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一十三节 芽魂将很厉害的哟!

第四百一十三节 芽魂将很厉害的哟!

这是……

秋弈睁大眼睛,不能置信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他无法想像,这个迷你的小身体里面怎么会蕴含着如此惊人的力量。

芽芽瞪大小眼睛,它此时根本不作他想,就像在陶土高原突突突的无数个夜晚,它熟练得不能再熟练。

突突突!

乌黑的小铁拳,就像雨点般朝秋弈挥去。

秋弈狼狈不堪,左闪右躲,这个小东西在他眼中,就像一只小魔鬼。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离这个小魔鬼远一点!

杀得兴起的芽芽,一看敌人想逃跑,顿时嗷呜一声高叫。

斜地里,一道身影杀至,赫然是山羊!

芽芽大喜,啪地跳上山羊脑袋上,小手握住羊角。

山羊眼睛亮起幽幽光芒,四肢蓦地发力,就如同离弦之箭,朝秋弈追去。山羊战斗力不强,最擅长的地方便是奔跑,经过赛雷的改造之后,奔跑的能力,更是极其惊人。

此时全力冲刺,有如流光。

扶着羊角的芽芽瞪大小眼睛,鼓着脸颊,杀气腾腾。

秋弈飞出去很远,才松一口气,右掌手腕断了,他的战斗力几乎全都废了。之前他还在担心天文数字违约金,现在他已经不去想了,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星币很重要,但是和小命比起来,什么都不算。

他看了一眼高耸的城墙,还有城墙上方笼罩的五颜六色毒素,心中暗暗叫苦。若是全盛之际,他完全可以凭借超绝的轻功,飞到高处,躲过这片毒雾。但是现在,体内的真力被毒素纠缠,十成真力能动用五成就不错。

手上的剧痛,更让他的精神难以集中。他和那些擅长近身的武者不同,他的攻击方式让他可以和敌人保持相当的距离,他极少受伤,也使得他对受伤非常不习惯。

手腕的剧痛,像潮水般一波波地侵袭着他的精神。

该死!

忽然身后传来破空声,他连忙扭过脑袋,一眼便看到山羊脑袋上扶着羊角的芽芽,顿时魂飞魄散。

他慌忙狂奔。

山羊眼睛闪过一丝骇人光芒,它忽然低下脑袋,羊角向前,陡然加速。

芽芽挂在羊角上,急促的气流把它的身体吹得摇摆不定,但它一点都不害怕。山羊的冲刺对它来说,再熟悉不过。

而且,这是芽魂将的第一战哟!

芽芽怎么会害怕?

芽芽最勇敢!

敌人的后前在不断在芽芽视野中变大,就是现在!芽芽竭力地睁大小眼睛,鼓得圆滚滚的脸颊,吐气开声。

“咿呀!”

芽芽挂在羊角上的手臂骤然发力,它就像弹弓发射的小石子,一下子飞了出去。

神色仓皇的秋弈听到身后的动静,脑后风声骤响,脸色大变,情急之下,手中的弓向后一翻,想挡住这一击。

飞行中的芽芽发现突然一个东西出现在自己眼前。

想也没想,就和平时突突突一样,芽芽本能地挥动两个小拳头。

突突突!

芽芽的拳速快到肉眼难以捕捉,它周围的光线,完全被它吞噬,形成一个黑暗的虚空区域。

砰砰砰!

秋弈的身体像筛子般剧liè颤抖,一波波惊人的力量,从弓身传递到他的身体,密集得他根本喘不过气。

嘭!

品质非凡的弓,就像饼干般,轰然崩散。

秋弈持弓的手掌,粉碎性骨折。

但真正致命的,却不是骨折。秋弈体内的真力一直在和毒素僵持,芽芽的这一拳,彻底打破平衡,体内的真力一下子紊乱起来,毒素如同潮水般,无孔不入地侵蚀入他体内的角落。

失去控制的真力在经脉中肆虐,秋弈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失去控制,重重横飞出去。

扑通!

秋弈摔到地上时,他的脸色已经乌黑。

三只形状怪异的星魂兽摸了过来,瘦老头的三花聚顶,兜了个大圈子,终于杀到。

芽芽大怒,朝三花呲了一声。

三花顿时向后一缩,脸上露出畏惧之色。

青铜基地每个角落,芽芽都玩过,没有一只星魂兽没有遭过他的毒手。这三只星魂兽虽然实力今非昔比,但显然芽芽给它们留下的惨痛记忆过于深刻,它们三个老老实实地呆在一旁,不敢上前。

芽芽鼻子抽动了一下,昂着脑袋,双手背在背后,努力地踮着小腿小脚,一脸小大人状,施施然朝秋弈和三花走去。

秋弈此时已经气若游丝,侵入他体内的毒素极为厉害。失去真力的保护,他的身体和常人并无区别,他的意识逐渐模糊。

芽芽想板着脸作威严庄重状,但是笑容却不自主地在它的嘴角泛开。

芽魂将第一战哟!

