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一十一节 血脉的能力

第四百一十一节 血脉的能力

青雾迅速吞没唐天抬起的脸庞,转眼间便罩了个严严实实。

青雾是无数细小的刀芒,这些刀芒,如同细碎如砂,锋利得惊人,它们就像一团流沙,包裹着唐天,以惊人的速度流淌、旋转,就像一只青色怪兽在蠕动。

十枚暗器,带着十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没入青雾之中。

噗噗噗!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看到彼此眼中如释重负的表情,还有一丝郝然。原来是虚张声势,差点被这么一个小屁孩给骗了。

就连城墙上的弓箭武者,此时亦心头一松。

两人杀招联合,对方没有闪躲开,那死定了!便是他自己,在这样的处境下,都不可能有半点存活的机会。

结束了!

他的目光,投向那架机关魂甲,忽然,他眼角的余光像是瞥到什么。

不对!

他蓦地转过脸。

青雾如同青色的流沙,缓缓滑落,等等……

青雾刀芒之中,空无一物。

弓箭武者张大嘴巴,就像见鬼一般,刚才他明明看到刀芒青雾是如何笼罩唐天,绝不会看错。修炼弓箭的武者,最重要的便是眼和心,最强的也是眼和心,从来没有幻象,能够逃脱得了他的法眼。

越来越多的青雾如流沙般滑落。

“小心!”

弓箭武者一下子反应过来,脸色大变,连忙出声提醒。

一道寒芒,如同锋利的狼爪,在空气中一掠而过。

暗器武者察觉到身后危险,不由大骇,手中的暗器一股脑地向后甩,身体却疯狂向前狂冲。

一道血花飞溅,一只胳膊飞上天空。

丧臂之痛让暗器武者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他知道此时是生死攸关之际,强咬着牙猛冲,只有拉开距离,自己才能保住性命。

更让他心中惊骇的是,他向后洒出去的暗器有四十七道,却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反应。

不可能!

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的暗器绝对不会失手!

但是一股森然杀意,如同附骨之蛆,紧随其后,他只觉后颈一阵发凉,骇然之余,只顾狂奔,根本不敢回头望一眼。

城墙上的弓箭武者眼力之强,他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少年身形就像一阵轻烟,敏捷得不像人类,刚才一边前冲,双手如同鲜花绽放,那些暗器全都被他纳入掌中,无一失手!

自始至终,那个年轻得过份的小子,竟然没有半点停顿,没有半点犹豫。一击得手之后没有半点迟疑的猱身而上,随后十指挥洒间,所有的暗器都纳入其中,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的赏心悦目和充满爆发力的杀机四溢,揉和在一起,有着无以伦比的视觉冲击感。

他早就料到了对方所有的攻击手段吗?

弓箭武者满脸震撼,一时之间,竟有些失神。

锯齿刀武者身在战局之中,受到的冲击更加强烈,反应也更快。他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唐天是怎么逃脱两人联手的那记杀招,但是他知道,此时再不支援同伴,同伴只怕性命难保。

他的手腕好似轻柔无力,手中的锯齿刀挥洒出一蓬刀芒!

【刀飞雨燕】!

刀芒如雨,每一片刀芒,都只有巴掌大小,如同一群青色的雨燕,划着曼妙的弧度,朝唐天扑去。

地下室,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端木,脸上的表情第一次动容。

“你看出来什么?”赛雷连忙问,她一直注意端木脸上的神情,这个家伙对于战斗的理解,比她要强得多。

“他要得手了!”端木沉声道,他的目光没有从影像挪开分毫。

“谁要得手了?”赛雷心中一紧。

“你们老板。”端木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几乎是端木的话音刚落,只见影像中,唐天的身形有如月影般,忽然微微扭曲,他就像鬼魅般出现暗器武者身后,手掌悄无声息印在他背上。

充满破坏力的螺旋劲骤然爆发。

暗器武者如遭雷殛,狂奔的身体直接横飞出去。

锯齿刀武者大骇,顾不得其他,锯齿刀一招,刚刚呼啸飞出的刀芒,在空中划了个圈,如群鸟归巢,吸附在他的身体上,托着他的身体,飞出十多丈远。

唐天并没有追击,而是停了下来,他的神情些迷茫。

砰,此时暗器武者的身体,才重重摔在地面。他满脸鲜血,已经气息全无,体内的生机被唐天破坏殆尽。

锯齿刀武者一脸骇然地看着唐天。

“干得好!”

地下室内,赛雷兴奋得一拳捶在端木身上。端木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赛雷的拳劲小得可怜,对他来说连点痛楚都没有。

赛雷刷地转过脸来,笑靥如花:“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端木心中一颤,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直向上窜。这些天他已经领教过这个美艳无比却心如蛇蝎女人的厉害!

