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三百九十五节 阿德里安

第三百九十五节 阿德里安

一位身形颀长,一身黑色风衣的男子,静静地站在护栏前,俯瞰着下方的仙女城,他鬓角微白,目光深邃沧桑,脸庞棱角分明,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眸子有如雾气后的星辰,隐约可见光芒闪动。

他便是猎人,阿德里安。

“惊人的爆炸,起码需要二十件白银秘宝的爆炸,才有可能造成这样的局面。”阿德里安喃喃自语。

刘中光不自主地惊叹:“齐山简直太疯狂了。”

阿德里安微微一笑,中光是老实人,他转过脸,目光投向一位少年:“阿秀,你怎么看?”

被问及的少年,约十七岁,唇红齿白,相貌清秀。他就是是阿德里安的左膀右臂,被称为【猎户之花】的汝秀。汝秀摇头:“看不出来太多。但是从我们搜集的情报来看,安德丽娜背后有高人指点。”

刘中光点点头:“阿秀说的是塔顿吗?塔顿将军确实厉害!”

阿秀摇头:“我说的不是塔顿将军,塔顿将军老练沉稳,是难得的武将,但是他的行事风格却是典型的军人风格,没有那么机诡百变。”

“那会是谁呢?”刘中光没有怀疑阿秀的判断,他对阿秀的判断一向很信服,好奇心顿时被阿秀勾起来。

阿秀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道:“大熊闲人巫夏带人已经来了,不过据说他们在安德丽娜和塔顿那里碰了个软钉子。安德丽娜打算把这批秘宝送给唐天,换取更多的能量兽。”

“很聪明的女人。”阿德里安评价了一句,沉吟道:“看来我们这次攻坚重点,是唐天。”

“很难。”阿秀道:“从各方面搜集来的消息来看,唐天吐出这批秘宝的可能性很小。他的绰号非常独特。”

“哦,叫什么?”阿德里安有些兴趣。

“【神一样的少年】,很有趣吧。”阿秀的语气带着几分笑意:“据说他经常如此自称。”

刘中光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原来是个二楞子。”

“没那么简单。知道光明武会怎么评价他吗?他们叫他【磨剑石】,认为光明武会的天才,只有经历唐天的磨砺,才能展露真正的锋芒,这样的评价,可从来没有过。”阿秀摇头:“我研究了他所有的相关经历,这是一个心深极其深沉之人。”

刘中光吓一跳:“真的假的?”

“神一样的少年,不过是他营造的假象。”阿秀肃然道:“他的行事风格,也确实像他的绰号,很二很浑。但是仔细研究,便会发现,他那些看似随意鲁莽的行为,最后却无一不是得到最好的效果。哪怕换作是我,处在那样的情况下,也绝对无法做得更好。甚至,连做到他如今做到的一切,都非常困难。”

刘中光有些不信:“阿秀你说他聪明,我不反对,但是你说连你都做不到,这我就不相信了。”

“阿秀,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我相信你的才智和实力,不在任何天才之下。”阿德里安笑道。

刘中光见先生也如此说,更加来劲:“就是,阿秀,管他什么神一样的少年,就算是真的神,阿秀你也可以把他打败!”

阿秀心中一暖,却到底不习惯别人如此夸赞,有些不好意思。

“嘿,别的没比过我不知道,不过一点,阿秀你绝对稳胜唐天!”刘中光得意洋洋。

阿秀有些好奇:“什么?”

“当然是相貌了!”刘中光哈哈大笑:“我们阿秀的美貌,可是连女人都觉得羞惭呢!”

“哈哈!”阿德里安失笑,旋即道:“中光,你可不要欺负阿秀。不过,阿秀,我觉得中光这一点说得很有道理啊,哈哈!”

厢车降落,一队武者早在地面等待,而最前方的那名大汉,赫然是塔顿。

“阿德里安先生。”塔顿迎了上去,脸上堆出笑容:“安德丽娜听说猎人先生要光临仙女城,激动得一晚都没睡,特意嘱咐我,一定要亲自迎接。”

阿德里安躬身致谢:“多谢陛下厚爱,塔顿将军亲至,阿德里安深感惶恐。”

“您太客气了,请上马。”塔顿伸手示意,几匹温顺的星魂马牵了过来。

阿德里安翻身上马,队伍缓缓前进。

马背上,阿德里安赞道:“早就听过塔顿将军治军严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在下游历各大星座,见过兵团颇多,但能有贵兵团如此风貌军容者,少之又少。”

