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零四节 蛇夫座浮出水面

第四百零四节 蛇夫座浮出水面

端木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铜人,忽然丢下手中的剑,举起双手。

“我投降。”

他的声音在基地回荡。

血脉实验室一下子炸开了窝。

“无耻!”

“卑鄙!”

“以多欺少!不是英雄好汉!”

“白痴,人家是女的!”

“完了,经费……”

……

墨子鱼的小组。

“蠢货!不知道跑啊!向左跑啊!那有条道!迂回一下不就多两个回合了?”

“我太高估他了,早知道下注三个回合!”

墨子鱼心花怒放,脸上笑容怎么也遮掩不住:“大姐头辣么厉害的,你们居然这么保守,哈哈哈哈,果然我才是赌王之王!快点,全都把钱交上来!”

“该死!这个月津贴没了!下次再下注,剁手!”

“我帮你剁!”

“老规矩,赢的请客,既然是老大赢了,那就去豪生大饭店!”

“放屁!”墨子鱼破口大骂:“这点钱还不够我们进去喝口汤!你想我们全都在那里洗盘子赎身吗?”

“能吃霸王餐么?”

……

墨无畏小组。

墨无畏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这样孱弱,太让人失望了,今晚训练加倍。”

他身后学员全都呆住,他们几乎以为耳朵听错,其中一名学员鼓起勇气委屈道:“大人,他那么孱弱,关我们什么事啊?”

墨无畏摇头:“没什么关系。”

“那为什么我们训练加倍?”

“我只是顺便想到,你有意见?”墨无畏看着他。

“没有,大人这简直是天才般的想法……”

“简直?”

“不不不,是绝对!”

小伙伴们泪流满面。

鲸鱼座。

太阳投入房间,小小的阁楼,躺着两人。

欧阳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连忙一个骨碌爬起来,连连摇动身旁的卓彦:“阿彦,快起床!要上工了!”

卓彦含糊不清嘟囔:“窝再睡一会……”

翻身继续的睡觉。

欧阳石一看时间来不及了,二话不说,把卓彦提了起来,扛在肩上,就朝外飞奔。卓彦被欧阳石扛着狂奔,依然睡得极香,嘴角的口水拖出长长的晶莹水线。

这就从白羊座私自偷溜出来的二人组,两人没有半点出行经验,好不容易赶到鲸鱼座,没想到身上的星币花完了。而且鲸鱼座通往豺狼座的星门被封锁,无奈之下,两人只好打工谋生,等待星门开通。

欧阳石一路狂奔,冲到酒楼。

酒楼里的大叔看到欧阳石和他肩膀上的卓彦,摇头道:“大石,你这兄弟太懒了,你早点自己娶个姑娘,好好过日子,别被他拖累了。”

欧阳石脸上挤出笑容:“我们还小呢,大叔。”

说罢毫不客气把卓彦拎到水龙头下面,把水龙头扭到最大。

“啊!”卓彦陡然发出凄厉的惨叫。

周围其他人早就习惯了。

砰,一个大木盆放到卓彦面前,里面摆满了一颗颗的肉块,堆成一座肉山。大木盆旁边,还有一大堆竹签。

“阿彦,把这些串了!”

欧阳石见卓彦清醒了,也连忙去干自己的活。其他人看向欧阳石的目光,充满欣赏,小伙子踏实肯干,脾气又好,从来不偷懒,有什么事都抢着做。一些家里有女儿的,若不是欧阳石是外地人,早就想办法下手了。

和他相比,卓彦在他们眼里就要差许多,偷懒耍滑,脑子虽然灵活,但人不踏实。

被冷水一淋,卓彦彻底清醒过来。看到面前的肉山,顿时又无精打采,随手拿起一根竹签,看也不看,便往肉山里一刺。

噗。

五块肉串在竹签上,标准的四瘦一肥。

噗噗噗。

他漫不经心地刺啊刺,每一根肉串都十分标准,没花多少力气,一木盆的肉都变成肉串。他端起木盆,朝烤肉房走去。

大早上的没什么人吃烤肉,但是喝早茶的人却不少。

“那个唐天,真是厉害,连黄金武者都能干掉,简直太强了!”

唐天……

卓彦脚步一滞,立即竖起耳朵。

“是啊,神出鬼没的,谁能想到,他会跑到仙女座。”

仙女座!

卓彦目光暴涨,心中狂喜,险些喜极而泣。

大爷终于要从肉串中解脱出来了!

当唐天回到三魂城,迎接他的,是chun风得意的赛雷。

“小唐唐,终于有时间来看姐姐了?难不成想姐姐了?来,让姐姐看看,有没有瘦?”

