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三百九十节 魔笛第四杀 【第三更】

第三百九十节 魔笛第四杀 【第三更】

阿鸣是一名只有十八岁的少年,他瘦而黑,手脚显得很灵巧,脸颊上一个伤疤,让他多了几分剽悍之气。

他点点头,没有开口,拿起挂在脖子上的骨哨,鼓起脸颊,猛地一吹。

尖厉的哨音,刺人耳膜,无形的音波,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向四周扩散。

砰砰砰!

许多机关触发,爆炸的亮光,刺破黑夜。

魔笛公子抬起头,有些讶然:“刺骨哨!”

盲弦老人面色凝重,哨音尖厉没有半点乐感,但破坏力惊人,充满了蛮不讲理的凶悍。若不是这段时间,他师从魔笛,对音律的理解远胜昔,这哨音他只怕招架不住。

他全身真力鼓荡到极致,身下的轮椅啪化作齑粉,他的身体却宛如钢铁浇铸,纹丝不动。胡弓缓缓顾琴弦上拉动,沙哑悲伤的声音,如同汩汩流水,从他的二胡流淌而下。

两股截然不同的声音,在空中激荡交锋。

阿鸣眼睛充血,双目圆睁,鼓起全身真力,口中的骨哨发出急促的三声短音。

几乎同时,盲弦老人手腕一抖,一个极尽缠绵的颤音,低沉得微不可闻。

砰,阿鸣含在口中的骨哨瞬间爆裂,满脸是血,整个人仰面而倒。

铮铮铮,盲弦老人浑身一颤,手中的二胡琴弦皆断,他面色灰白,身形一颓,身后的哑仆连忙一把扶住。

“阿鸣!”

中年人失声惊呼,目眦yu裂,朝阿鸣扑去。

“鬼哨鸣!是鬼哨鸣!他们是流风团!”

“流风团!”

充满恐惧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流风团,最臭名昭著的匪团之一,他们的实力强横,纵横天路!除了黄道十二宫他们不曾染指之外,就连赤道十殿之一的巨蛇座,都曾受到他们的威胁。

他们丧尽天良,手段极其残忍,屠杀之事时有发生。流风团拥有实力极其凶悍的六名巨盗,鬼哨鸣便是其中之一,排行第六。

中年人身形一闪,出现在阿鸣身旁接住他的身体,手摸了下,心中稍安,阿鸣一息尚存。

他的脸色yin沉下来,从牙缝中挤出四个字:“一个不留!”

盲弦老人是这个基地最有名的武者,亦是最强的武者,阿鸣重伤,而盲弦老人的二胡音也销声匿迹,想必也受伤不轻,如今的青铜基地,再无能阻挡他们的人!

就在此时,一缕笛音,如风一般,钻入中年人的耳朵。

中年人身形一滞,蓦地抬头。

基地最高的房屋尖顶,一位白衣飘飘的公子,垂目横笛而立。黄澄澄的铜笛在夜色之中,如一抹光华,耀眼夺目。

笛音渺渺,风华卓绝,如那当年。

“公子魔笛!”

中年人脑中浮起一个名字,满脸讶然,但是很快,他冷笑:“区区一个魂将,也想挡我流风?”

话音未落,两道黑影暴起,如同离弦之箭,直扑魔笛。

一人形如大鸟,是老五展鹏;一人如雾如影,是老四雾风。

魔笛恍然未觉,低垂的温润脸庞,带着一丝缅怀。

“一杀千浮空,二杀万刃绞,三杀笛声慢,诸君,请听第四杀,落年华。”

温暖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如沐chun风。

中年人脸色瞳孔一缩,脱口而出:“一曲七杀!”

魔笛微微一笑,轻抚铜笛,一缕气息从他的唇间落入笛孔之内。一点绿光,不知从哪里飘来,绿光犹如种子抽芽生长,长成小树苗,小树苗越长越大,赫然是一棵桃树,转眼间,桃树开满粉色的桃花。

优美的笛音之中,一缕雾气不知从哪里飘来,落在红莲之上,雾气也奇妙,形状恰如一曼妙的女子,女子扭动腰肢,载歌载舞,清新活泼。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一阵风吹来,满树桃花飘落,落英缤纷。

直当粉色的花瓣,飘零而至,众人才如梦初醒,无不骇然准备闪避。可是,那些桃花花瓣还没飞近他们,便湮灭在空气中。

而当大家看清场内景色,不由吓一跳。

展鹏左边身体完好无损,右边身子却是干枯没有半分生机,眼见气息已绝。

雾风的右臂整个消失不见,可怖的伤口鲜血直淌,他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浸透。他脸色苍白如纸,怨毒地看着魔笛,一言不发。

魔笛有些意外,点点头,充满赞许:“年华易逝,无影无形,能从第四杀中挣脱,便在我当年,亦少有遇到,佩服!”

