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一十六节 少女的思念

第四百一十六节 少女的思念

狼堡已经颇具雏形,这个纯粹的要塞,将牢牢守卫季丘航道,同时拱卫仙女城。

安德丽娜不是第一次来到现场,但是每次来的感观都不相同。此时天气转凉,薄薄的雾霭之中,那座冰冷巍峨的青铜巨堡,已经透着狰狞和肃杀。

她默默地注视,心中多了几分信心,唐天展现出来实力,超乎她的预计。狼堡的进度非常之快,清一色全都是用青铜铸造,十分壮观。可以看得出来,唐天身后有一支庞大的机关团队。

这段时间,几支商队已经进入豺狼座,双方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唐天对唐一道:“等狼堡建好,我们就要出发了,这里就交给你!”

“是!”唐一没有废话。

“你还需要什么,尽管和鹤讲。”唐天继续道。

唐一摇头:“不需要什么了。”

他确实不需要什么,仙女战袍第一个给他们换装,能量屋的经费大人也批了,狼堡的建立更是不惜工本,唐一所有的要求,唐天都给予满足。

比如仙女战袍,不仅第一个给豺狼兵团,由于能量兽的数量众多,安德丽娜他们开始研究起像仙女战靴等配件,意图打造仙女套装。可以想象,到时装备了仙女套装的豺狼兵团,战力一定会脱胎换骨。

像这样的待遇,只有最核心的兵团才有可能享受。

兵大人对豺狼兵团没有什么要求,唐一一点都不生气,因为从实力和成长成本上来说,豺狼兵团确实是一支炮灰兵团。若非唐一自己对这支兵团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他也不会舍不得。

相反,唐天大人对豺狼兵团的支持,是有些过线和不符合常理的,不是一名合格的主帅会做出的选择。

可是,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大人不惜代价的支持,支持他统率的这支炮灰兵团身上。

唐一找不任何理由,不拼死效命。整支豺狼兵团,也找不到任何理由,不拼死效命。

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心安理得的告诉自己,就安心地做炮灰兵团吧。

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孱弱下去啊。

唐一沉默寡言感情内敛,心里的想法很少表现在脸上,他默默地跟在唐天身旁,就和往常一样。

“你们真的要走吗?”安德丽娜忍不住问,她的神色充满担忧。唐天他们几个,实力个个强横,如果一走,那么遭遇敌人的高端战力,就会非常被动。

“是啊,我们要去找千惠!”唐天的目光投向远处,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千惠怎么样了?”

“英仙座的上官千惠吗?”安德丽娜好奇地问,唐天和上官千惠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而且随着唐天的名声不断提升,许多唐天背后的事情,都被挖掘出来。

如今的沙琪玛学院,可是武安星最出名的学院,风头无人能出其右。就连附近星球的少年,都会不远万里,慕名而来。校长魏老头更是猥琐地刻了块碑,上面写着“神一样的学院”,树在学院大门最显眼的位置。

“咦,你也知道啊。”唐天一脸诧异,有些迷糊:“我和你说讲过吗?为什么我不记得?”

“你没有说过,我是从仙武消息上看到的。”安德丽娜解释道:“仙武消息有一期有你的报道,很详细。”

“哇!上面怎么说的?”唐天睁大眼睛,一脸兴奋。

安德丽娜被唐天的表情吓到,只好道:“就是一些你的战绩,还有你以前的一些事。”

唐天有些失望,嘴里嘀咕:“也不知道派个人采访我,我的战绩那么多,那么厉害,真是,仙武的人太不敬业了!”

安德丽娜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家伙……能有点高手风范吗?

“哦,上面还提到了上官千惠。”

“千惠!”唐天眼睛一亮,急切问道:“上面怎么说的?”

安德丽娜被唐天急切的眼神吓一跳,忽然心中有些羡慕,什么时候,会有人对自己安危如此关切呢?除了父亲吧。

她的脑海忽然浮现那位冰冷神秘的身形,旋即自嘲,全世界的人都死了,他也不会有丝毫动容。

“上面说,上官千惠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隔绝,他们无法得到具体的消息。但是,英仙王座的星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英仙座的秘宝,也在迅速增强。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英仙王冠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你的上官千惠,在变强。”

