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时尚大撕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时尚大撕的页面

时尚大撕

211 尾声

211 尾声

【接受安检的旅客请注意了啊,打火机、饮料不允许带上飞机, 锂电池必须取出单独安放,来在过安检以前先处理一下, 这里排队, 来保持秩序, 不要随便插队】

T3航站楼永远熙熙攘攘,即使隔着一层玻璃也能听到公共安检处传来的喧闹, 傅展看了看手表,保持礼貌微笑, 退后一步, 给拥吻中的情侣留出空间,还对把守VIP通道的地勤歉意地点点头, “不好意思, 耽误你时间了。。。”

“没事没事。”地勤对明星格外通情达理,呵呵笑, “可以理解,这次得去很久吧——新闻上都看了,至少是去半年?”

“差不多。”

“不容易啊——为国争光啊,舍小家为大家啊这是。”

“那太过奖了,也没这么伟大。”

“哈哈哈——你说这一对,还真配哈,不是我和您说,我在这见不少明星了,确实很少有秦先生这么帅的,可多男明星,镜头里人高马大的——嘿,现实生活中一看,又黑又瘦,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全是照出来骗人的。秦先生就不一样,镜头里帅,现实中也帅,您说是不是,你们这乔总,忒有福气。”

“有福气吗?”傅展失笑,打量着秦巍:他今天穿一件长风衣,是秦韵的定制版,一条直筒牛仔裤,高高瘦瘦的样子,浏海从额头上掉下来,也看不见脸,双手捧着乔韵的脸,和她喁喁细语,时不时又亲上去,简直旁若无人,乔韵人娇小,整个淹没在他怀里,看着……确实是挺相配的。

“怎么没福气啊!大学就恋爱上了,这么多年一路走过来——什么时候结婚啊?”地勤别看五大三粗,却是个爱好八卦的汉子,居然对‘矫情’cP了如指掌,说得也兴致勃,“打从气质起就配,要我说,这对真是,没得说,就是这个。”

气质是配,两个人都有股生愣劲——受宠,有才华,命又好,就很容易给人以这种感觉,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叫人很想打击一下,倒也没什么恶意,就是逗着玩:乔韵是凶的,看着没心眼,但她最棘手就在一点,做事无需理由、不计后果,傅展几次逗出大事,自己倒被咬得狼狈。不过秦巍在他来看,战斗力就弱了点,他实在是命好,总遇到对他掏心掏肺的女人——小时候自然是他母亲,进演艺圈有经纪人,生活里女朋友,大小事情这三个女人包办,他只需要享受就行了。

傅展对他,说不上讨厌,当然也不会很喜欢,就像是看小动物,总体还是比较宽容的。秦巍当着他的面十八相送,怕有示威的意思在,他也能微笑以对,心中就有想法,也不会表现出来。

举起手表看了几次,小鸳鸯总算依依不舍地分开了,乔韵一身Juicy,看着更娇小清纯,一副沉浸在爱河中的小女人样子,就是这外表最有欺骗性,别人根本猜不到她有多狠。她一边倒退一边还对秦巍扁嘴,退无可退,这才转身安检,秦巍在她背后喊一声,“一下飞机就给我打电话!”

他站在原地眺望乔韵的背影,傅展碍于礼貌,走过去要和他握手,他反应都慢半拍,才把手伸给傅展。“噢噢。”

“秦先生再会。”他手指的确长。

傅展轻握一下就要撤,但秦巍却反过来一把捏住他的手,他似从离情别绪中抽身,眼神凝实到他脸上,竟有点乔韵般的锐利。“傅先生,好好照顾乔韵——也希望你,把握好分寸。”

声音不高不低,旁人听不见,傅展却不会错过暗含的警告。秦巍的眼神,能让敌人心底发亮,也能在大屏幕上引来万千少女的尖叫,但傅展受着,却如清风拂面,只感到很好玩。

“一定,一定。”他笑,要抽手,秦巍却仍不放,他的手越捏越紧,铁钳一样硬——这么硬的手,非得是吃过点苦头才练出来的,看来,倒是小看他了,也不是纯粹的纨绔子弟。

傅展被他捏得有点疼,也是玩心突起,没退让,而是迎着秦巍的意,向前凑到他耳边,低声讲,“秦先生,你放心好了,你和乔小姐的感情,已经进入稳定期,不是一般人能撼动得了的——我自然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他这话倒也说得真心实意,秦巍凛冽的眼神,在他脸上打个转,高高在上地微微一笑,手慢慢松开,傅展抽出手,又讲,“我只要等着就可以了——秦先生,任何一段感情,都有发展阶段,你和乔小姐的磨合期已经过去,进入稳定期——但,你和我都知道,艺术家要创作,却永远需要激情。”

这个转折,有点阴损了,却又没一点矫饰——乔韵的设计,一开始只有一个缪斯,可之后呢?她的设计,天地越来越大,连傅展都有幸成为启发,早已不再以秦巍为唯一的中心。秦巍吃他这一句,不禁微怔,看来,是被他说中了也许自己都没察觉的隐忧。傅展退后一步,笑着对他碰碰额头,“秦先生,再会。”

地勤像是看出点什么,不敢再和他搭腔,傅展走进去办完安检,偶然回头看看,秦巍还站在原地没动,像是依然陷入深思,久久不能回神。

一句话说成这样,心性到底还是不成熟,傅展暗自摇头,走到长桌前,乔韵刚好也拾掇完她的上机包,“我帮你拿?”