他的声音略有些沙哑,充满磁性,言语洒然,极具魅力。

塔顿身后的肖思云脸一红,自从上次去了豺狼兵团的驻地,他深受震撼,回来之后狠下心来便开始疯狂抓训练,高原兵团这段时间进步神速。但是此时听到阿德里安的夸赞,他心中不仅没有半点得意,反而胸口好像憋了一股气。

他有自知之明,高原兵团的进步很大,但是比起豺狼兵团,还是有不少的差距。

还好这帮家伙不是仙女座的敌人,肖思云有些庆幸,但是旋即他又对自己心中的这种侥幸心理有些羞愧。

塔顿脸上笑容消失:“在以前的时候,我对自己带兵的本事,还是有些自傲的。但是现在才知道,以前是何等坐井观天,夜郎自大。”

阿德里安讶然道:“不知是哪位将军,让大将军有如此感慨?”

塔顿若有所指:“也许阿德里安日后有机会遇到。”

阿德里安眼中光芒一闪而逝,笑道:“哦,大将军可是把阿德里安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

两人相视一笑,旋即很有默契地转换话题。

阿德里安的到来,把仙女城直接引爆。安德烈令人敬畏,那是因为他尊贵的身份,以及所代表的无上权势。而阿德里安,无权无势,却深受人尊敬。

阿德里安是猎户座最出名的宗师之一,他在二十一岁刚刚毕业的时候,便成为他的母校星云学院的校长。在之后的十年时间里,星云学院一跃成为猎户座声名最显赫的学校,天才辈出。但是由于繁重的日常事务占去他太多的时间,他十年间几乎没有进步。于是在三十一岁时,他毅然辞去校长之职,开始漫长的游历。

十二年的游历,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在四十三岁时,重回星云学院,他的气息变得深不可测。当时的猎户座剑圣越心策遇到他,当时便赞其有圣域的气息。

由于早年在学校的缘故,阿德里安一直乐于提拔和指点年轻人,这为他赢得了无上的声望。他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是可以随意出入王宫,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对他都非常尊敬和爱戴。

阿德里安的到来,让仙女城的年轻武者们,个个激动无比。若是能够得到阿德里安指点一言半句,那绝对是获益终生。

而诸多自诩天赋过人的年轻武者,也在渴望被阿德里安看中,但凡是被阿德里安赞一句的天才,立即身价倍增。

阿德里安下榻之处,每天都围满了从各地涌来的年轻武者。

唐天静立在海面,他的脸上有些伤感。脚下的蓝镜之海宁静美丽,就好像这些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在那场梦里,他经历了千手魔君的一生。

少年时的懒散和一事无事,突遭剧变却发现自己无力回天,悔恨和痛苦纠缠他一生,无法自拔。哪怕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子,却也不愿意停下复仇的脚步……

一开始唐天觉得自己只是旁观者,但是随着梦境的变化,他不自主地受到影响。

战斗、追杀、复仇……

最后一战,他被逼到山穷水尽,他的千拆破魔手,根本无法战胜仇人。眼看要落败的时候,唐天猛然想起千手魔君消失前说过的那句话。

不要被自己的眼睛欺骗。

唐天的千拆破魔手境界提升,他终于战胜自己的仇人,从而破开梦境。

但是唐天那时便已经知道,千手魔君现实里是和自己的仇人同归于尽的。唯一能够让他心甘情愿受人役使,化作魂将卡的,只有那个不断出现在他梦境里的冯姓女子吧。

他一定还想回去看她一眼。

他一定还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想告诉她,自己已经报了仇。

想告诉她,不要再等他了。

想告诉她……

唐天有些难过,但又是觉得自己在替古人难过。千手魔君已经连最后的魂魄都消失了,那冯姓女子也早已经去世几百年,或许她有后人。

千手魔君前辈,仇恨永远没有活着的人重要啊。

默默地站了片刻,唐天对着空旷的大海,自言自语:“千手魔君前辈,其实这样也挺好。虽然你很想很想很想成为她的武魂,守护她,可是,那样的话,她太痛苦了。这样的守护,也是一种负担啊。所以,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空旷的大海,忽然卷起一丝凉风。

唐天心情莫名地好起来,露出灿烂笑容,对着大海大声道:“千手魔君前辈,你也是这样想的,对吧!”

他身后的海面上,一座门缓缓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