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零一节 端木

第四百零一节 端木

血脉实验室是如今青铜基地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机关实验室没有扩张之前,他们在很长的时间内规模都超出机关实验室。

血脉实验室最大的会议室,坐满了人。

他们正在ji烈的争吵。

那天晚上发生的战斗,几乎把他们吓傻了,但是随即而来的,却是无比的愤怒。费老头招来的血脉专家大多都是那些实力不错,但是混得不得意的家伙,他们大多都是因为脾气乖张而不受人喜爱。

好不容易有个落脚之地,他们可是相当满yi。老板几百年见不到一面,换些手下一定心中惴惴,但是对于这些醉心研究不喜俗事的血脉专家来说,再好不过。没事别来烦他们,是这些人的心声。

虽然彼此之间有看不对眼,但那只是学术之争,吵完打完拉倒,大家一直很享受这里的氛围。

他们的性情乖张,并非因为他们笨,而只是因为他们的骄傲,他们同样懂得利害关系。

前些天晚上的战斗,终于让他们意识到,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安全。

大家凑到一起,决定想想办法,但是很快就争吵起来。

“怕?放你娘的狗屁!”一位老头发须皆张,脸涨得通红,拍着桌子咆哮:“我老旦怕过谁!当年那个啥啥来着,名字忘了,三榜排名三千多的家伙……”

“行了行了,老旦,别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账,反正这次,谁要跑谁就孬种!”一位黑脸老头冷笑道。

一位正在抠脚的瘦老头冷不丁抬头:“一个流风团就想把我们吓跑?这话都把我说得臊得慌!”

费老头不耐烦地拍拍桌子:“都给我停!找你们来是来讨论有啥好办法的,别说些没用的废话!”

这些人都是费老头拉来的,费老头在这群人中间,还是有几分威信的。

一位中年女人淡淡道:“我研究的古代蜥蜴血脉,最近分离出一种很特殊的毒素,能够麻痹人的神经,它对真力有很强的渗透性,我们可以在关键位置,布置这种毒素。”

“好东西!果然不愧是森夫人!”瘦老头眼前一亮,也不抠脚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前段时间我在进行一项研究。研究的方向是,如果把血脉注入到星魂兽体内,能不能产生更强大的星魂兽?”

瘦老头的想法,让很多人都很感兴趣。

连费老头脸上都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结果怎么样?”

“已经成功了三种星魂兽,相当强大。”瘦老头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森夫人提出问题:“这些星魂兽怎么控制?”

瘦老头脸上也露出苦恼之色:“这也是我遇到的问题,这三只星魂兽都在我的实验室笼子里,它们完全不受我控制。”

“不能控制有个屁用!”刚刚拍桌子咆哮的老头冷嘲热讽。

“能不能用机关魂甲的方法?”黑脸老头问:“我们把它的武魂换掉。”

费老头摇头:“不可能,星魂兽的武魂,比起机关魂甲可要复杂得多。”

这个时候,角落里有个身形矮胖的女子开口道:“或许我办法。”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到此人身上,大家不由露出几分讶色。矮胖的女子是琳夫人,她的水平相当普通,平时沉默寡言,极少说话,大家都会不自主地忽视她。

琳夫人并没有因为众人的注视而怯场,平静道:“以前我的身体不好,但是又请不起人,就在想能不能用星魂兽来帮忙。后来我发现,只需要在自己的身体内注入稀释过的星魂兽血脉,就能够让它感受到亲近。但是,双方的沟通还是有问题。前段时间在分离古豺族血脉的时候,我发现古豺族血脉能够彼此产生感应。后来我发现,只要双方都吸收极稀的古豺族血脉,就能够顺利地完成沟通。”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太好了!”瘦老头一拍大腿,兴奋无比:“我现在就去试试!”

说罢完全不管在场众人,就像一阵风似的离去。

呼啦,所有人都不约而同起身,跟在后面,想看个究竟。

大家都知道,若是这个方法能够成功,那可是件了不得的事。

“他们要发动战争吗?”