“嗯。”乔小姐怏怏的,还沉浸在同爱人分别的愁绪里,自然地把两个包都交给他,也是被宠惯了,没有什么独立意识,傅展做了一会挑夫,直到被地勤偷来暧昧眼光,乔韵才猛地回神,瞪他一眼,仿佛迁怒,“我自己拿就行了!”

傅展冲她翻个白眼,乔韵倒又有点不好意思,讷讷着想要道歉,他也不理,推来一辆小推车,带她去免税店,随口讲,“那个口红的颜色好像很适合coco妖妖。”

女人嘛,消费主义再看得透,说到买买买,搭这个搭那个,也总不会太厌倦。乔韵还算节制,不过绕完一圈免税店,已颇有兴致,和他又说起到纽约待办的公事,傅展双手插袋,偶尔点点头,和她保持适当的距离,亦敌亦友,不远不近,心里也笃笃定定——他对秦巍说的是实话,这段时间,的确不打算再做什么,反正,还在游戏局里,他等着就可以了,等下去,总是有机会,等下去,到最后赢的,还不知道是谁。

【……乘坐本次航班前往美国纽约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航班已开始登机,请前往T3航站楼76号登机口进行登机……】

绕两大圈,推车里多了不少囤货的化妆品套装——“日上的化妆品全球最便宜”,他们坐头等舱,傅展把推车推到登机口,这一次拿两个购物袋前请示乔韵,“老板,需要效劳吗?小费给200美元就可以了。”

乔韵是真的拿不过来了,只好接受帮助,但又有点怨他拿这个说事,一边聊一边走进舱内,东西一放真的数出200美元丢给他,“那,拿去!别说我小气!”

说着又笑起来,走一段路,两颊充满红晕,人比花娇,傅展的眼神也不禁多留一秒,才又离开。——可以看的时间,还多得很,他和乔韵之间,互相针对,彼此博弈,从未走近,但也岂非永远不缺乏对峙的激情?

“给多了。”他数数那一卷钞票。

“赏给你付小费。”乔韵是不敢太过火的,张牙舞爪一会也还要自己圆回来,“对了,说起来你还真得还我点,虽然是住曼哈顿,但身上还是得留个20刀保命——哎呀!”

所有的话,在看到机舱内走进的新乘客时全都忘了,只化为一声尖叫。就连傅展也罕见地说不出话,皱眉瞪着弯腰撩帘子钻进来的大明星不出声。乔韵又惊又喜,迎上去连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你——你怎么——没买机票——你不可能出关啊——”

“谁说我没买机票?”秦巍把登机牌给她看,乔韵劈手夺过来看好几遍,“啊,可你不是——哎呀!你不早和我说!”

“惊喜嘛。”秦巍和她并排坐在宽敞的长座位上,抖着腿吊儿郎当的样子,乔韵上摸摸下摸摸,好像不敢相信他是真人。“可,可——你——你不是读剧本?”

“我给导演打了个电话,他放我两周假——我和他说我要到纽约说服个重要的商业伙伴和我一起回国创业。”他揽着乔韵,笑呵呵的,越过她头顶,偶尔看傅展一眼。“他就答应了。”

“真的???你看谁——啊,老范啊!是哦!他博士要毕业了!”乔韵是真的喜翻了心了,这话毫无逻辑性,连空姐都忍不住笑了,她才反应过来:这只是借口而已,真实的目的,还不是为了陪她?“哎呀,秦巍,你真好你真好你真好,我爱死你了!”

女朋友纵身入怀送上香吻,空姐相视而笑,艳羡又祝福,这场面,温馨得让人想吐,傅展看看秦巍空空如也的双手:什么早就安排好……应该是刚才临时起意,买了票追过来的吧?

几句话,就说得他大动干戈,看来,秦先生的安全感,也并不是这么足。这对他其实是个利好消息,但不知为什么,傅展却有种熟悉的感觉——每次他在乔韵身上吃瘪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啼笑皆非,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他的眼神,在这对热吻的情侣身上打了个转,又同秦巍的眼神擦撞出星星火花,这才转向窗外,望向了繁忙的停机坪。

看了一会,忽然又笑起来:今天这件事,确实有趣,不可否认,他有被打脸的感觉……但话又说回来,秦巍这个表现,他对未来的信心,倒是又足了几分。

“秦先生,这个,飞机就要滑行了……”空姐过去了,应该已经没再接吻了吧。傅展瞟过去一眼:呃,好吧,还在。他又去看停机坪。

“秦先生……”

