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一十八节 抄家伙 【第一更】

第四百一十八节 抄家伙 【第一更】

霍夫曼看着席林,面无表情,他的心中,轻声叹息。.luanhen.本以为,这次任务能够把席林推到陛下身前,没想到,到是一场败仗。霍夫曼始终暗中关注着席林的动作,便是他,也不认为整个行动中席林犯了什么错误。

四名黄金武者,这样的实力,便是踏平一个小星球或者摧毁一个城市,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可是,那座青铜基地,却像深不见底的沼泽,把四名黄金武者,吞噬得干干净净。

自己早就该想到了啊,以端木的实力,哪怕不能取胜,想要逃出来,也不难啊,如今却音讯全无。

自己还是太小看三魂城了。

霍夫曼有些自责。面前的席林脸sè灰败,神情颓然,这次失败,对他的打击很大。四名黄金武者的损失,霍夫曼一点都不心痛,但是席林如此模样,却让他有些担忧。

霍夫曼没有把担忧表现在脸上,端详席林良久,忽然道:“抬起头来。”

席林茫然地抬起头。

霍夫曼皱起眉头,厉声喝道:“给我站着!”

席林一个激灵,下意识站了起来。

霍夫曼沉着脸,啪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看你这个模样,我还没死!一点破事,就像丢了魂一样。死了四名黄金武者,死了就死了,我们家死得起。我打下的基业,给你交学费,没问题!你就是把基业都败光了,都没问题!输了再来,你有足够的资本,但是你不能自己认输,你认输了,不配做我儿子。”

席林脸上露出羞愧之sè。

“去洗把脸。”霍夫曼放缓语气。

席林连忙跑到洗手间,胡乱洗了把脸,看上去jing神了许多。

霍夫曼丢出一张纸:“收拾东西,陛下希望你能去南方。那里的土著,最近有点蠢蠢yu动。”

“那三魂城呢?”席林有些不甘心。

“这件事我会处理。”霍夫曼拍拍席林的肩膀:“你先把你的事情干好。”

他没有告诉席林,这次行动的失败,会让他们现在必需保持低调。

一支小队在荒野上飞掠,他们忽然停下脚步,在他们前方,三位武者挡在前方。.6zzw.

“卢笛的鼻子很灵嘛。”最中间的武者轻笑一声。

小队的首领脸sè一沉:“光明武会!”

武者饶有兴趣道:“你们想支援阿德里安么?真是可惜了呢,我一直很欣赏猎人的。”

小队的首领脸sè大变,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一位武者,手上的戒指微不可察地亮了一下。

三魂城。

阿德里安手上的戒指蓦地亮起,一句陌生的声音响起:“你们想支援阿德里安么?真是可惜了呢,我一直很欣赏猎人的。”

三人脸sè大变。

“走!”阿德里安没有半点犹豫。

“去哪?”刘中光有些不解。

“去找唐天。”阿德里安沉声道。

“去找唐天?为什么?”刘中光满脸不解,阿秀却是若有所思,他佩服地看一眼老师。

燕图听着巫夏的汇报,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哦,阿德里安去找唐天了?”

“是,殿下。”巫夏恭敬地回答。

“也好,省得跑两趟。”燕图起身,面露杀气:“你带着你的人,去把安德丽娜拿下,没有问题吧。”

巫夏心中一凛:“没有问题。”

“走吧,我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燕图对身边的两位大熊武者道,充满霸气。

唐天所在的庄园。

阿德里安没有半点隐瞒,把所有的信息,全都说了一遍。

鹤陷入沉思,而唐天却是连连惊呼:“哇!好yin险!好狡诈!”

凌旭已经无聊到一个人跑到角落练枪。

阿秀感觉无比地奇怪,凌旭果然如同传言中的一样,是个脾气火爆的武痴。可是唐天这个样子,让他感到无法理解。

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做领袖?

阿德里安反而很平静,说完他便闭嘴。

“哈哈哈哈哈!”

纵声长笑,从门外传来,大厅的木门,轰然崩碎,漫天飞舞的木屑中,三人缓缓走进来。燕图神sè傲然,嘴角挂着不屑的冷笑,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听说唐天是个厉害的角sè,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堪,我很失望啊。”

唐天一脸好奇地问:“喂,你是谁?”

鹤以手捂脸,唐天的这个问题,让他感到羞愧,我们刚刚还在谈论别人啊……

凌旭停止练枪,走到唐天身边,眼中战意昂扬,一脸蠢蠢yu动。看样子,今天可以好好打一架了。

燕图也不理会唐天,目光转向阿德里安:“猎人先生,在下一直很是佩服,若是猎人先生愿意为我大熊座效力,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阿德里安微笑道:“多谢殿下抬爱,阿德里安何德何能,能得到殿下垂青?不过阿德里安半截身子都快入土,荣华富贵,要之无用。”

燕图也不意外,只是漫声道:“先生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贵徒考虑吗?”