千惠……

唐天怔然,少年的心,已经飞到远处。

永远一成不变的灰暗天空,锈迹斑斑的大地,一片望不到尽头。

突出崖壁的岩石上,一位墨绿色军装少女,戴着雪白手套的柔荑,托着下巴,黑亮的眸子凝视着远处,有些出神。

在上官千惠身后,伫立着一位神色冷漠,穿着同样军装的灰眸少女,她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红色短发。

风吹起少女的长发,精致的脸庞,纤尘不染。

“将军,您在想唐天吗?”红发少女冷冷道:“大战在即,统帅却在想自己的情郎,不想着如何取胜,此战实在让人担忧。”

上官千惠英气逼人的脸庞,多了一丝羞涩,说不出的妩媚,她轻笑一声:“我什么时候都在想天哥哥啊,都打了这么多场仗,小然对我还这么没信心,真让人伤心呢。”

小然一脸无奈:“将军,请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好吗?女孩子,不应该矜持一点吗?”

“大概只有天天见面的情人,才有资格矜持吧。”上官千惠目光有些迷离,她忽然站了起来,整了整军装,以微不可察的声音呢喃:“对他的思念,才是我追逐胜利的源泉呢。”

小然默然不语。

整理完军装的上官千惠的神色恢复肃然,目光里的温柔褪去,变得锐利如剑。精致无暇的脸庞透着坚毅,墨绿色的军装挂着金色的绶带,黑亮的长发,披在肩上,英气逼人。

小然眼中亮起狂热之色,面前这个锋锐而英武地少女,才是让她心悦臣服膜顶崇拜的无敌战神!

才是在这片被杀伐浸透的百战之地,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未曾一败的战神!

“对方的情况打探清楚了吗?”上官千惠紧了紧手套,淡然询问。

“打探清楚了!”小然兴奋道:“是天蝎兵团当年的一支旧部,他们死之后,变成魂将,聚集在一起。里面比较厉害的,是当年天蝎兵团的一名武将,这个会麻烦点。”

上官千惠点点头:“出发吧。”

她进入南十字座,没想到误入这片古战场,正是当年三大兵团决战之地,三方死伤无数,尸骨累累。杀伐之气太重,导致这里到处飘荡着魂将,而且经万年不散,个个异常强大。

她凭借一己之力,收服魂将,组建兵团,四处征荡,寻找回去的路。

上官千惠沿着山路拾级而下,山下,一支森严齐整的魂将兵团,寂然而立。

她凝视着这支森严的兵团,心却飞向远方。

对你的思念,才是我手中,最锋利的剑啊!

号角呜咽,杀伐之意,顺着风,吹向远方。

上官千惠走到一匹魂马前,翻身上马,黑亮的长发在风中飘扬,她高高举起右臂,雪白的手套犹如旗帜,指引着这支无声的兵团。

“出发!”

仙女城的庄园。

“从神经病少年露面,探哨的数目增加了一倍。”鹤悠然道:“看来我们的神经病少年,还是很吸引人的。”

凌旭哼了一声,有些不耐烦道:“早说了让我把他们全都捅翻,一了百了。”

他最近实力大进,对战斗异常渴望。何况他的眼里揉不得沙子,那些探哨就像一群苍蝇,他能忍到现在,完全是鹤的功劳。

“还是弄清楚对方的意图比较好。”鹤谨慎道。

“婆婆妈妈!”凌旭冷哼一声,径直起身,回房修炼。

回到房间,凌旭脸色有些发白,他解开身上的绷带,他的身体,一片银白。

他的身体彻底被银化。

他忽然倒转枪头,猛地朝胸口一扎,叮,清脆的响起,他的身体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自己变成怪物了啊。

凌旭却咧嘴一笑,身上的剧痛,比以前更加强烈,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他的心神。银化的痛楚,是以前的百倍。

可是,他的枪法,也比以前更加强大。

那些遥远的目标,似乎也不再遥远。那个烙印在他心底的背影,是他战胜痛楚的动力。

只是,老师肯定不想自己走到这一步吧。

凌旭桀骜的脸庞,变得柔和起来,露出思念的神色。老师知道,以他的身体,想要修炼成枪尖海,不,是白羊星辰枪,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可是,老师,小旭一点都不害怕痛楚,小旭害怕的是在命运在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啊!

凌旭默默地把绷带缠上身体,现在绷带已经无法帮助他缓解痛苦,但他还是习惯用绷带,把身体严严实实裹住。

穿上金边白袍,拿起一旁的银枪。

凌旭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没有任何征兆,他手一抖,枪尖没入墙壁之中。

一声闷哼,在墙外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