不会承认他是眼不见心不烦,停机坪看够了,傅展干脆打开电脑看文档,看入了神,有人轻点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傅先生,能和你换个位置吗,我的座位在那边。”

头等舱位置很少,就四排,中间两个隔邻的位置可以放下挡板,互相沟通。傅展和乔韵自然是买了这样的位置,而秦巍的在后一列靠左,和乔韵的距离,一下就变成千山万水。

“当然。”傅展扭头看一眼,又和秦巍对视几秒,收敛思绪微微笑笑。“不用谢,举手之劳。”

其实秦巍也并没道谢,傅展一走,他就大大方方坐进来,扣上安全带,对空姐宛然一笑,“给我水就可以了。谢谢。”

才以为要分开很久,结果还能偷到两礼拜,这份喜悦非同小可,乔韵依然沉浸在其中,也跟着对空姐傻乎乎的笑,搞得空姐看这对爱情鸟的表情更温柔,“您稍等,马上就来。”

她又去照看傅展,“傅先生,再给您添点水?”

乔韵这才注意到傅展,扭头看看他,再看看秦巍,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意识到了什么,眼神在两个男人间来回流连,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秦巍捏捏她的手,“橙汁给我喝一口。”

“哎。”被提醒了,她一下回过神,收紧相扣的手指,舍不得松开,用另一只手递过去,喂秦巍喝了一口,兴兴头头地哼,“要一起去纽约喽!”

周周转转,居然又是一起去纽约,虽然忍不住又看了傅展一眼,但这份玄妙的感觉,却仍压过心里的些微异样,乔韵想想,无奈地一笑——但仍是高兴的,很快,她就把存在感有点过分强烈的某个人抛诸脑后,指点着秦巍一起去看窗外的跑道。

“那是不是全日空的飞机啊?涂装是超级马里奥哎!”

“那是俄航?”

“哎呀,快起飞了,水杯放好——”

空姐来收起水杯,飞机加快速度,在冲破云霄的那一刻,乔韵和秦巍相视一笑,眼角余光飞快地瞟了瞟望向窗外的傅展,又收回来专心地沉浸在这份幸福里——不管结果如何,至少这一刻,她充满了期待。

就要去纽约了,未来,会怎么样呢?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发完了,一时间也是百感交集,真有种舍不得的感觉,乔乔和巍巍的人生还会继续,故事永远不会完结,但我只能在这里先告一段落,暂时挥手作别了,以后如果时机合适,也许会写国外篇的续集,开始一段新的故事,希望能有这样的机缘。

按惯例,每本最后总要总结一下写作初衷,这本想写的其实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乔韵和秦巍一直是是真诚地爱着彼此,但我想爱并不是这么简单,不是两个人天雷勾动地火就可以宣告he的故事,你必须足够好,才能把握住这份幸运的恩赐,而乔韵和秦巍在前世未能把握住的爱,这一生也通过际遇的不同各自成长,终于强大到了可以抓住指间沙的程度,这是这篇文感情上的主旨。但未来会如何呢?恐怕连他们俩都不敢说,我亦不能十足保证,因为,的确,对他们来说,天地太大,世界太精彩,优秀的人也太多了。但不论如何,在这一刻,爱依然在,真诚纯净,细水长流,永远也不会离开。

感情上的主题是如此,事业上的主题,想写的就是阅历的变化对于作品的改变,我想要写的是很艺术家的事业线,主要矛盾其实是艺术家和自我的斗争,这种挣扎怎么影响到她的作品,在创作中的痛苦与失落,敌手的陷害算是调味剂,但这种人生际遇的改变导致的人格成长,因此而来的作品提升,是想要展现的东西,希望我写的还算合格,能让大家也体会到一星半点触动,这就是我的成功了。

也因此,这篇文被许多读者评价为不如好莱坞苏爽,感情线黏糊糊,剧毒。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读者看爽文追求的就是现实中难寻的“超人”一面,但这本书的感情线展现的却是人在真爱面前的怯懦和无力,这种比较本能的东西,难免和一些读者的诉求就背道而驰了。

总之,这篇文暂时要加上逗号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以我自己而言,是相当满意的一篇文,呈现出的效果和预想的差不多。接下来说说今年的连载计划吧~今年计划写一个二三十万的短篇,一个一百万左右的长篇,如果没意外,应该是短篇先和大家见面,可以视作是时尚大撕的平行世界番外篇,但会是全新的故事男主角也是本文颇具争议性的人物,哈哈,我会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全文写好再开新文,这样也可以准时更新,免得每次拖延都给大家和我带来压力……哈哈哈哈!

这篇新文大概五月开,连载完结后就会是百万字的长篇,估计年底连载完结这样,之后再写什么,就看这段时间有什么灵感了~总之,还是先放个链接,app读者直接点我名字也可以进去收藏~亲亲们,我们五月再见!muamuamuamuamua!m.jjx/book2/3128844

ps 昨天到现在没摸到电脑,等我摸到就来送红包哦!亲亲!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51/151128/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511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