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巅峰御魂师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巅峰御魂师的页面

巅峰御魂师

第336章 永结盟好

第336章 永结盟好

第375章:永结盟好

冰原,内侍进殿说道:“皇上,泽国顾独求见。”

“什么?”灵皇大惊失色,脱口叫道:“护驾!护驾!”

闵瑶灵心里也是猛然一沉,但还是强自镇定着说道:“皇上莫惊,他既然是来求见,应该是有话要说。”

转而又问内侍:“顾独带了多少人?”

内侍答道:“只有一名随从,书生打扮。”

灵皇由惊转怒,厉声斥问道:“顾独怎么会来?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他来到冰原,怎么没人提早发现?”

内侍低着头不敢应声,闵瑶灵稳了稳神,说道:“皇上,既然他已经找到了这里,又明着来求见,还是宣进来听他要说些什么吧。”

顾独进来,拱手躬身,说道:“外臣顾独,拜见灵皇。”

姬霜菁跟着行礼,却没有说话。

灵皇眼神慌张,强自镇定着问道:“顾国舅因何事拜见?”

顾独答道:“两件事,一是与贵国议和,二是受御风阁所托,单独问闵皇后一件事。”

灵皇与闵瑶灵同时愕然,灵皇惊讶得是顾独居然是来议和的,而闵瑶灵做梦都没想到,御风阁居然找上了顾独。

不等灵皇开口,闵瑶灵尖声问道:“你怎么会跟御风阁搅到一处?”

灵皇愕然扭脸看着闵瑶灵,而闵瑶灵却丝毫不理会灵皇的震惊,只是盯着顾独,等他回答。

顾独说道:“闵皇后,你真想当着灵皇的面说吗?御风阁可是将你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

闵瑶灵惊怒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别想挑拨离间!”

顾独勾了勾嘴角,说道:“好,外臣是来议和的,也不愿横生枝节,请闵皇后将龙国太师府那封密信给我,我便算忠人之事了。”

闵瑶灵皱眉,迟疑了片刻才说道:“我可以给你,但你得保证御风阁不再找我。”

顾独说道:“外臣保证不了。”

闵瑶灵尖声叫道:“你保证不了,我凭什么给你?”

顾独答道:“闵皇后,所谓先礼后兵,我国要与灵国议和,所以我阻拦御风阁前来,如果闵皇后不将密信给我,那我也管不了御风阁如何行事,届时恐怕连龙国都会派兵来。”

说完,顾独又对灵皇说道:“灵皇,我皇愿将镇北关以北所有郡县全部划给灵国,签定永结盟好之国书。”

灵皇愣住,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这不可能!这肯定是个圈套!

闵瑶灵怒道:“顾独!本宫的话还没有说完呐!”

顾独说道:“闵皇后,外臣的话说完了,你要么将密信给我,要么不给,没什么可说的了。”

闵瑶灵让顾独怼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灵皇问道:“顾国舅,贵国因何如此慷慨?”

顾独答道:“乾坤移转,时势更迭,灵国与泽国本就源出一脉,气运相通,无所谓亡谁灭谁,即使今日亡了灭了,千百年之后,或许还会生出变数。”

顿了一下,顾独又说道:“灵皇是灵国皇室正统,与其千百年后让不知名的什么人闹事,不若由正统传承。两国征伐日久,百姓苦不堪言,我泽国以泽被天下为己任,自当为天下百姓之福祉着想。以战止战的时局已成过往,眼下的时局,该是和平共处,休养生息。”

灵皇沉默,闵瑶灵说道:“顾独,我要见御风阁的阁主。”

顾独答道:“闵皇后要见谁,外臣不感兴趣,也无能为力,外臣的用处就是代为索要密信,无非两种结果,带回密信,或者是没有带回密信。”

闵瑶灵问道:“你可知道那封密信上写得是什么?”

顾独答道:“外臣不感兴趣。”

闵瑶灵尖叫道:“阁主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这样帮她?”

顾独答道:“她很美。”

姬霜菁不动声色地斜了顾独一眼。

闵瑶灵愕然看着顾独,半晌才问道:“你见了阁主真容?”

顾独答道:“见了,还是阁主主动给外臣看的。”

闵瑶灵沉默了,灵皇也不说话,因为他突然明白,闵瑶灵的事比议和重要,如果闵瑶灵不交出密信,就算跟泽国议和了,御风阁和龙国也不会善罢甘休。

而且顾独说将镇北关以北全部划给灵国,乍一听这是天上掉馅饼,但细一想,如果龙国要找闵瑶灵,发兵攻打灵国,那泽国便可以三关为界,作壁上观。

同样,闵瑶灵在冷静之后,也想到了这一点,顾独来议和恐怕没这么简单,可能龙国已经有了动作,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闵瑶灵问道:“我的人呐?”

顾独答道:“都被我杀了。”

闵瑶灵又问道:“全都杀了?”

顾独答道:“全都杀了。”

闵瑶灵站起来说道:“好,我去给你拿密信。”

顾独拱手说道:“多谢闵皇后。”

不多时,闵瑶灵将密信拿来,由侍卫转给顾独,顾独转手便递给了姬霜菁。

闵瑶灵微一皱眉,姬霜菁抽出信看了一遍,然后将信叠好放回信封里,再然后挥了下手,闵瑶灵猛然喷出一口血,从座位上滚落下来。

灵皇张大了眼睛,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众侍卫全都拔出横刀,将顾独和姬霜菁围在中间。

顾独向灵皇拱手说道:“灵皇勿惊,这位便是御风阁阁主,这是他们门内事务,况且闵皇后是个祸胎,于两国长久之计不利。”

灵皇看着闵瑶灵,闵瑶灵仰躺在地上,七窍流血,眼见是不活了。

灵皇说不好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好一会儿才挥了挥手,一众侍卫退开,收刀入鞘。

顾独从怀中取出国书,双手捧着说道:“此为国书,请灵皇加印,自此两国永结盟好,休戚与共。”

侍卫上前接过国书,转给灵皇,灵皇将国书置到案上,看着国书问道:“顾国舅,当年先皇两次与贵国议和,但最终还是亡了国,为何?”

顾独答道:“贵国先皇与我有杀妻灭子之恨,如今他死了,泽国强了,无须再打了。”

灵皇抬起目光看着顾独,颇有些痛心疾首地问道:“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你的私仇而起,你根本不在乎天下苍生。”

顾独拱手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