刘中光恶狠狠道:“别白费力气了,呵呵,为你效力?你脸真大!”

燕图自顾自摇头,充满遗憾:“先生大才,不能为我所用,毕生之憾。可惜,可惜,今天只能把先生埋骨此处。”

“喂喂喂,这是我的地盘好吗?”唐天发现自己竟然被无视了,顿时忍不住跳了出来,哇哇大叫。

神一样的少年,怎么可以被无视!

燕图身边的两位大熊武者蓦地睁开眼睛,寒光暴涨,浑身的气势陡然飙升,惊人的威压,充斥大厅的整个角落。空气仿若凝固,令人窒息。

咔咔咔!

粗壮的大梁,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jing美的屏风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如同蛛网一般。

阿秀和刘中光神sè一变,这就是大熊武者吗?

能够以星座王者命名的武者,无疑都是这个星座最杰出的武者。大熊座,拥有王熊武者名号的,只有七人。这两人没有出手,光是气势,便是如此骇人。两人的身体周围,好似有一圈圈透明的波纹,向四周扩散。两人面无表情,神sè冷漠。

鹤起身而立,身上的黑衣无风自动,他神sè平静,扶剑而立,冷冷道:“各位的行为,真的有些失礼呢。”

“什么?”唐天一下子跳起来,破口大骂:“小鹤子,这样的行为,才只是失礼?”

鹤:“……”

我只是客气……

唐天的表情变得凶狠狰狞,咬牙切齿道:“敢到我的地盘撒野?活得不耐烦了!兄弟们,抄家伙!”

鹤默默无语,心中生出强烈扭头就走的冲动,这样的战书,实在……太地痞流氓了好吗?如果你不会,请把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好吗?

嗷呜!

鹤的视野中,一道银影一闪而逝,早就饥不择食,哦不,早就迫不及待的凌旭,怒吼一声,一个箭步上前,枪尖如雨,悍朝三人罩去。

刘中光看傻眼了,阿秀也看傻眼了,包括阿德里安也看傻眼了。

这家伙疯了吗?

不要命了吗?

那……可是王熊武者!

半空中的凌旭,神sè亢奋,眼中尽是狂热之sè,这一枪一出手,他只觉得前所未有舒畅!连ri来憋闷的战意,全都在这一枪中渲泄得淋漓尽致,无坚不摧的银液,让他的枪尖,亮若星辰!

铃音萦绕,若有若无。

寒芒如海,浩瀚星辰。

燕图身边两名武者脸上浮现怒sè,什么时候,有人敢在他们面前如此嚣张?

一对三,上一次他们被人如此轻视,是什么时候?

侮辱!

对方的行为,是对王熊武者的侮辱!

但是三人仿若突然被进一片浩瀚的星空之中,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

三人的瞳孔猛然扩张,他们脸上不约而同露出讶然之sè。

这是……什么枪法?

两名王熊武者本能地同时出手!

燕图左边的武者名叫荣柔,他面sè凝重,屈指一弹,一圈无形波纹从他的手指飞出,罩向那些呼啸而至的星辰。

燕图右边的武者名叫简峰元,他冷哼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鬼头刀,竖起刀身,毫无花巧一记坚斩。

叮叮叮叮!

密集而清脆的撞击声就像爆炒豆子般。

凌旭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砸在墙上,轰,整面墙轰然倒塌。

这才正常……

阿秀和刘中光同时松一口气,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同样的想法,果然不愧是王熊武者,凌旭的行为,实在太鲁莽了!

“哈哈哈哈!”

忽然,畅快的长笑从一堆碎石砖中传出来,嘭,堆成小山的碎石,轰然炸开,碎石如雨,凌旭提着银枪,缓缓走出来。

凌旭的嘴角一道血痕蜿蜒,但是他脸上,却是一片狂热。他就像发现什么极品的美食一般,眼中的光芒,狂热得令人心悸。

“好爽!”

银枪直指三人,凌旭大喝:“再来!”

刚刚松一口气的阿秀和刘中光再度傻眼,他们呆呆地看着凌旭,就像看到怪物一般。

能够挡下两名王熊武者联手一击,还能安然无恙,已经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了。而这个时候,还说“再来”……

这样的家伙,怎么看,脑袋也不像正常的吧。

始终平静的阿德里安,看到凌旭刚才那惊艳一枪,身体霍地坐直,眼中光芒暴涨,心中如同掀起惊涛骇浪。

这一枪……

*****************************************************************************************

PS:感谢安若同学的打赏,方方惯例,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