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四百节 赛雷的反应

第四百节 赛雷的反应

“这是你的想法?”

低沉威严的声音在房间回荡,长袍青年心中一颤,这个声音从小便在他的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哪怕他如长大成人,独掌一方,当他聆听到这个声音时,他的心依然会不自主地颤动。

“是的,父亲大人。”长袍青年恭敬道:“我亲眼目睹那场战斗,虽然他们还很稚嫩,可是兵团的雏形,已经呈现无疑。”

书桌后,一位身着军装约五十岁的老者端坐,柔软的高脚绒椅上,他坐得笔直,花白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目光充满了压迫感。

“他们是什么来历?”

老人的问话,就像他的目光一样充满压迫感。

“现在我们们掌握的情报来看,他们和墨家的关系很亲密。”长袍青年努力放缓语气,让自己显得更加平静:“但是他们的机关魂甲,有明显的南十字兵团风格。”

“南十字兵团风格?”老人的眼睛闪过微不可察的光芒,他忽然注意到另一个词:“你刚才说的是机关魂甲?”

“是的,父亲大人。机机关魂甲是三魂城所创造的一种全新机关武甲,因为它有武魂。”长袍青年解释道。

“你说它有武魂!”老人猛地双目圆睁,那一瞬间爆发的气息,令长袍青年一窒。

“是的,父亲大人。”长袍青年竭力抵抗这股恐怖的气息,他心中充满疑惑,这是他第一次在父亲身上看到这样的失态。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老人的爆发就好似错觉,他神情恢复如初,喃喃自语:“南十字兵团……机关魂甲……难道他们成功了?”

他们?他们是谁?

长袍青年心中疑惑更浓。

片刻后,老人抬起头,脸上看不出半点异样:“这事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素来雷厉风行的父亲大人,这次竟然没有任何命令!

长袍青年有些意外,父亲大人的古板固执,是任何人都感到畏惧的,他对任何拖沓敷衍的行为都厌恶至极。每次他向父亲大人禀报,都会得到一个明确的指令。“我知道了”这样的话,在他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

这个庞大的家族,就是在父亲大人一道道命令下,高速前进。

长袍青年意识到问题只怕有些非同寻常,他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向往常一样恭敬地回应:“是,父亲。”

老人在房间里陷入沉思,一直等天色渐晚,他才如梦初醒。

看着窗外逐渐点亮的灯火,他眼中闪过决断之色,他按下书桌上的一个按钮。片刻后,一位看似相实平常的男子,进入房间。

老人道:“你去三魂城,把青铜基地的首领,带回来。”

“你确定?”男子看了他一眼:“我只欠你这最后一件事。”

“我确定。”老人没有犹豫。

男子的身影有如水中的倒影,一点点变模糊,就这样消失不见。

老人神情放松下来,脸上罕见地露出疲态,坐在椅子上,竟然很快睡着。

唐天欢天喜地地送走塔顿,和塔顿一起走的,还有三百具能量兽尸体。塔顿心情好极了,有了这三百具能量兽,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口。现在的仙女座,内忧外患,就像在一个火山口,稍有不慎,就会轰然崩坍。

“这就是仙女秘宝?”

唐天三人好奇地凑在一起,就连鹤脸上也不禁露出好奇之色。仙女织品他知道,但是把织品温养成秘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凌旭不耐烦催促:“快拿出来看看。”

三人一人捞起一件。

鹤仔细地查看手中的秘宝,确实和普通的秘宝很不一样,可以看到明显的手工痕迹,但是浓郁的星力,却让人不会怀疑它是一件秘宝。入手之轻,恍若无物,让鹤有些惊讶。

真的很特别啊。

它的模样,是典型的战袍。

早就迫不及待的唐天和凌旭,已经把战袍穿在身上。

“咦!”唐天惊呼,脸色很奇怪。

战袍的一贴上身体,就紧紧包裹住他的身体,唐天感觉自己就像被浓郁的星力包裹,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唐天能够感觉自己的武魂,和战袍之间,能够建立某种联系。他尝试着和战袍沟通,忽然,只觉得一股汹涌的星力冲入他体内。

有意思!

唐天沉喝一声,一拳挥出,一道淡淡的拳芒,脱拳而出。

不对!

唐天立即摇头,这股星力的作用,显然不是增强真力的威力。

忽然,他心中一动,战袍的星力沿着唐天的体表缓缓流动,唐天的身体就这么一点点在两人面前消失。

“隐身!”鹤脱口而出。

一旁的唐一,脸上不由露出喜色,身为战将,他如何不知道隐身的价值?