“节奏。他们的节奏已经乱了。”端木解释道:“从你们老板躲开两人的杀招,他就占据了优势,但是如果两人没有这么大意,他的优势也不会这么大。他们太放松,后面太慌乱,配合太陌生。”

赛雷笑吟吟地凑了过来,涂得鲜红的指甲轻轻在端木下巴刮蹭,柔声道:“怎么我听你这话,就像好像是对方把胜利拱手相让啊?难道这不是我们老板的实力么?你要想清楚哟!”

端木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女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你们老板的实力那是没话说。像刚才逃脱杀招的那一招,我从来没有见过,非常厉害,应该是血脉相关吧。后面的偷袭和追杀,节奏把握得非常好,他最后一击的时候,也是绝佳!在对方的同伴出手援助,对方心神松懈的时候,一击致命……”

“小伙伴真乖!”赛雷笑吟吟地轻轻拍了拍端木的脸,心中却有些讶异,端木没有看过,却能猜出唐天的能力和血脉有关。

不简单!

端木松一口气,心里暗自嘲笑了一下自己太没有气节,被一个女人恐吓。

“锯齿刀那个和光头那个我认识,霍夫曼家族的比奇和如海。另外两个是谁?”赛雷问。

“郁风是暗器大师,是一名黄金武者,没想到死在这里。”端木有些感慨:“弓箭手叫秋弈,也是一名黄金武者。”

忽然端木一愣,赛雷那位年轻得过份的老板,竟然在两位黄金武者的联手之下,干掉一名黄金武者。

虽然那两人有大意,虽然有轻敌,虽然……

可是,这可是实实在在战绩。

这个家伙,已经有杀死黄金武者的能力!

他到底是谁?有能力击杀黄金武者又这么年轻的武者,绝对不多!端木的脑子转过一个个名字,忽然一愣,脱口而出:“唐天!他是唐天!”

叮铛立即露出警觉之色,她是做情报的,对这方面非常敏感。

端木感觉到叮铛的杀意,心中一凛,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把唐天的身份叫破,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糟糕……

就在此时,赛雷转过脸,笑吟吟一脸玩味地看着他。

端木心底再次升起一股寒意。

芽芽耷拉着脑袋走在通道里,无精打彩。

它在这里带着一批机关兽每天都对着时钟之砂突突突,真是无聊至极。好多天都没有见到主人了,兵大叔说自己要像主人一样,艰苦的训练,才能变得像主人一样厉害。

兵大叔教它的修炼方法,就是用吞光铁拳突突突。大叔说,如果把整个陶土高原都突突突出来,吞光铁拳一定很厉害。

自己的吞光铁拳确实有变厉害……可是,好久没有见到主人嘛……

真是无聊……再说,芽魂将可是为战场而生的嘛……

人家很厉害的……

主人为什么看不起人家……都不陪人家玩……

芽芽不开心,它赌气地用小脚把路上所有碍眼的小石头全都踢开,埋头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它的步伐小得可怜,走得像乌龟。

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它身旁,它抬起头,是山羊乌龟和松鼠。

山羊优雅地蹲了下来,乌龟从壳里伸出脑袋,松鼠双手放在胸前,一脸呆萌地朝他摇尾巴招呼它上来。

芽芽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啪地跳上山羊的背。

“咿咿呀呀!”

芽芽扶着山羊角,意气风发地大喊,奶声奶气。山羊感应到它的心情,四肢骤然发力,如同离弦之箭,向前猛冲。

乌龟受到惊吓般嗖地把脑袋缩了回去。

狂风中,留下松鼠那张呆呆的脸,还有被气流吹得倒向一边的尾巴。

没多久便看到三魂城的入口,芽芽变得开心起来。

三魂城有赛雷有双胞胎,赛雷太可怕,叮铛看不到人,还是枇杷最好了,反正比陶土高原好玩。

当芽芽通过入口,进入基地时,它粉嫩软弹的小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但是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就像夜晚的星星。

有战斗!

它听到隐约的战斗声。

山羊也露出戒备和小心,它沿着通道狂奔,它担心赛雷的安全。

很快,他们便找到赛雷的位置,赛雷看到他们几个,没有说话,便转过脸继续关注战斗,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战斗上。

芽芽仰着脸,看着影像里主人的身影,眼神亮得就像在发光。

主人在战斗!

芽魂将的使命,就是和主人并肩作战啊!

芽芽黑乎乎的小拳头悄然握拳。

它贼溜溜地张望了一下,见大家没有人注意到它,便蹑手蹑脚沿着墙角悄悄溜出去。

芽魂将,也要战斗!

**********************************************************

ps:番外定为写卡徒,陈暮和维阿,将在春节的晚上,在方方的微信公众平台推送。没有加方方微信平台的少年少女们,快快加上哦,直接在订阅号里搜:方想。或者在扫描书页的二维码,都可以加入~等你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