他就像落幕的舞者,一丝不苟躬身行礼致谢。

只可惜,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恢复到第四杀……

魔笛有些遗憾,体内的真力消耗殆尽。当他抬起头时,脸上依然是温润如玉的笑容:“我这一关已过,大家请便。”

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被魔笛鬼神莫测的落年华给震住。

夜色中,公子纤尘不染,飘然消失在夜幕。

在三魂城另一个角落,几双眼睛在关注这场战斗。

“没想到能亲眼见到公子魔笛的风姿,果然不虚此行。”一位身着长袍的男子满脸感慨:“传说中一曲七杀,神乎其技,今日一见,此生无憾!”

“没事,等我们抓到魔笛,你可以慢慢领教那什么一曲七杀!”一名神色yin冷的青年男子冷哼。

如果唐天在这,一定会认出来,这位年轻人就是当年他抢劫过的富家公子。他的脸色不是太好,本来以为可以十拿九稳的流风团,竟然处处受阻。

他忍不住骂道:“流风团就是一群废物!”

长袍男子轻笑一声:“怎么?等不及了?不过说起来,你有耐心等到今天动手,还策划出这么一个行动,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啊。”

富家公子对于自己的这位兄长做派十分不喜,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不仅实力比自己更强,重要的是比自己更受父亲喜爱。

不过说起这个计划,他还是有些得意:“哼,也好,流风团损失越大,我们得手就越轻松。说好了,你不能和我抢!”

“哈哈!”兄长大笑:“放心,你好不容易做点正事,我岂会拉你后腿。”

弟弟心中暗喜,他最怕兄长知道这个基地的价值,这样能落入他手中的就要少得多。自从上次被打劫,他就一直盯着三魂城。而了解得越多,他就愈发明白这个青铜基地的价值。如果能掌握在自己手上,那自己的实力,就会迅速膨胀。

但是他的身份却让他不好乱来,平时欺男霸女这样的小事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若是引起争端,说不得他就要麻烦了。

于是他想到一个绝尸计,悄悄把三魂城的繁华和机关魂甲,透露出流风团。他知道流风团团长野心勃勃,早就对永安城的机关兵团垂涎yu滴。只不过碍于永安城主是黑魂长老的身份,还是不敢乱来。

而他会以追击流风团的名义,出现在三魂城。由于担心自己的力量不够,他还特意去求了自己的哥哥。

当关于三魂城的情报送到流风团团长手上,他立即被吸引,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位能够制作机关魂甲的机关大师掳走。

哪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若是弟弟能好好经营这个基地,对你大有好处。”长袍青年若有所指。

富家公子看了兄长一眼,充满戒备口吻:“我会好好经营的!”

长袍青年也不着恼,笑道:“我忽然有种预感。”

“什么预感?”富家公子问。

“预感流风团这次的行动,很有可能会失败。”长袍青年笑吟吟道。

富家公子哈哈大笑:“你也有走眼的时候啊!这么一个破基地,又没有什么高手坐镇,能够抵挡流风团,你这个说法实在太可笑了。”

“没事,我们静观其变就是。”长袍青年也不争执,微微一笑。

唐丑立在队伍的中间,他的机关魂甲非常不起眼,看上去作其他人没有半点区别,谁也不会想到,这么不起眼的机关魂甲,里面竟然是对方主将。

魔笛为他们赢得宝贵的时间,唐丑很清楚,若是自己的这些学员遭遇突袭,必然会很快崩溃。但是现在给他们喘息之机,让他们有时间,来适应这突如其来的战斗。

一架架机关魂甲,整齐站立。

青铜的光芒,就像勇敢而沉默的士兵,没有声音,却有锋芒的凛冽。

唐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然而心中的那缕火焰,却仿佛没入他血肉深处。他的眸子,光芒亮得骇人。

虽然自己是参谋型的武将,但是,这一战的渴望,他却不输给任何一个人呢!

舞台已搭好,舞幕已拉开,等待的,是英雄的登台!

视野所及,黑影不断从外墙跳下来,如同潮水般朝他们涌来。他们狰狞的表情,愈发清晰可见。

唐丑毫不犹豫下令:“出击!”

墨子鱼和墨无畏身躯同时一震,和平日里的训练一样,两人齐声怒吼。

“甲组准备!”

“乙组准备!”

咔咔咔,密集的青铜关节声同时响起,汇集成一股洪流,但是紧接着洪流骤然消失,重归寂静。

每一架机关魂甲完成姿势的调整,如同蓄势待发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