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一十四节 这是什么鬼地方!!

第四百一十四节 这是什么鬼地方!!

光头察觉到危险,怒吼一声,手中铜棍横扫,棍芒依然刚猛,但是在兵的眼中,却有一丝疲软,对方开始力不从心。

对于武者来说,真力和体力,是战斗最核心的内容。在很长的时间内,武者对于体内的认知都处在低级阶段,认为只有真力才是战斗的核心。直到血脉武者的崛起,对于体力的发掘和研究,才进入一个更深的领域。

体力消耗殆尽的武者,对真力的控制能力,也有一定程度的削弱。

而若是体力和真力都严重被削弱,那么意味着他处在一个绝对的劣弱之中。

兵之前的一系列战术,都是为这个目的。

对方露出疲态,那就意味着,胜负已经不远。

铛!

天空虎的拳头毫无花巧地击中光头的铜棍,沉闷的声音震得众人耳膜生痛,激荡的气流,如同风暴般向四周横扫。

光头大汉脸色大变,身形暴退。像这样的硬碰硬,对方还是第一次。在这之前,对方完全依靠诡异的步伐和令人防不胜防的偷袭,在他心目中,这名机关武者被他定义为刺客类武者,令他无比精惕。

直到此时,铜棍传来的力量,让他立即清楚,自己的判断完全失误。

他到底是刀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当下便想明白兵的意图,脸色这才骤然大变。

不好,中计了!

兵没有给光头半点喘息之机,天空虎如同鬼魅,出手从刚才的飘忽yin冷,骤然变成如今的刚猛暴烈,每一击都势若千钧。

铛铛铛!

双方的棍拳相交声,就像两把势大力沉的重锤,狠狠地碰撞。每一次撞击,激荡的气流,都会炸成一个透明的空气圈,不断在空中闪现,冲刷着两人周围的一切。

高大的天空虎,在这样凶悍的冲杀下,凌厉杀伐。

光头节节败退,每一击都让他的手臂一颤,对方的连环攻击,犹如狂风暴雨,他几近窒息,只能本能地挥动铜棍。

呼!

他本能地挥动铜棍,铜棍前方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不好!

他一个激灵,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后颈剧痛。

一颗头颅飞上天空。

“扑克脸!干得好!”赛雷一下子跳了出来,举臂欢呼。他身边的机关师,无不欢呼雀跃。

赛雷忽然注意到端木怔怔的表情,不由有些奇怪:“看傻了?”

端木直勾勾地看着影像上蓝色的天空虎,喃喃道:“太可怕了。”

“那是!”赛雷美艳诱惑的小脸摇啊摇,一脸骄傲道:“扑克大叔,那可是相当厉害!”

“不是厉害。”端木声音有些干涩:“是可怕。太冷静了,他最后其实硬碰硬,也可以取胜,但是他却用这样的方式结束战斗。说明他连一丝力气都不愿意浪费,在如此暴烈的连续抢攻中,还能够保持如此冷静的头脑,太可怕。”

赛雷嗤之以鼻:“什么冷静!就是懒!扑克大叔一直都这么懒。”

懒……

端木忽然有种冲动,把这个漂亮得过份的女人脑袋敲开,看看里面是不是一片汪洋大海。

只有大海,才会全是水吧。

好吧,还是不要招惹人家。

喂,别忘了自己阶下囚的身份啊,端木,快自我反省……

端木在心里自嘲。

过了一会,哐当哐当,天空虎飞了回来,兵从里面出来。

魂将……

端木傻眼了。

“喂,大叔,你回来干嘛?小唐唐那还有一个敌人啊!”赛雷急声道。

兵瞥了她一眼,不爽道:“你想坑我?让我去抢神经病少年的对手?然后扣我的经费么?”

显然兵对自己被克扣经费耿耿于怀。

“也是哦。”赛雷反应过来,摸着下巴,自言自语:“抢了那个家伙的对手,那家伙肯定会暴跳如雷吧。要不要抢抢试试?”

“大姐头,千万别啊!”

“大姐头,你有气就往属下身上撒啊,千万别干傻事啊!”

“冷静!冷静!大姐头!经费啊……”

……

地下室立即炸窝了,机关师个个脸色大变,呼啦一下把赛雷团团围住,死死攥住赛雷,唯恐赛雷干傻事。

端木看得目瞪口呆。

喂,你们……敌人好歹是黄金武者好吗……

芽芽有些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眼锯齿刀武者,那眼神,就像看到一根烤熟的肉腿。但是目光扫过一旁的唐天,身体就是一僵。

主人不会骂芽芽吧……

它心里拿捏不定,主人会夸奖呢,还是会惩罚呢,不好说……

芽芽东张西望了一下,就往后缩,打算偷偷溜回去。

芽芽啊,你以后是要做大英雄的芽魂将,虚名什么的咱们就不要计较啦……

千人不要别主人逮个正着啊……

三花见敌人已经倒下,目光刷地转向场内唯一剩下的敌人,锯齿刀武者。三双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嗷嗷直叫,便要冲过去。

芽芽一见,顿时大急,这三个蠢货!

