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三百九十八节 堕落的胜利

第三百九十八节 堕落的胜利

重矛冲锋亮起的光芒占据刘中光的视野,那低沉得令人头皮发麻的啸音,如同庞大而沉重的星魂兽在他心间低空掠过。

那一瞬间,刘中光大脑一片空白。

二十根势大力沉的光矛,呼啸冲向人群。

谁也没有想到,豺狼兵团的冲锋如此果决,如此疯狂。绝大多数武者来不及防备,面对这些声势骇人的光矛只能仓皇格挡。

噗噗噗!

光矛没有半点悬念地洞穿他们的身体,只留下一个可怖的血洞,喷涌的鲜血在光矛的光芒映衬下,充满绝望的凄美。

铛铛!

两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几乎同时响起。

第一轮攻击中,有三名武者坚持下来,一名使杖的老者,另一名手持双环锯的黑衣女子,还有一人,赫然是巫夏麾下的莫宝。

老者杖法刚猛,面对光矛,没有半点畏惧退缩,暴喝一声,须发皆张,一杖直击!光矛轰然爆裂,他的身形也后退好几步,衣衫有些破损。

黑衣女子反应极快,在光矛飞到面前时,便掷出自己右手的青环锯,那枚青环锯滴溜溜弹飞到半空中,紧接着黑衣女子身影凭空出现在这枚青环锯前,躲过光矛。

莫宝没有选择闪避,他早就想试试这些人的斤两,当上沉腰立马,手中环首刀没有半点花巧,一刀斩下。光矛轰然爆裂,莫宝身形一晃,脚下半步没退。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刘中光回过神来,苍白的脸上恢复几分血色,他在心中暗笑自己胆小的毛病就是改不了,不经吓。

豺狼兵团的水平确实非常高,这种水平高,并非指他们的个人实力有多出色,而是指他们之间的合力一击简直太完美。刚才这次冲锋,十人刀芒的融合,几乎没有损耗,如此完美的配合,只有在那些极高水平的兵团手上才会出现。

光从配合来看,这水平已经有顶级兵团的雏形。

不过士兵个人实力还是有点差,若换狮王六部下任何一支,一轮冲锋下来,在场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因为狮王六部每一名士兵的实力,都要强大太多。

刘中光忽然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自己竟然会把一支南天兵团和狮王六部这样的天路最顶尖兵团联系在一起,真是太可笑了。

但在他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唐天麾下的这支豺狼兵团,还是有些水平的。

老者刚才挡下那一击,气息有些凌乱,慌忙大声道:“且慢动手,老夫天鹰座前……”

“天鹰座!”

在场诸人无不一惊,天鹰座是赤道十殿之一。如今的赤道十殿,无一弱者,分别是小马座、小犬座、天鹰座、蛇夫座、巨蛇座、六分仪座、长蛇座、麒麟座、猎户座、鲸鱼座。

猎户座的阿德里安来了,大熊座的巫夏大人也来了,没想到天鹰座也想插一手。

局势真够乱啊!

“天鹰座啊!”唐天嘿然一笑。

老者心头微松,他本来是想浑水摸鱼,没想到唐天的实力超乎他想象。不过,他背后是天鹰座这样豪强,唐天再厉害,他也没看在眼里。

心神一放松,他脸上自然多了分傲气和矜持,他在等唐天给他台阶下。只要这家伙不是脑子蠢到极点,是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天鹰座。

天鹰兵团可是天路有名的精锐之一,豺狼座,那在哪个乡下地方?

“天鹰座就可以攻击我?”

老者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抬起头,愕然看到唐天右手握拳,拇指指了指自己,满脸桀骜。

这……

唐天抬着下巴,神情嚣张得就像街头的地痞流氓:“天鹰座就可以跑到小爷的地盘撒野?”

他的眼睛深处火焰浮动,朝满脸愕然的老者咧嘴森然笑了笑,极度冷艳高贵地从牙缝中缓缓挤出三个字:“干掉他!”

老者目瞪口呆,这家伙疯了吗?难道他不知道,他在天鹰座面前,就像一只蝼蚁吗?

唐天话音未落,唐一便一骑当先冲了出去。

在他两侧,四个小队心有灵犀般,同时启动,他们就像四根锐利的箭头,而唐一就像磁石般吸引他们。

七十步!

对冲刺能力惊人的踏焰马而言,只不过眨眼,而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四支小队已经在唐一的两侧形成完美的合击角度。

没有怒吼,唐一面无表情地扬起手中的斩马刀。

四记光矛从两侧飞来,当唐一的斩马刀斩下时,四记光矛同时没入他的刀芒之中,耀眼的光芒骤然炽亮,唐一手如同举着一轮太阳!

