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一十七节 猎人在后

第四百一十七节 猎人在后

凌旭想也不想,一搓指中枪杆,银枪剧liè旋转,如毒龙出洞,他的身体同时发力,悍然向墙壁撞去。轰,墙壁在凌旭面前,就像纸糊一般,无数碎石飞溅中,凌旭如同出闸猛虎,凌空而至。

对方没有想到,凌旭如此凶悍,仓皇而退。

然而那点寒芒,却如同附骨之蛆,在他身后紧追不舍。若无若无的杀意,就像一只飘忽不定的毒蛇,让他根本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

武者的眼中闪过一丝诡色,藏在身前的双手,在空中虚划。

一道不起眼的灰芒,骤然在凌旭的眼前出现。

这道灰芒出现得非常突然,没有半点预兆,就像一缕充满危险的灰雾,倏地遮住凌旭的眼睛。

凌旭的瞳孔一缩,握住枪尾的手掌一按,枪尖如同弹起的毒蛇,准确击中灰色灰芒。

一股充满灰败味道的力量,钻入他的手臂。

好古怪的真力!

他的身体硬生生止住,对方前冲几步,停下来,转过身体。

“小家伙果然很强,能够从这一招【拦眼索】中逃脱的人,可不多。”对方轻笑一声。

凌旭这才看清对方,对方一身灰衣,脸色苍白,眼神空洞,他的五官就像布偶一般,十分扁平,最让人印象深刻,还是他嘴上的笑容,几乎占据整张脸庞的三分之一,冰冷而邪魅。

“你是谁?”

凌旭沉声问,他抖了抖手臂,那股灰败而诡异的真力才堪堪化去。

对方没有理会凌旭,他转过脸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鹤,自言自语:“很警觉哦。”

他忽然转过脸,朝凌旭咧嘴一笑,说不出的可怖。

“以后还会见面的。”

阳光下,他的身体竟然像烟雾一样消散,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个起落,鹤翩然落到凌旭身边,有些好奇地问:“他是谁?”

凌旭摇摇头:“不知道,不过他刚才有一招,叫拦眼索,你听说过这一招的名字吗?”

鹤仔细在脑海中搜索半天,摇头:“没有听说过。”

凌旭看了一眼撞出大洞的墙壁,刚才自己那一枪,虽然没有用上太厉害的招式,但是威力亦不小,对方如此轻松接下,然后不动声色反击,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可恶!溜得也太快了点……

凌旭有些不甘心地四下张望,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错的对手,本来以为可以酣畅淋漓打一场,哪知道对方虚晃一枪就跑了。凌旭刚刚燃起的战意,一下子吊在半空中,没有着落。

凌旭的目光,不怀好意地看向鹤,枪尖刷地一指鹤,咆哮道:“小鹤子,既然他跑了,你就来陪我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吧!”

鹤呆了一呆,不能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喂喂喂……这个和我没关系的吧……喂喂喂,快住手……”

凌旭充耳不闻,枪出如雨,狞笑道:“小鹤子,今天就算你倒霉吧!”

“哇哈!”刚刚赶回来的唐天充满惊喜的欢呼:“哟少年们,斗志满满呀,我也来我也来!来尝尝神少年新练成的【千拆破魔手】!看招!”

凌旭狞笑:“神经唐,你来得正好,旧仇新恨,今天一起解决,看枪!”

两人嗷嗷直叫,战成一团。

鹤趁机抽身而出,落在目瞪口呆的安德丽娜身边,吐出一口气,温声行礼:“陛下见笑了!”

“他们……平时也这样吗?”安德丽娜指了指打得大呼小叫的两人,呆呆地问。

“是啊,像这样粗鲁没有修养的家伙,nǎ里值得陛下浪费时间呢?今天阳光正好,花园里的蔷薇盛开,品茗小憩再合适不过,不知陛下可否赏光。”鹤脸上挂着如春风般的笑容,优雅地行礼。

安德丽娜呆了一呆,鹤大人,真是漂亮啊!她很快回过神来,有些羞涩:“那真是太好了呢。”

“陛下请!”鹤微躬身,伸手向外一引。

要趁这两个疯子没有反应过来,离他们远一点……

安德丽娜欢快地向花园走去,鹤站直身体,望了一眼刚才那位神秘武者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仙女-猎户星门。

卢笛默默地看着手下在打扫战场,看着周围的废墟,他心中有些感慨。卢笛体形瘦弱,看上去有些弱不经风,脸色也颇为苍白,就像个文弱书生。但若因此而小看了他,那就会死都不知道怎么写。

