕图知道,到了最后一搏的时机,再不动用它,自己就会死!

不,绝不能死在这里,绝不能死在这个家伙手上,绝对不能,我燕图是要称霸天路的强者,我燕图……

燕图心中咆哮怒吼,他右手手臂,陡然放出冲天光芒。

惊人的能量波动,从他的手臂处释放,就好像他的手臂里,藏着一只可怕的怪物。强大的能量波动,搅动着燕图周围的空气,气流顿时变得狂暴凌厉。细碎的气流,如同刀片般,围绕着燕图的身体,疯狂地转动。

燕图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所有的压力,仿佛一下子消失不见,自信重新回到他的体内,天地皆在掌握的感觉,重新让他脸上露出笑容。

赢的最终只会是我!只有我,才配得上胜利!

忽然,一道人影,如风一般,硬生生闯入他的视野,闯入这片光幕。

强烈的气流蕴含着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吹得唐天的几乎睁不开眼睛。全身传来针扎的痛楚,那是能量波动给他的直觉传递的危险信号,这个时候,后退才更安全。

可是……

唐天努力睁大眼睛,他的脸庞没有半点动容,那可怕的能量波动,那针扎的危险征兆,那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放在眼里。

激荡凌乱的气流,也无法遮掩他眸子里燃烧着光芒。

你所嘲笑的,恰是我珍惜的,你所嗤之以鼻的,恰是我心生向往的,你所弃之若履的,恰是我渴望而不得的,你觉得天真幼稚的,恰是我许以为信念的。

唐天犹如一根怒箭,一头扎入狂暴的飓风之中。

时间仿佛定格。

扑击的唐天,他的目光,像钢铁一样纹丝不动,细碎锋利的气流,包裹着他,在他身上带起无数鲜血,却没有让他有半点动容。

我……无论、无论如何,也要胜利!

如刀片飞舞的气流之中,无数鲜血飞溅中,唐天的双臂,轻柔地舒展,张开的十指,犹如初春的藤蔓,充满生命的气息。

它们突然消失在空中。

噗!

一支手臂远远地飞了出来,带着耀眼的光芒,腾起升起可怖的火焰。

燕图不能置信地呆立在那,他的右臂消失不见,肩膀处一个可怖的伤口,鲜血喷涌。

“不!”

燕图撕心裂肺充满不甘的怒吼在空中回荡,怒火、绝望、恐惧混杂在一起,体内的真力失控,直入心脏,燕图的怒吼嘎然而止,他蓦地睁大眼睛,噗,喷出一口鲜血,仰面而倒。

唐天飘落在地,鲜血在衣服上缓缓洇开。

他盯着地面燕图的尸体,燕图气息已绝。

那张伤痕累累却坚硬有如钢铁般的脸庞,一点点开始融化。

妈妈,我赢了……你看到了吗……我很厉害了呀……

妈妈,我很想念你……

很想念很想念……

眼泪夺眶而出,沿着脸颊,冲过伤口,带着鲜血,啪嗒啪嗒砸在少年脚边的地面,打湿了尘土。

少年号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