倘若豺狼兵团具备隐身的功能,那战力立即上升一个台阶。豺狼兵团拥有踏焰马,奔袭能力非常出色,倘若再加上隐身能力,绝对会成为敌人寝食难安的存在。

凌旭也找到运用的窍门,但是他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嘟囔道:“没劲!”

他是一个战斗狂人,热衷于堂堂正正打敌人击败,对于偷偷摸摸到敌人身后抽冷子,他一向不屑而且轻视的。

他看到唐一脸上的喜色,不禁摇头,不满道:“喂,大个子,你堕落了!只有当面用枪把对手扎死,才称得上真正的战斗!”

唐一就像没听见。

“小旭旭,果然只有你才是真正的男人!”唐天无比赞赏。

凌旭一脸骄傲地扬着鼻孔去修炼了。

唐天对仙女战袍也有些失望,隐身这种功能,他也不是很喜欢。神一样的少年,怎么可以用这么猥琐的手段取胜呢?

“都给你了!”

唐天大手一挥,全都拨给了唐一。

“谢大人!”唐一喜出望外,旋即忍不住道:“大人,我们们需要更多数量的仙女战袍!”

“知道了知道了。”唐天随口应道。

他随即转过脸庞,笑嘻嘻道:“小鹤子,今晚收钱收得爽吧!”

鹤的表情僵住。

深呼吸,深呼吸,鹤强忍暴打这家伙一顿的冲动,苦口婆心劝道:“唐天,你这样是不对的,虽然绝对的正义很迂腐,但是像打劫这样的事情,会像毒瘾一样,不断地侵蚀你的意志,正直的灵魂,才是我们们能够成就远大理想的基石。况且我们们根本不缺钱……”

等等!

鹤目瞪口呆地看着唐天,这家伙竟然倚着墙壁睡着了!

唐天睡得就像婴儿一样。

鹤有些意外,唐天看上去疲倦到极点,嘴角可以看到晶莹的口水。

这些天,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

三魂城,前些天的战斗,还是对三魂城造成极大的动荡。但是,三魂城的人口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暴增。

流风团凶名显赫,却在这折戟而归,损失惨重,三魂城名声想不大噪都难。

更让人兴奋的,却是这是自三大兵团时代之后,第一次由机关兵团取得的胜利。一时之间,各大星座的机关武者和机关师,就像潮水般涌向三魂城。

小小的三魂城,一下子变得爆满。

三魂城人最多的地方,是青铜基地的门口。无数机关武者挤破脑袋都进入这个已经被称为“当今第一机关训练营”的地方。

机关兵团,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所在。让他们欣喜的是,青铜基地开始招人,不过一层层稀奇古怪的考核,让这里面更加神秘异常。

对于这些考核,没有人有异议,反而让大家趋之若鹜。所有的机关武者都认为,这肯定是青铜基地新创的方法,谁谁谁通过多少项考核,已经成为三魂城内机关武者之间最热门的话题。

但是和外面的热闹相反,青铜基地内部却是一片森严。

赛雷脸色含霜,坐在上首,听下方一个个机关师在陈述自己的方案。

“这种机关,可以专门破解各幻象,尤其对水系真力的幻象,有着极大的破坏……”

“这种机关,可以为我们们提供强大的防护,它可以挡住八阶武技的攻击。唯一的缺点就是星辰石的消耗会很大。”

“这些机关狼,非常的灵活,速度极快,攻击的威力,相当于七阶武技。给它们添加武魂之后,它们非常聪明,绝对不逊色于那些真正的星魂狼!”

“这是属下制作的一种机关蜘蛛,它的大小只有金币大小,它们对极轻微的振动都非常敏感,包括空气的流动。我们们可以大量地制作,覆盖基地的所有角落,任何人想潜入我们们基地,都是痴心妄想。”

“属下制作了一种伞形机关,名叫巢伞,使用的是第29号青铜,它能够悬浮在空中,自如地驾驭气流,伞架内是阿林兽的黏液,经过高速喷射机关嘴枪,可以喷出六十米远。阿林兽的黏液一jiē触空气,就会形成极其坚固的丝,只要敌人闯入巢伞的范围,十三根高速喷射机关嘴枪,足以在空中构建成一个密不透风的蛛网!”

……

上次的战斗,赛雷没办法提供半点帮助,她心里憋了一股子气。

自己的老窝,被人随意闯入,自己这个机关大师的名头岂不是白叫的?

当天晚上,她就命令手下每一位机关师,必须给出一种机关的方案,她要建立一个真正的青铜堡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