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二十节 这一战的理由 【第三更】

第四百二十节 这一战的理由 【第三更】

不开心……

燕图和阿德里安诧异地转过脑袋,目光落在唐天身上。这家伙的脑子,不太正常吧,他哪怕看不懂刚才的战斗,也不至于听不懂刚才他们说的话。

这家伙……

燕图有些不能理解地看着唐天,又不免看了一眼鹤,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鹤这样有地位又有实力的世家子弟,为什么会承认这么一个二货作首领。

燕图很清楚,世家子弟的骄傲,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可,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见燕图的目光望向自己,善良的鹤好心地提醒:“就像殿下是三人之中最强的武者,这个家伙,虽然脑子不是太好,却也是我们三人之中,最强的人,殿下还请小心。”

唐天顿时一脸得意洋洋,连小鹤子都承认他最强,他刚才受伤的心灵顿时得到抚慰,至于那句脑子不太好什么的,唐天已经自动忽略。

唐天是三人之中,最强的……

燕图和阿德里安愣住了,同时愣住的,还有受伤的阿秀和刘中光。

鹤一脸正色,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但是当众人的目光,落在一脸得意洋洋的唐天身上,又觉得荒谬无比。

这样的家伙,竟然是三人之中最强!

开什么玩笑?

“就凭这个家伙么?哈哈哈哈!”燕图目光森然,嘴角浮现轻蔑的笑容,充满嘲讽地调侃:“他妈妈知道他这么厉害么?”

唐天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妈妈……

他的脑海中浮现一脸温婉的脸庞,那张自从他有记忆开始,便深深烙印在脑海中熟悉而亲近的脸庞。他想起了妈妈去世后的那段时间,自己缩在角落里,不停地哭泣。孤零零一人的绝望、恐惧,到后来他开始习惯。习惯在妈妈的墓前,倾诉自己的心事,习惯在妈妈的墓前,大声的说自己藏在内心深处的梦想,习惯在妈妈的墓前,说一定会让那些欺负自己的人好看……

那段黯淡的生活啊……

唯一能让他感到温暖的,便只有妈妈了,那座墓和妈妈相关的记忆。

唐天低着头,他的眼神,温柔得就像水一样。

自从自己在墓前和妈妈道别,已经很久了呢。

妈妈,您一定在天堂注视着我吧。

妈妈,我很想念你……真的真的很想念你……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所谓三人最强的武者,究竟有什么水平!”燕图嘴角狞笑:“别让我太失望啊!”

鹤怜悯地瞥了一眼燕图,转过脸庞对简峰元道:“我们出去打吧。”

凌旭同样怜悯地瞥了一眼燕图,收枪对荣柔道:“出去打!”

修炼到燕图这般实力,六识敏锐异常,鹤和凌旭的目光,让他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自己竟然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

燕图心头无名业火一下子窜了上来,心中暗自发狠,呆会一定要把面前这个混蛋撕得粉碎!

可恶!

“呵……”

一声吐气声从唐天低头的嘴里发出,像是感慨,像是思念,像是鼓励,像是缅怀,如那星风城山上的风一样。

阿德里安眼角蓦地一跳,这看似无意义的吐气声,却让他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刚才那名跳脱的少年,好像一下子变得忧伤起来。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唐天的声音,把沉思中的阿德里安扯了回来。唐天抬起脸庞,然而让阿德里安意外的是,唐天脸上没有半点忧伤,反而露出明朗有如阳光般的笑容。

“因为,这一战,是送给天上的妈妈的!”

唐天露出微笑,神情认真,一字一顿地说。

送给天上的妈妈的……

这个荒谬的理由让燕图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么!把这一战送给妈妈!哦,想起来了,我上次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是七岁。”

燕图兀自摇头失笑:“我堂堂大熊座第一位继承人,竟然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战斗,真是一场闹剧。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是该结束了!”

出人意料的,唐天点点头,他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是眼睛内,却没有半点温度。

他的气势,毫无征兆地轰然勃发!

唐天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燕图,体内的真力,疯狂地运转,他的气势,以惊人的速度,在不断地攀升。

他的背上,一只狼首,缓缓浮现。

唐天的身体周围的空气,不断地崩碎,不断地拆解,惊人的能量,沿着他的身体缓缓流淌。

阿德里安怔然看着唐天,他几乎不敢相信眼睛。

唐天就像一座火山,惊人的能量波动,在他体内酝酿波动,哪怕隔得老远,阿德里安也能清晰无比地感受到,那具身体内蕴含的可怕力量!