赛雷媚眼如丝,显然心情大好。

唐天吓一跳,如避蛇蝎般一个小跳,躲开赛雷的魔掌。

恰在此时,其他人也纷纷赶来。大老板来了,无论大家手上在忙什么,都二话不说先赶过来。

赛雷、枇杷、叮铛、费老头、唐丑都来齐,等等,兵大叔呢?

“咦,兵大叔呢?他在忙吗?”唐天有些奇怪地问。

唐丑禀报:“大人,兵大人正在忙天武狼院的事情。”

“天武狼院?那是什么?”唐天一脸莫名。

唐丑连忙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全都讲了一遍。

唐天脸色一下子极差,天武狼院、能量大厅……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的口袋,又瘪了!

这个混蛋!

这些星币自己还没捂热,这个混蛋就花出去了。

唐天下定决心,等见到这个家伙,一定要狠狠骂他一顿。

其他人好不容易逮住唐天,此时当然要好好汇报一下,不让领导知道自己成绩的下属不是好下属!

于是费老头邀功似地拿出完成度百分之九十二的天武月狼血脉,当唐天听到价值五十亿星币时,费老头在他眼中帅得简直不行,一顿夸赞,夸得费老头那张老脸都成了一朵花。

但是唐丑汇报的战斗,引起唐天的注意。

唐天一脸不解:“流风团?他们为什么攻击我们?”

叮铛开口道:“他是受人唆使的,有人暗中把我们的情报告诉他们。他们进攻的当天,有不少武者潜入的痕迹,有人潜伏在暗处,但是我现在还查不到他们的来历。”

“不用查了。”赛雷得意洋洋道:“我已经知道了。”

刷,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到赛雷身上。

“你们忘了我手上可是有一个俘虏。”赛雷笑嘻嘻道。

“是谁?”兵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恰好赶到,便听到赛雷的话,不由脱口而出。

赛雷道:“是蛇夫座。”

蛇夫座!

兵的脸色陡然一变:“你确定?”

赛雷脸上的笑意消失,神色认真:“嗯,他叫端木,是蛇夫座的霍夫曼公爵手下,叮铛知道这个人吗?”

“端木!”叮铛吓一跳:“【兵器架】端木!”

“兵器架?”唐天以为自己听错了。

叮铛连忙解释道:“端木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刺客,天榜排名第3222名。他天生对兵器有着异乎寻常的直觉,任何兵器在他手上都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久而久之,大家就叫他【兵器架】”

“会所有的兵器,这个太厉害了!”唐天一脸惊叹,这种能力真是匪夷所思。

“他的头脑非常冷静果决,战绩很辉煌,没有听说他作霍夫曼大公有什么牵扯。”叮铛接着道:“不过,如果是霍夫曼大公的话,也不奇怪。上次被老板和赛雷调戏过的那位公子哥,就是霍夫曼的小儿子。”

唐天注意到兵的脸色变化,他知道兵担心什么,安慰道:“大叔,你不要太担心。蛇夫兵团虽然厉害,但那么久远,他们早就灰飞烟灭了。现在的蛇夫座,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强。”

“嗯,你说得对。”兵神情已经恢复镇定,他话题一转:“你怎么有时间来这里?仙女城的事情弄完了?”

“没有。”唐天摇头:“我是想来问问叮铛,外面的局势怎么样。我不想在仙女座耽误的时间太久,我要去南十字座。”

“大人想怎么走?”叮铛问。

“我查了下星图,从仙女座的话,可以省不少事。我只需要进入猎户座,便进入赤道十殿。从赤道十殿进入黄道十二宫的选择很多……”唐天扳着手指头算。

他被兵打断:“我们只要到水瓶座。”

“水瓶座?”唐天愣了下。

“嗯,只要到水瓶座,我们就能回南十字座。”兵异常肯定。

“真的假的?你不要又搞错!”唐天一脸怀疑,强烈的不信任。

兵沉声道:“相信我!”

看兵话里有话的样子,唐天就没有反对,他转过脸,看向叮铛:“那就是到水瓶座。”

“情况不是太好。”叮铛沉吟:“狮子座和光明武会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光明武会殒落的黄金武者数目超过十六人。光明武会在不断地调集力量,如果老板想走的话,要趁早。我和枇杷讨论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赤道十殿是黄道十二宫的附庸,战火只怕会第一时间在赤道十殿蔓延,到时那里就不好走了。”

唐天有些头痛,问题好像一下子变得复杂。

兵见状,提议道:“我们还是来个全盘分析,嗯,枇杷和唐丑,你们两个来主持。我们现在把各方面的进度都介绍一遍,看能不能想出一个好办法。”

唐天闻言,立即大为赞同,他对于自己头脑可不抱什么希望。

既然如此,那就听听聪明人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