芽魂将,战斗很厉害的哟!

芽芽越想越高兴,再也忍不住,一跃而起,一双小手高高举起,奶声奶气的欢呼在空中回荡。

“咿呀!”

光头的脑袋上已经是汗珠密布,他根本摸不到对方的身影,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机关武者,第一次见到速度如此惊人的机关魂甲。

他的轻功一般,平时走的都是以力破巧的路子。

但是对方太快!

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强的机关武者?怎么以前听也没听说过?

光头脑袋的汗珠越来越密,对方的每一次攻击,总是在最难受最不舒服的角度。对方就像一只狡诈的狼,看似漫无目的游弋却透着浓重杀机。他的神经始终处于紧绷状态,巨大的压力,让他开始有些喘息。

地下室内,端木再度摇头:“光头要输了。”

“为什么?”赛雷好奇地问。

“他消耗太大。”端木解释道。

“他并没有拼太多啊。”赛雷有些不解。

端木只好理详细的解释:“高度紧张的状态,体力和真力的消耗,会是平时的数倍。更致命的是,光头没有察觉到自己体力和真力的流失。”

“原来是这样啊。”赛雷有些明白,但是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会有什么精彩的对战呢。”

原来是个战斗小白!

端木忍不住反驳:“已经很精彩!你们的机关武者非常厉害,这就是节奏,他对节奏的控制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光靠节奏,就能够压制一名黄金武者,这样战术大师,我从来没有见过。”

“节奏是什么东西?”赛雷一脸茫然。

端木觉得自己就是城墙,几万只跳跳兔从他身上碾压而过,这么厉害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战斗小白,请你问点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好吗!

无论是唐天,还是这名神秘的机关武者,还有那名古怪的芽魂将,都厉害得让他目瞪口呆,但是,偏偏身边这位地位不低的女人,却像个白痴一样!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问得不对吗?”赛雷眼睛弯起来,笑靥如花。

端木一个激灵,尼玛,看得太投入了,差点忘了这女人有多狠毒……

他连忙装模作样:“我在想怎么解释。节奏是什么呢,比如你看机关武者的游弋,好像忽远忽近,但是如果你仔细研究,你就会发现,他始终保持可以随时出手的距离。再比如你看,他攻击的点非常分散,好像没有目标,但是每一次都让对方非常难受。而且,每一次光头想反击的前一刻,他总是会发动攻击,迫使对方招架。对方的节奏,完全被他所压制,只能龟缩。”

“原来是这样啊,我有点明白了。”赛雷连连点头。

“真的非常强啊。”端木的眼睛亮起光芒:“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强大的机关武者。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一定不相信。传说中只有南十字兵团的高手才能做到这一点。”

“南十字兵团高手么?”赛雷嫣然一笑。

端木有些不明所以,点头道:“是啊。那个时代是机关的巅峰,汇集了有史以来最厉害的机关武者。现在的机关武者,比起那时差得多。”

天空虎内,兵的扑克脸面无表情。

新的天空虎,更加出色,他可以轻松自如的操控,武魂也更加聪明,只要他心念一动,机关魂甲便会准确地作出相应的战术动作。

他有时会想起以前的天空虎,但是他知道那已经过去了。

就像自己记忆中的那段岁月。

可是,不会忘却啊……

就像早就融入身体的战斗本能,哪怕操控的已经是机关魂甲了,可他战斗起来,依然是标准的南十字兵团风格,急停、短矩冲刺、蜂形游弋……

他不是伤感。

人怎么可以永远生活伤感之中呢?哪怕它已经过眼云烟,哪怕它不会再回来,哪怕脑海中回忆的每个角落都是鲜活,哪怕它注定不会黯淡褪色。

他还活着。

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伤感啊!

因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有太多未完成的梦想要他去实现,有太多的荣耀需要他去捍卫。

因为当年那个柔弱没用的少年,如今也铁石心肠了呢!

因为……因为我要在消散之前,把它们通通实现啊!

兵的扑克脸面无表情,目光牢牢锁定到光头的破绽。天空虎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而锋利的弧线,如刀破空。

南十字兵团,前进!

****************************************************************************

ps:微信平台的问题集中回答,大家不要问我是不是机器人啊,有这么聪明的机器人吗!!!不要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少年不喜欢男人啊!!!不要斗地主给我发牌啊,尼玛,一副扑克有五十四张啊,少年你到底怎么想的啊!!!不要问方方为什么这么叼啊,因为我也想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