长袍青年看着手上的情报,有些诧异,如此大规模的物资流动,绝对不正常。尤其是青铜收购数量之大,令人震惊。

情况异常。

“会不会是他们打算扩张兵团?”公子哥小心翼翼地问,他并不笨,大哥对三魂城的重视,超出他的预计。以他对大哥的了解,这样的重视,显然另有隐情。

长袍青年笑了笑:“很快我们就知道了。”

他知道父亲派了谁去,那位在父亲身边的神秘人。他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但是他知道父亲身边有这么一位强大而神秘的武者存在,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父亲才会派其出去。

难道这件事如此重要?

长袍青年心中有些疑惑,但是很快,他就不去想。有此人出马,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等待结果就是,这个时候任何轻举妄动,都是没有必要的。

端木远远地注视着青铜堡垒,他在这里已经观察了整整七天。他并没有马上动手,他的性格谨慎,没有确切的把握,他是绝不会动手。哪怕做完这件事,他便恢复自同,他依然和往常一样充满耐心。

他看得出来,青铜基地内,戒备非常森严。

这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若是对方的守卫还是松松垮垮,那样的货色根本不需要他出马。

七天的时间里,他把青铜基地周围仔细地查看了一番,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青铜基地的许多布置,在他眼中看上去很古怪,因为它们实在太复古。古代的建筑和现在自然有着巨大的区别,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战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古老的布置,之所以失效,就是因为一代代人不断地研究,人们早就找到它们的破绽和解决办法。

这座充满复古风格的基地,在他眼中就像不设防的美女。

但他依然没有轻举妄动,如此反常的布置,也有可能是陷阱。端木不认为,现在还有人会真正地用古代方法来布置防守。

他转了七天,愈发谨慎。

因为他根本没有找到半点异常之处,这更让他觉得反常。每一个细节,都完美地复原了古代的城墙布置,那些对古代城墙感兴趣的专业人士,如果看到这座基地,一定会自叹弗如。

完美的古代防御阵地。

那只能说明对方对古代防御阵地设置有着极深的研究,这样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古代防御阵地的破绽和弱点?

对方既然知道,还故意如此做,绝对有鬼!

直到第十天,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水平之高,平生仅见。整整十天的时间内,他竟然没有找到半点伪装的痕迹。

比教科书还标准的古代防御阵地!

遇到高手了!

端木沉着冷静,但是并没有畏惧,能让他出马的,对方怎么会是低手?

第十五天,他决定出动。

过去的五天地时间内,他根据外面的布置,沿着几处破绽,进行反复的推断,得到超过十五种可能的陷阱。

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他从来没有只依赖个人的战力而横冲直撞,那样鲁莽的行为在他看来,只会是找死。

强大的实力,只有配合详细周密的计划,才有可能无往不利。

他挑选了一处对方的防御重点作突破口,因为这个位置,是绝对无法布置陷阱。

今晚的夜色非常适合潜行,乌云遮住了月亮,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端木有如一团虚影,悄无声息地接近青铜基地。

悄无声息地飘落在城墙。

在古代防御阵地中,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攻击力最集中的区域。只要对古代防御阵稍有研究的武者,就绝对不会选择此处作突破口。

因为它也成为最不可能布置陷阱的区域。

这才对方真正的破绽!

端木信心十足,不过他依然没有大意,他的轻功极其出色,没有惊动任何人。他的脚掌根本没有触及到墙体,他就像一团空气般,在空中无声无息地掠过。

当他飞上墙体时,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些意外。

青铜城墙内部空间极大,但是放眼望去,空中飘浮着许多伞!

伞?

他有些疑惑,仔细端详,还真是撑开的青铜伞,它们飘浮在空中,数目惊人,起码有好几百。

想必是种机关,端木更加警惕。

他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堆杂物内,一只金币大小的青铜蜘蛛,正在微微颤动。

地底深处的机关实验室已经完全乱了套,所有的机关师,就像打了鸡血一般亢奋。

“果然自投罗网了!”

“第一个送上门来的!”

“哈哈,幸亏我们准备好了!”

……

赛雷柳眉倒竖,怒喝一声:“全都给我闭嘴!”

所有人顿时噤若寒蝉,安静得连个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赛雷美眸含霜,杀气腾腾:“都回到自己位置上去,谁要关键时候给本小姐掉链子,哼哼!”

众人一哄而散。

赛雷看着前方传来的影像,咬牙切齿道:“还好姐早有准备!”

啪,她打了个响指。

“大餐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