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一十五节 大家的野心!

第四百一十五节 大家的野心!

“我认输!”锯齿刀武者很干脆地松开手中的锯齿刀,他累到虚脱,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眼睛瞪着唐天,他已经累得脸都抽筋,表情僵硬。

唐天也气喘如牛,浑身汗水滴嗒,如同从水里捞出来,唐天也毫不示弱地瞪着对方,不过他没有坐下来,而是扶着膝盖杵在那。

坐下来岂不是和这家伙一样了吗?不行!赢了的人,怎么可以输了的人一样?还是站着更有气势……

两人就这么瞪着对方,拼命地喘气。

苦苦等了一个小时,几近崩溃的端木,犹如听到天籁之音,终于解脱了啊……

而他身边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其他机关师都已经回到自己的岗位,埋头开始工作。

“简直无药可救了!”赛雷抬头瞥了一眼影像,摇头发出一声感慨,旋即收回目光,低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端木麻木的神经终于恢复平时的冷静果决。

公爵这次的行动,已经宣告失败。四名黄金武者的损失,再加上自己,损失可谓惨重。但是仔细一想,端木却又觉得,对于公爵来说,四名黄金武者的损失虽然惨重,但是并不伤他的根本。相反,三魂城的实力暴露,只会让公爵更加重视,而被老辣狡诈的公爵盯上,对三魂城来说,那就危险了。

端木在霍夫曼公爵身边很久,对公爵的性格很了解,公爵的性格执拗,失败只会让他作更充分的准备。下一次的反击,必然如山压顶,势无可挡。

但是想到蛇夫座的局势,他又摇头,这些人的运气真是好。公爵想要腾出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行。

端木,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自嘲地笑了笑,安静地等待自己的命运。

时间一天天过去。

然后,端木愕然发现,自己竟然被遗忘了。

被……遗……忘……了……

他确实被遗忘了。

三魂城大家一片忙乱,大家都在忙着做这一战的总结。虽然结果很不错,但是没有一方,对这场战斗感到满yi。

赛雷对于他们制作的机关如此不堪一击,嘴上没说什么,心头实际无比光火。战斗一结束,把最紧急的工作完成之后,所有机关师就被她喊到面前,冷嘲热讽骂了两个小时。

“三魂城现在叫什么?机关之城!结果呢,我们的机关被人们像切瓜砍菜一样,老娘从小到大,都没丢过这么大的脸!”

“你们觉得黄金武者就怂了?就觉得挡不住也正常?阿呸!你们还是不是男人?”

“老娘早就说过,老娘的目标,是要做有史以来最强的机关师!黄金武者这种渣渣在老娘面前也敢硬起来?”

“这次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我们要设计一种,可以干掉黄金武者的机关!”

“是,没人做到过,那又怎么样!我们就要做到它!我们要做最强!我们要告诉所有人,机关才是最强大的力量,我们被遗忘太久,老娘受够了!我们告诉他们,机关的时代来了,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的时代来了!我们是最强的机关师!”

“没有之一!老娘不要之一!全都听懂了吗?”

赛雷站在桌子上,状若疯狂,哪还有半点平时的美艳诱惑。

所有的机关师个个面红脖子粗,喘着粗气,情不自禁握紧拳头,他们觉得体内有一股炽热的熔岩在流淌,灼烧着他们浑身每个角落。

他们早就习惯被嘲笑,从踏入这一行开始,嘲笑和劝诫,就从未消失过。

没落、没有前途、现实点吧……

他们默默地忍受这一切,但是,那个机关盛兴的时代,却无数次出现在他们的梦境里。

那时他们是强者,那时他们有尊严,那时他们有荣光。

每一名机关师心底最深处却被残酷的现实冲刷得几近苍白野心,就这样被赛雷疯狂歇斯底里的尖叫,狠狠地扯出来。

机关的时代!我们的时代!

是啊,有哪个目标比这更诱人?有哪件事更让机关师无法抵抗?

哪怕最稳重的机关师,此时忍不住浑身颤抖。

血脉实验室,同样没有人对这一战满yi,解决战斗的芽芽,他们唯一起到作用的,就是兔子毒海战术,而且剧毒到底在这里起了多大的作用,也无法准确评估。

更关键的是,这个战术的局限性很大。

三花显然不靠谱,芽芽轻松就把这三个家伙打了结拖回来。

“黄金武者,以后我们的目标就是黄金武者!只要我们能干掉黄金武者,那经费我们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翻个几倍都没问题……”

费老头嘴里的“经费”两个字,让在场的老头老太眼睛一下子变得绿幽幽。

“黄金武者怕个毛线,照样干死!”