燕图轻蔑的笑容,僵在脸上。

唐天的瞳孔漠然得就像一片虚无,他的脸庞就像笼罩在阴影之中,模糊不清。

很久很久,没有如此渴望胜利!

在他的视野中,周围的景色化作一片虚无,地面、墙壁、房顶,全都消失。他和燕图仿佛置身一片虚无之中,头顶一轮满月,皎白如玉!

他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迅速地苏醒,他知道,那是天武月狼血脉!

完成度百分之九十二的天武月狼血脉!

感受到威胁的燕图如梦初醒,他怒吼一声,鼓荡全身的真力,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向唐天扑去。

空中棕色的光影,宛如暴熊扑击。

唐天没有后退,他右腿虚撤,腰微微往下一沉,双手一前一后交错摆在胸前。

燕图这一扑,是有名的杀招,名为【暴熊扑杀】!

他全身的真力浑然一体,气势雄浑,扑击发力极其刚猛霸道,便是一座山在燕图面前,在这一扑之下,必然崩碎倒坍!

这是大熊座所特有的杀招,挑选体形雄壮真力雄厚的武者修炼【暴熊扑杀】,在攻坚战中,所向披靡,便是城门、箭塔,在如此凌厉的扑击之下,都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轰然崩碎。

燕图的真力何其雄厚,而且已经在“魂域”上初窥门径,这招再平常不过的杀招,在他手中,威力极其惊人。

他周身笼罩的那层棕色真力层,硬逾钢铁,无坚不摧。

唐天的视野中,燕图的身形模糊,有如一道棕色的风影。

唐天的目光纹丝不动,就在燕图眼看就要撞上唐天的时候,他蓦地发动!

交错摆放的双掌,倏地错开,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插向燕图周身那厚厚棕色光圈。

燕图嘴角浮现狞笑,白痴,他周身的这层棕色光圈,是厚度高达三十六层的真力层,极其坚硬。它有一个名头,叫做【铁熊皮】,大熊武者能够称霸一方,这一招至关重要。普通的大熊座武者,把这一招练得稍有火候,有七八层,便能够抵挡刀剑,堪比秘宝。燕图能修炼到三十六层,前无古人。

噗!

唐天的手指,就像刀插豆腐般,轻松没入燕图周身的光圈之中。

燕图脸上的狞笑僵住。

唐天的双臂一抖,十指发力,乒,一声脆响,燕图周身真力层,竟然硬生生全部崩碎。

【千拆破魔手】!

燕图的身体,就像沙包般,被直接横飞出去。

燕图的脸上神情茫然,他没有弄明白,刚才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他三十六层的【铁熊皮】,从来没有被人击碎过。不仅如此,在大熊座的历史上,只要把【铁熊皮】修炼到二十四层以上,就从来没有被正面击碎过。

可是,刚才自己坚逾钢铁的真力层,却像松脆的饼干一般,被轻松拆散。

这……怎么可能……

蓦地眼前一暗,一道人影遮住他的视野,几乎下意识地,燕图双臂向外一崩。

这一招,他刚才用来对付阿德里安,效果极佳。

笼罩双臂的光芒扭曲,陡然化作咆哮怒目的熊首。

然而唐天的十指,再度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插入熊首之中。

乒!

杀气四溢的熊首,如同玻璃般,轰然粉碎。

燕图再一呆,这一招叫做【熊首崩】,力道霸道凌厉,燕图这一招,能够轻易地摧毁一座城墙。

可是……

看到那些如同雾气般的棕色碎芒,燕图不禁又是一呆。

他修炼的,是大熊座最正宗的心法,大熊座延伸出来的武技,在他手中,无不威力倍增。而他从小刻苦异常,体魄天赋,亦是千里挑一。

燕图怒吼一声,手法再变,右肘猛地挥出。

肘芒如锤!

十指再度插入,诡异的劲力一发,乒,肘芒粉碎!

燕图腿上真力一吐,腿芒如鞭。

一只雪白手掌插入腿芒之中,乒,腿芒粉碎!

燕图彻底咆哮,完全不顾自身防护,各种招式,疯狂挥出。

乒乒乒!

一蓬蓬碎芒爆裂,伴随着一声声清脆的碎裂声。

棕色的碎芒中,一双灵巧无比的双手和一道鬼魅绝伦的身影,若隐若现。

神情专注的少年,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千拆破魔手】,挥洒间,俨然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韵味。

燕图就像濒临绝境的野兽,疯狂的反扑。

但是所有的攻击,在那双有如鲜花绽放的双手面前,却无法寸进。

如同一张无形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