它一急,顿时全力发动,如同一团奇快无比的黑影,在三花身体周围绕了一圈。

吞光铁拳!

砰砰砰!

三花昏迷不醒,芽芽怯怯地望了一眼唐天方向,见唐天没有被惊动,小手连连拍着胸捕,一脸心有余悸。

它飞快而熟练地把地上三个蠢货打了个结,拖到角落,沿着城墙根,拼命地往回拖。

“你要害死我们吗!”

“三花聚顶,聚我们的顶吗?我们的经费要少了一点你就死定了……”

“还好有芽芽!以后我决定不喂毒药给它了!”

……

血脉实验室所有人都指着瘦老头破口大骂,而紧急关头立功的芽芽,立即成为血脉实验室的新宠。

锯齿刀武者慌了。

四名黄金武者,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然而让他觉得不能理解的是,对方的战友,竟然如同潮水般退得一干二净。

偌大城墙内,只剩下他和面前的少年。

这是什么情况?

诡异,太诡异了!

发呆的少年,已经让他觉得诡异无比,然后其他全都消失,把战场让出来,这样的场面,更是里外都透着诡异。

有yin谋!

绝对有yin谋!

可该死的到底是什么yin谋啊……

锯齿刀武者快疯了,心一横,反正今天只怕难以善了,二话不说,手中的锯齿刀一抖,刀光如一泓碧水,朝唐天卷去。

神色茫然唐天,眼睛陡然恢复焦距。

想也不想,身形微闪,十指如钩,插入刀芒之中,十指一抖一绞,只听得乒地一声,刀芒粉碎。

锯齿刀武者呆住了,他的刀芒被人挡下过,被人击碎过,但是从来没有像这样被……

他想了一会,才想到一个词:肢解。

被肢解……

唐天也呆住了,他刚才用的是【千拆破魔手】,这不稀奇,可是【千拆破魔手】只能利用招式与招式之间的破绽,根本无法像这样肢解刀芒啊!

怎么会这样?

他忽然想起,刚才一瞬间,这一刀的几处薄弱点好像完全呈现在他眼中,然后他就下意识地用【千拆破魔手】去拆解刀芒。

再然后,刀芒就被拆散了……

好神奇……

唐天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无比。

恰在此时,锯齿刀武者也回来神来,怒吼一声:“看刀!”

刀光一展,惊人的刀芒,挟着骇人的威势,直扑唐天面门。

唐天如同炸毛的猫,双目瞪得老圆,下意识地身体一侧,左手食指插入刀芒之中,紧接着,他的视野中,仿佛一下子出现好六个点,想也不想,他的右手五指,如同蜻蜓点水般,在这六个点上掠过。

乒!

恍如实质的刀芒如同一块玻璃轰然崩碎,裂成数十块,再化作碎芒湮灭。

锯齿刀武者又是一呆。

唐天也是一呆。

锯齿刀武者回过神来,更加暴怒:“看刀!”

唐天也反应过来,顿时大怒,刚才被喊了一嗓子,自己竟然没有吭声,占据上风的是神一样的少年好吗!他不甘示弱地大吼:“再来!”

刀光比刚才更加凝实,更加凛冽,更加骇人!

乒!

刀芒崩裂的声音也更加清脆。

锯齿刀武者一呆。

唐天也一呆。

两人同时回过神来,彼此怒目而视,同时怒吼。

“看刀!”“再来!”

乒!

“看刀!”“再来!”

乒!

“看刀!”“再来!”

……

血脉实验室的血脉专家们傻眼了。

机关实验室的机关师们也傻眼了。

最傻眼的是端木,看着影像里,两人面对面,你砍一刀,我破一刀,你再砍一刀,我再破一刀……

他觉得自己快疯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这里面的人,就没一个人是正常的吗?这就算了,你是跑进烧伤抢掠的好吗,你怎么也变得和他们一样不正常啊!

过一会,周围的声音把端木茫然的思绪拉回来。

“现在安排下周的工作任务,石头,你的任务是要拿出我们的计划中的55号青铜,我起码要看到三件样品。”

“阿立,你递的报告我看过来,驳回!”

“为什么啊大姐头?”

“可行性不高,创新程度不高,哦,最重要的,经费太高!”

……

端木茫然地看到,赛雷已经坐到桌子边,在影像里不绝于耳的乒乒乒声音中,敲着桌子给其他机关师安排下周的工作。

安排下周的工作……

上面还在战斗好吗……

端木满脸绝望,谁能告诉我,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