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三百九十九节 阿秀的推断

第三百九十九节 阿秀的推断

刘中光经历最初的震骇之后,很快平静下来,他跟随老师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

冷静下来之后,他却忍不住暗赞一声,除了击杀天鹰座武者这点让他觉得鲁莽了点,他简直再找不出更适合办法来应对眼下的局面。把这些人都杀了吗?显然不可能,现在这样,不仅拥有足够的震慑力,而且还给大家留了缓冲的余地。

有心机!

绝对的心机深沉!

刘中光已经完全相信阿秀的判断。在他看来,豺狼兵团确实实力强悍,但是想把大家留住,那是根本不可能。在场的武者数目众多,场面混乱起来,豺狼兵团能杀几个?而且若是惹得大家同仇敌忾,以在场诸人的实力,未必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唐天的喊法也很有技巧,成功地分化瓦解众人,谁也不愿意作出头鸟。

出神入化的心理掌控能力啊!

便是在如此上风的时候,还不忘把自己伪装成小混混那么不堪的模样,给人制造假象。如此年轻,就如此妖孽,实在太厉害了!

刘中光心中惊叹无比,就在此时,一声充满尴尬和窘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谢惠顾!”

鹤双手抓着袋口,出现在刘中光面前,少年的脸庞,带着一丝羞愧之色。

刘中光这才把注意力放在鹤身上,不由心中暗赞一声,好一个美少年!

鹤一身黑衣,英俊不凡,脸上还带着几分邻家男孩的羞涩,刘中光不由想起了阿秀。不过气质倒是比阿秀更硬朗一些,唔,好像还有点放不开,比起那个心机深沉的唐天,简直纯洁无瑕。

刘中光在心里暗自评头论足一番,手上动作不慢,丢了一张钱卡进去。

不过,“谢谢惠顾”四个字还是让刘中光心里别扭,到别人地头,被人抓现形掏钱自赎,这种事情够丢人的。

鹤捧着布袋,一个个走过去。

黑衣少女的面纱后响起一声调侃的口哨,娇笑道:“好俊的小哥!”

鹤的脚步一滞。

大马金刀坐着的唐天心里乐开了花,一人一亿,这些还真的交了!土豪!都是一帮土豪!狂喜之后,他心里又无比懊悔,看这帮家伙这么痛快的模样,自己开价开得太低了。

哎呀,太没经验了!

但是很快,唐天就自我安慰,也不算少了。在场还有十三个人,就是十三亿。他都要考虑以后要不要以打劫为生,这钱来得实在太快了!

算了,神一样的少年,可是有着远大的理想……

唐天心里嘀咕。他只不过灵机一动,觉得这样狠狠宰上一刀,才能抚平神少年心中的愤怒。关键是,这是星币啊!这年头有谁和星币过不去吗?

若是鹤知道唐天这番嘀咕,他一定二话不说,把布袋砸在这家伙的脸上。

鹤收完钱回来,唐天心满yi足地站起来,拍拍手掌:“好了,就不留大家吃饭了,欢迎常来啊!”

欢迎常来……

诸人看了唐天一眼,唐天能够看得到许多人眼中的愤怒,不过他根本不在意。倒是有几个家伙的目光很冷静,看不出喜怒,让唐天本能地察觉到危险。

众人很快散尽,豺狼兵团打扫起现场。

轰隆隆,大规模的骑兵朝这边靠近的声音,豺狼兵团立即停下手上的动作,保持戒备。

塔顿的高原兵团出现在大家的视野。

“很抱歉,我来晚了。”塔顿沉声道,脸上看不半点端倪:“陛下没有想到,这些东西放在这里,竟然会给各位带来如此大的麻烦!无论如何,这件事仙女座要负一定的责任!为了表示歉意,也为了仙女座和豺狼座的友谊天长地久,陛下已经决意,把季丘航道的出口方圆五十里范围,送给豺狼座,贵方可以在该处建一座城市。”

此话一出,鹤耸然动容。

星门的归属权,一直是天路最核心的利益,在这一点上,任何星座都不会轻易的放弃。比如猎户-仙女星门,归属权就在猎户座手上,星门两端都受猎户座控制。这很正常,因为猎户座是赤道十殿之一,比仙女座所在北天星座高两个级别,而且实力也要强大得多。

仙女座通往其他北天星座的星门,都是各自管理星门各自这一侧。

像他们这般强占航道的出口,从法理上来说,是说不过去的。若是稍加煽动,便会引起仙女座武者对豺狼座的反感。

没想到,现在安德丽娜拱手让出,如此一来,他们就能名正言顺地占据航道口。这也说明了,安德丽娜已经把豺狼座视作比仙女座更强大的星座。

虽然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这样的大礼若是推掉,那唐天也就不是唐天了。他热情无比道:“太感谢安德丽娜陛下了!我们们豺狼狼一定是仙女座的好朋友!”

