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三百八十九节 枇杷的理论 【第二更】

第三百八十九节 枇杷的理论 【第二更】

兵凝视着他面前的新机关魂甲,湛蓝的机关魂甲,有几分酷似天空虎,但是线条更加凌厉,细节更加精美,每个关节都仿佛艺术家精心锻造而成,华丽无比。面容神似阖目的老虎,透着威严和肃杀。

一片片晶莹剔透的蓝色翎甲组成的羽翼,就像六根锋利笔直的剑,竖在它背上。

“这是你最新的机关魂甲,上次的天空虎粉碎得太厉害,尤其是它的武魂,只剩下一丝残余的波动,我只能把它融合进新的武魂。”

赛雷有些抱歉,她理解兵和天空虎之间的感情。

“谢谢。”兵摇头:“你已经做到最好了。”

“没错!”赛雷挺起饱满的胸脯,一脸傲然:“这绝对当今最强的机关魂甲!如果你再能遇到叶朝歌,一定要好好试试,看他能不能再打碎它。为了这架机关魂甲,我可是做了很多试验品,白白便宜了唐丑手下的那帮人。”

她对天空虎被打碎耿耿于怀。

女人果然记仇……

兵有些汗颜地扯回话题:“介绍一下你的得意之作吧,看起来已经棒极了!”

赛雷得意洋洋:“它可不只有看起来棒,你用过就知道它更棒了。我研究了一下你的战斗方式,所实话,你个人实力并没有你在武将方面的实力那么突出。所以,我重新调整方向,这是当今第一款为了武将而设计的机关魂甲。”

“为了武将而设计的!”兵陡然激动起来,一个箭步出现在赛雷面前:“你是怎么做到的?”

武将专用的机关武甲,在很长的时间内都兵团重点研究的方向,但是直到兵团失败,他们也没有做到。

赛雷竟然做到了!

他几乎不敢相信耳朵。

赛雷被兵的激动吓一跳,但是很快得意起来:“这个问题,还是枇杷帮我解决的。”她紧接着扯着喉咙大声喊:“枇杷枇杷!”

“来了!”枇杷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只见怯怯的枇杷,慌忙飞奔而来。她显然不第一次被赛雷召唤来打杂。

她看到兵,连忙行礼:“兵大人!”

赛雷摆摆手:“来,把那天你的见解和兵大人说一说。”

“什么见解啊?”枇杷一脸茫然,她虽然看上去还是有些病态孱弱,但脸上的气色要好不少。费老头一直没有停止对她怪病的研究,尤其是如今经费充足,还有颇有几分进展。

赛雷不耐烦道:“就是关于兵团啊武将啊武者啊那些东西,绕得我头都晕,还是你来说。”

“哦。”枇杷明白过来,怯怯地应了声:“我说得可能不对……”

“没关系,你随便说说。”兵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更无害亲切,却浑然忘了他扑克脸,这只是白费力气。

“我……我看书里面说,从三大兵团时代之后,在很长的时间里,兵团和武将逐渐走向没落。”说着说着,枇杷便镇定下来,秀气的脸庞闪耀着自信的光芒:“我觉得这是和武技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三大兵团之后,各种武技和强者不断涌现,武技的发展日新月异,突破了以往的巅峰,发展出更厉害的魂武技,个人的实力,达到了前所未的高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数量的优势,已经无法抵挡顶尖武者的实力。于是,天路被强者主宰。从那时开始,黑魂开始崭露头角,而之后的光明武会,更胜一筹。如果三大兵团和它之前是兵团时代,那么之后,就是武者时代。”

兵露出思索的表情,但是心里也承认,枇杷说得颇有几分道理。

“而武者时代发现到现在,同样也逐渐发生变化。武魂研究的不断发展,让魂将卡也不断地发展,修炼武技变得越来越容易,几乎所有人都会修炼武技。武技越来越普及,新武技体系几乎发展到极致,已经有差不多两百年,没有真正的新理论出现。强者之间的实力,也越来越接近。数量的优势,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第一个察觉到并且实践这一点的人,是雷昂!”

枇杷说话不快不慢,没有咄咄逼人,也没有委曲求全,而是极度的沉稳自信。

“狮子王雷昂?”兵有些吃惊。

“是的。”枇杷点头:“狮子王雷昂,开始组建属于他的兵团。狮王兵团从组建开始,便从无败绩。从那时开始,大家又重新看到兵团的威力,武将开始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兵团又重新流行起来。”

“你的意思是,兵团时代又要重新开启?”兵忍不住问,他现在完全不敢小看半点这个瘦瘦的小姑娘。

“不,是混乱时代!”枇杷摇头,很断然回答。

“混乱时代?”兵有些意外。

“是的,因为现在无论是兵团,还是强者,都无法占据绝对的上风,双方彼此钳制,所以是混乱时代。”

枇杷想了想道:“混乱时代除了雷昂之外,另一个关键,就是赛雷姐姐的机关魂甲!”