老者如梦初醒,绝望嘶声:“不……”

光芒一闪而逝,原地只留下老者半截身体。

唐一横刀立马,微阖双目缓缓扫过众人,睥睨天下的气势,笼罩全场。他就像做了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策马转身缓缓而行。

踏踏踏。

缓慢的马蹄声在一片寂静中,如此刺耳。

所有人被唐天的疯狂震惊,被唐一刚才那照亮黑夜的一刀所震惊。更多的人被唐一骄横深深刺激,什么时候,一名魂将竟然敢如此视他们如无物!

可是,没有人吭声,就连之前躲过光矛的黑衣女子和莫宝,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唐一刚才那一刀,他们也同样躲不了!

之前的重矛冲锋,已经让所有人觉得势不可挡,那么刚才唐一亲自出手的冲锋,那完全是另外一个级别。

他们不知道,唐一有足够的资格骄横,因为他是无双武将!

他的冲锋,天下无双!

所有人都心生去意。

但是,仿佛知道大家的想法,唐天傲慢的声音响起。

“谁也别动,唐一,谁第一个逃,便干掉谁。”

刚准备有所动作众人身体一僵,如同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敢动。

“是!”

微阖双目的唐一,缓缓睁开眼睛,凛冽的目光,让众人心中一缩。

唐天大大咧咧地坐在门槛上,架起右腿,左手撑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目光扫过众人。想了想,他觉得这样气势不是太够,便取出一把长刀,抓在手里。

鹤和凌旭见局势稳定下来,也飘回到唐天身边。他们两人的对手,面对一群虎视眈眈的豺狼兵,也不敢轻举妄动。

唐天手中长刀有一下没一下地砍在地面,碎石乱飞,他的目光扫过众人,就像看一群剥得光光的猪羊。

“藏在暗处的朋友,都出来吧。磨盘下面有一个,屋檐下面挂着的那个,缩在角落里的那个……”

漫不经心的语气,唐天把所有藏在暗处的人地点,全都点出来。他的直觉惊人,这些人想躲过他的察觉,还差得远。

“老话,谁第一个跑,干掉谁。”

唐天补充的这句,让几名原本心存侥幸的家伙,乖乖从黑暗中走出来。

刘中光心中骇然,他本来以为自己藏得天衣无缝,他的隐匿水平,便是老师阿德里安,也赞不绝口,竟然被唐天一口喝破。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

所有人的脸色糟糕透顶,但是此时,却让他们不得不保持沉默。

唐天大马金刀地坐着,大大咧咧道:“今天这事,大家说说,怎么解决?”

他手中一刀一刀啪啪啪剁着面前的地面,满脸桀骜嚣张,一张口,就是浓浓的混混流氓口吻。凌旭还好,鹤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再看看自己、凌旭、唐一,在唐天两侧一字排开。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像收保护费的样子……

而自己就是混混头领下的打手,一般都会有个绰号,比如四大金刚、十三太保之类……

自己这么有理想,有追求,有心气的世家弟子,怎么沦落到今天这地步,鹤有些欲哭无泪。

众人沉默不语。

唐天手上就像有一把绝世飞刀,一击必中。他当然杀不了的所有人,但是谁最先动,他一定可以杀了对方。这群人各怀鬼胎,面对这样的情况,谁也不肯做出头鸟,反而在心里恨不得谁能先动,好趁机逃跑。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就说了,每个人留下一件东西,什么都行,只要价值在一亿星币,钱卡就更欢迎了。”

唐天大大咧咧道,目光森然,脸上漫不在乎:“不要说没有。各位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区区一亿星币都没有,多没面子是吧。”

所有人都被唐天的话说得呆住,过了一会,他们才反应过来。

勒索!

他们竟然被人这么正大光明的勒索!

不少人气得浑身发抖,他们不是一方豪强,就是有名有姓的高手,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勒索敲诈过?

“当然,真没有也没关系,有什么比性命更值钱呢。”

唐天咧嘴露出森森白牙,手中的长刀,噗地一刀重重砍在地面,直至没柄。

所有人心中一颤。

鹤差点以手掩面,他心中涌现一股浓浓的羞愧之情。这家伙真的敲诈勒索!天啊,品性高洁之人,怎么可以有这么不入流的行为?这是对理想的背叛、这是堕落、这是人生的污点……

深刻反省中的鹤忽然觉得眼前有个东西在晃,他茫然地抬起头,是个布袋。

唐天抓着一个空布袋在鹤面前晃了晃:“小鹤子,你去收。”

鹤如遭雷殛,整个人彻底石化。

为……为什么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