鹤看到唐天口水都快流下来的模样,有些不忍卒视,喂,请注意点形象好吗!

但鹤心中对安德丽娜的果决还是感到惊叹,在知道自己犯下错误,能够毫不犹豫投入血本挽回,这样的手段心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连他,之前对她把祸水引到这里有所不满,但是在这样的道歉之下,也烟消云散。

鹤很清楚,从今天起,这条航道,就彻底属于豺狼座。同样,仙女城对于现在的豺狼座来说,几乎是不设防。

对于现在完全被封锁的豺狼座来说,这条航道的珍贵程度,无可比拟。

就连这么蠢的家伙都看出来这一点,鹤瞥了一眼狂喜的唐天,心中却有些感慨,不知不觉,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好像真的成了一方豪强了。

仔细回忆起来,虽然有好几场战斗惊心动魄,但是鹤对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有些迷糊。

好像,不知不觉就走到这一步,怎么自己记忆里全都是这家伙各种不靠谱?

鹤自嘲地笑了笑,眼角余光看到凌旭已经不耐烦地回去继续修炼了,好吧,真是羡慕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

他知道,今天晚上这场战斗引起的风波,不会这么快消散。

刘中光回到住处,还没进门,就看到站在围墙上的阿秀和老师,阿秀满脸促狭之色,老师也微带笑意。

刘中光无奈地摊了摊手:“想笑你们就笑吧。”

他早就知道,今晚闹这么大,老师和阿秀一定会被惊动。说不定刚才老师和阿秀就在暗处,准备救援自己。

回到住处,刘中光终于放松下来,苦笑道:“今晚丢脸了。”

“没什么丢脸的。”阿秀摇头,眼睛中光芒闪烁:“幸好有今晚一战,唐天的真正实力暴露出来,否则的话,我们们这一头撞上去,肯定要吃亏。”

“是啊,这是好事。”阿德里安点头道:“你说说今晚的情况,我们们去的时候已经比较晚,没看到太多。”

刘中光神色严肃起来,把今晚发生的经过,仔细讲了一遍。

讲完之后,他便闭嘴,看着阿秀,他知道阿秀此时正在仔细思考。老师也闭目养神,在思考什么。

过了片刻,阿秀扬起脸庞,羞涩而秀气的脸庞,此时洋溢着强大自信:“有几个值得注意的地方。”

刘中光精神一振,他知道阿秀比他聪明得多,肯定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第一,很显然他们早有预谋,今晚是他们布好的一个局。”

“第二,唐天展露的武技,以前从来没有展露过,从威力上来看,应该是无双武技,造诣极深。”

“第三,豺狼兵团比我们们预计的更强,不能把它们视作普通的兵团。”

“第四,中光刚刚说了豺狼兵团士兵的实力,都在六阶左右,他们的合击完美,所以他们的冲锋很强,伤到几人。但是,唐一冲锋的那次,我们们在现场,那威力绝对不止四十名六阶武者出手的叠加。”

刘中光一愣,他仔细想了想,不由点头:“阿秀说得没错!唐一那一刀,太强了,强到我们们根本提不起抵抗的勇气。”

“被干掉的那人已经查清楚了,天鹰座有名的高手,钱魁松,天榜排名第4558名。”阿秀目光闪动:“唐一在叶朝歌一战中出现过,他当时率领约两百名豺狼武者冲锋,被叶朝歌一剑挡住,失去战斗力。可是今天,他仅仅带着四十名士兵,便干掉了钱魁松。这简直是令人不可思议的飞跃。”

“我和老师已经反复推算过,豺狼兵团虽然配合强许多,但是士兵的真力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么意味着,他们每个人挥出刀芒的威力,不会太大的变化。但是唐一那一刀的威力远远超出四十记六阶刀芒的叠加,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阿秀伸出一根手指。

刘中光下意识脱口而出:“什么可能?”

阿秀缓缓道:“唐一是无双武将!”

“无……无双武将!”刘中光瞪大眼睛,结结巴巴道,这四个字比今晚发生的战斗,对他的冲还要大。

“只有这一种可能。”阿秀说了一大通,觉得有些口渴,便坐下来喝水。

“阿秀,他只是个魂将武。”刘中光反应过来,摇头道。

“魂武将怎么了?”正在喝水的阿秀停下来:“魂武将就不可能是无双武将吗?你忘了大熊座那位吗?”

刘中光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