“干死他们!”

“干死他们!”

群情激愤,杀气腾腾。

唐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学员,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面带羞愧,这场战斗他们的表现实在太糟糕。

唐丑并没有受到兵大人训诫,因为他知道,在兵大人眼中,这支兵团就是一支炮灰。但是唐丑心里却极其愤怒,这是对自己的愤怒。

唐丑不知道,以前有个魂将叫做风丑,它永远对战斗充满渴望。

唐丑同样不知道,他对战斗的渴求对胜利的渴望,就连那骄傲,也如出一辙。

他忽然一躬。

“这次战斗的失败,我要负主要责任。我在战术的制订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在这里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所有人呆呆地看着唐丑。

墨子鱼脸涨得通红,只觉得一股血气直冲脑门,强烈的屈辱感浮上心头,他忽然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墨无畏脸色铁青,他面无表情,但是攥得紧紧以至于有些颤抖的拳头,显示出他的内心并没有那么平静。

唐丑起身,注视着大家,郑重道:“我会重新设计战术,我们的修炼强度,会有大幅度提升,希望大家有所进步!”

墨子鱼和墨无畏,站得笔直,同时大声怒吼:“是!”

两百人齐声怒吼:“是!”

芽芽很忧愁,皱着小脸,无意识拨动小指头,主人到底会怎么秋后算账呢?是会忘了这件事,还是……

兵凑了过来:“芽芽,你在担心你家主人找你麻烦是吧。”

芽芽抬起脸庞,眼睛闪亮,拼命点头。

“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兵循循善诱:“你看,如果你不呆在你家主人面前,以你家主人的记性,他会记得吗?”

芽芽的眼睛越来越亮。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突突突,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芽芽愣了一下,欢快地撒腿便跑。

诱拐了童工的兵心满yi足,经费削减得这么厉害,没有什么比芽芽这样的免费劳动力更美好的存在啊。

演武场。

乒!乒!乒!

“再来!”唐天把刀丢给赤光。

赤光就是使锯齿刀的武者,他满脸愤怒:“我已经投降,你要怎么样?士可杀不可辱!黄金武者是有尊严的!”

“没错没错!”唐天连连点头,敷衍道:“再来十刀,十刀,我们就结束了。”

“真的十刀?”赤光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唐天,正色提醒道:“男子汉大丈夫,做人要讲信用!”

“会啦会啦!”唐天连连点头。

“看刀!”

乒!

“再来!”

……

“已经十刀了!”

“你肯定算错了,明明只有三刀!”

“三刀……你你你……卑鄙无耻!”

“你怎么可以算术比我还差!十刀减三刀,还有九刀!”

“放屁!明明只有七刀!”

“好!就只有七刀!”

“……”

唐天心满yi足地看着累得虚脱的赤光,那天的战斗给他带来极大的灵感。有什么比黄金武者更好的陪练?

赤光在认输之后,唐天没有杀他,而是把他来做陪练,陪自己修炼【千拆破魔手】!

赤光一开始并没有太抗拒,对于战俘来说,这样的待遇已经相当不错。哪知道唐天的精力无限,完全不知道疲倦。

很快赤光就觉得吃不消,每天都累得吃不消了。

唐天的进步飞快,这令他很开心,很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神速的进步了。只是,有些意犹未尽啊……

一个赤光,还满足不了自己啊。

咦,对了,赛雷手上好像还有个战俘……

唐天两眼放光。

被绑着的端木,仿佛察觉到什么,不由打了个寒颤。

唐天在这边玩得开心,却浑然不知道,仙女城里的一群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燕图阴沉着脸:“唐天到底去哪了?”

巫夏头皮有些发麻:“暂时还没有查清楚。”

燕图的语气已经多了一分质疑:“他怎么可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失?而且消失这么多天。”

“属下……”巫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去哪了?去做什么了?”燕图冷冷道:“我们全都一无所知!呵,不是说庄园周围每个个角落,都布置了探哨,插翅难飞么?抓不到唐天,我们的计划,就是个笑话。我是来充当一个笑话的么?”

燕图的话透着难言的怒意。

忽然,一名探哨神色激动地闯了进来。

“唐……唐天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