赛雷满脸得意,心里乐开了花,嘴上故作谦虚状:“哎呀呀,枇杷妹妹把我和狮子王雷昂相提并论,真是太抬举姐姐我了!”

兵强忍一脚把这碍事的娘们踹出门外的冲动,盯着枇杷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魂,才是最大的关键!”枇杷沉声道:“机关魂甲和机关武甲一字之差,但是双方已经不是一个时代的产品。机关魂甲就像秘宝一样,可以越来越强大。它将取代秘宝,因为它可以大量生产。雷昂麾下兵团的资料很少,但是我猜测,他的兵团必然会有特殊的战斗方法,和武魂有关的战斗方法。”

兵半晌不语,他在消化枇杷的话。

枇杷说完之后,脸上的自信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变成怯怯的模样,站立不安。

“喂,扑克脸,人家小姑娘说完了,你倒是吱一声啊!”赛雷可不悚兵,不耐烦道。

兵回过神来,满脸歉意对枇杷道:“我刚才想得太入神了,但是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你是怎么想到的?”

“在……在书上看到的。”枇杷怯怯地回答。

兵忍不住赞道:“你真是个天才!”

枇杷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我都是胡思乱想的,不知道对不对。”

“你的这番话给我很多启发。”兵沉吟道:“至于对不对,我们试一下就知道。”

“要是大人在这就好了……”枇杷弱弱道,在她心目中,唐天还是很厉害的。

赛雷也皱起眉头:“喂,那个臭小子死哪去了?这么多天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哪有这样的老板的?这基地也是他的产业了,对自己的产业也太不关心了吧!哼,看来要的钱还是太少,这家伙一点都不肉痛,下次一定要从这家伙口袋里多掏一些钱出来!”

兵也皱起眉头,自言自语:“他这次闭关的时间有点长啊……”

蓝镜之海,以唐天的实力,应该可以通过才对啊。

这都两个月过去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不过蓝镜之海,一旦开启,便无法再从外面打开。而且,兵营也显示,唐天完好无损,这也让兵稍微放心一些。

被这一打岔,本来还有几分兴趣的赛雷没耐心了:“东西自己开走,自己摸索,我懒得介绍了。”

忽然,凄厉的精报毫无征兆地响起。

兵猛地目露精光,杀气一闪而逝。

“好了,你正好可以试试。”赛雷神情严肃地开了个玩笑。

兵没有废话:“我去看看,你们把门关好。”

说罢,便翻身钻进新的机关魂甲内,呼啸离开。

在精报贯空的瞬间,偌大的青铜基地,出现一个极短暂的寂静,但是紧接着,基地骤然沸腾。

所有房间的灯光,几乎同时打开,亮如白昼。

“甲组全体,目标训练营,全速前进!”墨子鱼高呼,他满脸亢奋,带头朝军械库飞奔。他们还没有完成训练课,平日训练用的机关魂甲,全都放在军械库。

“乙组!跟上!”墨无畏的声音依然冷酷。

无数身影紧跟两人,有的光着膀子,有的只穿短裤,但时此时,所有人都顾不上。大家都明白,在这个时候,任何一丁点的时间,都非常关键。

唐丑已经站在场内,他丑陋的脸庞,镇定如恒。

自己的第一战就要来临了么……

自己的身体里,为什么像有一团火焰一样,如此渴望战斗……

厮杀声响起,他看到远处好大量身影,扑上基地的外墙。

数目起码在一百人以上,成员实力很强,普遍都有六阶的水平。其中有几人的实力,更是强悍,城墙的机关,根本无法撼动他们分毫。在这几名高手的带领下,他们势如破竹,沿路的机关,纷纷被摧毁。

唐丑冷静地观察着,对方是个大型匪团,而且绝非无之辈。

忽然,一声沙哑的二胡声在夜空响起,黑暗的天空,骤然化作悲伤的泥潭,不自主地牵扯人的情绪。

盲弦老人出手!

那些扑上外墙的黑影不少身影一滞,一些实力稍弱的武者,更是脸色茫然。

黑影之中,中年人脸色微变,他的实力深厚,一听这弦音,便知道盲弦老人的实力,比他们想象的更强。

这样的实力,绝对不止天榜榜尾!

中年人忽然转过脸暴喝。

“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