能在二十七岁,成为一支兵团的统帅,这样的资历,在整个天路都很少见的。虽然他统率的猎网兵团,在猎户的三大兵团排名末尾,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不过因为他的资历,而不是实力。

猎户座本身并不以商业而著称,所以仙女-猎户星门对猎户座来说,地位相当重要。卢笛也曾不止一次经过这座星门,但是如今的星门,却是面目全非,一片狼藉。

这些天,围绕着星门发生的争夺战,战况ji烈无比。光明武会的黄金武者,已经有三位倒在这里,但是猎户座的损失更大,超过五位黄金武者长眠不醒。

黄金武者惊人的破坏力体现得淋漓尽致,昔日繁华的城市,如今化作废墟。

当卢笛率领猎网战部抵达时,被眼前的场面惊得呆住。而兵团的抵达,也让对方的武者,迅速地退去。

卢笛不敢大意,迅速地布防。

他必需先要把废墟清理出来,重新布置防线,这样才能长期驻守。而且,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

在仙女城另一个角落,一座不起眼的民宅内,三人围在一起。

如果巫夏看到这三人,一定会吓一跳。这三人,赫然是明明已经离开仙女城的阿德里安、阿秀和刘中光。阿德里安在听到星门附近突然出现大量的不明武者,就隐约觉得不对劲,他们作出支援星门的假象,然后半途悄然折回仙女城,潜伏起来。

“是燕图,燕图来了!”刘中光的语气透着兴奋:“不光是燕图,他身边还有两名大熊武者。这两个老家伙太厉害了,差点被他们发现。”

阿德里安和阿秀同时露出惊容。燕图是大熊座的头号继承人,他在大熊座的地位举足轻重,有什么任务,会派燕图亲自前来呢?

两人立即嗅到危险的味道。

大熊座和猎户座之间,只隔一个仙女座。如果仙女座投入到大熊座的怀抱,那对猎户座来说,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局面,就相当于后背被顶了把刀。

阿秀沉声道:“不会是结盟。如果是结盟,燕图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入仙女城。可燕图如今却是如此悄然潜入,始终没有露面。”

阿德里安眼中闪过一抹光芒,忽然问刘中光:“他们之前都没动静?”

“嗯,之前一直没动静,直到唐天出现。”刘中光皱起眉头道:“咦,难道他们的目标是唐天?可是他们和唐天没有仇啊。”

“不,他们的目标是仙女座。”阿德里安摇头:“他们看来是想不动声色,控制仙女座。想要控制仙女座,要同时控制住两个人,一个是唐天,另一个是安德丽娜。安德丽娜好办,唐天却不好办。”

“他们为什么想控制仙女座?”阿秀问。

阿德里安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我当年游历天路各星座,大熊座逗留半年之久。大熊座上下,无不野心勃勃,燕永烈励精图治,如今的大熊座,已经达到顶峰,想再进一步,便只能向外扩张。如果他们向外扩张,只有一个选择。”

阿秀和刘中光倒吸一口冷气,两人听明白老师的意思。

阿德里安眼中寒光闪烁:“而且,星门争夺战的惨烈,也让我感到奇怪。怎么会突然出现那么多的强者?这时间太凑巧了,很有可能,光明武会已经和大熊座勾结在一起。”

“那我们怎么办?”刘中光很干脆地问。

“等!”阿德里安成竹在胸:“我们等支援,等时机。”

“老师的意思是?”阿秀眼睛有些发亮。

“卢将军已经控制住星门,我们的支援已经在路上。”阿德里安解释道:“我们的任务很简单,要把燕图留下。”

“把燕图留下!”阿秀和刘中光吓一跳。

“没错!”阿德里安脸上露出笑容:“熊王燕永烈此人,性情暴烈如火,如果知道燕图死在仙女城,一定会挥师进攻仙女座。”

阿秀有些担忧:“那岂不是给他进攻的借口?”

刘中光也露出担忧之色,倘若暴熊兵团攻占仙女座,兵锋就可直指猎户座。

“是的。”阿德里安很干脆地点头:“如果说仙女座,只有安德丽娜和高原兵团,这样做无疑是自寻死路。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变数。”

“老师说的是唐天?”阿秀讶然:“难道老师认为,他们能够抵达得住暴熊兵团?”

“不要小看唐天。”阿德里安摇头道:“如果说燕永烈是头熊的话,那么唐天那些人,就是一群狼。燕永烈想干掉唐天他们,一定会受损不轻,到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我们有卢笛将军。”阿德里安眼中精光暴涨,猛地一握拳:“此战胜后,我猎户座便再也无后患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