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最风华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最风华的页面

最风华

四百三十六 途中遇楚阳

四百三十六 途中遇楚阳

说到这里,他阴阴一笑,端起了桌子上了茶杯喝了几口。然后把茶杯往桌子上轻轻一放,茶杯就嵌入了桌面。

“况且,女人如衣裳,旧了脱掉就行了。而且男人想要女人,什么样子的没有?你只要娶了凤儿,你那道侣,就让她作你的侍妾好了,反正她也生不了孩子了。

老夫可是给凤儿准备了育婴果,说不定将来还能给你们楚家,生一个天灵根的孩子。”

说到这里,他瞅了一眼站在一旁,满脸喜色含羞带怯的赫连凤,楚明轩的神色越发的冰寒,眼神也越来越淡漠。

“赫连长老,这不可能,师侄与拙荆恩爱多年,历经生死。师侄不愿,也不想,做那等背信弃义的小人。想必长老也不愿意将来的某一天,在下那样对待赫连道友吧?”

天阳真尊的脸越来越黑,这小子还真敢驳了自己的面子,将宝贝重孙女嫁给他,已经是下嫁了。他不受庞若惊也就算了,还敢不答应。而且他有信心,只要楚明轩成了赫连家的女婿,自己有的是办法控制他。

他的道侣,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无背景的孤女?还敢挡了凤儿的路,他眼神中杀机一闪。心道,等过几天,就找个机会除掉那个孤女,他倒是要看看楚明轩敢怎么样?他的这个想法,与赫连凤出奇的一致。

“要不这样?师侄,老夫知道你心心念念,作梦都想要报家族灭门之仇。只要你答应了老夫的要求,那么老夫有机会了,就帮你铲掉陈、周两家,如何?

师侄,老夫给你一个月的考虑时间,这够久了吧?到时你给老夫一个答复,如何?”

“赫连长老,灭门之仇,师侄会亲自报的,就不劳烦您了。您看此次我们有重要的宗门任务,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等到任务完成了再说,如何?”

赫连二长老一听,脸上挂起了笑容。楚明轩这次没有直接拒绝他,事情十有八、九能成。等到任务完成了,他不信楚明轩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至于那个孤女,上次差点就解决了她。不过,只要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有的是机会要她的命。

瞄了一眼满脸喜色的赫连凤,暗叹了一口气。门派中,并非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偏偏凤儿要看中这个有妇之夫,虽然长相不错,但是谋夺有妇之夫,传出去的总归不好听。

至于说擎苍老儿,他护着楚小子又如何?只要楚小子成了他们赫连家的女婿,他还能插手管别人家的家务事不成。

这次任务结束了,一定要就地解决了这件事,最好能办个双修大典,这样也不怕事情过后发生变故了。

不过凤儿倒是有些眼光,楚家的小子不光灵根质资好,而且行事稳妥大气,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他失了家族庇佑,要是与凤儿双修了,就和入赘赫连家也没什么区别,说不定,赫连家还能得到丹道传承。

不过听说,楚小子的炼丹水平不高,只能炼制四品丹药。估计是他的炼丹天赋不成,罢了,家族又不缺炼丹师,想到这里,越看楚明轩越满意,落在楚明轩身上的目光,又和蔼了几分。

楚璃与明月笙在碧落城呆了几日,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及一些空间中没有的灵药,灵植的种子。顺便找寻了一些布阵的材料,还真被她找到了,几种上古传送阵中需要的材料,而且还是自己手头上没有的。

想想就合理了,朱陵仙府的主人是从灵界下来的,怎么会带下那么全的布阵材料,自然是就近寻找了。

楚璃坐着明月笙的飞舟,一路向西飞去。他把飞舟的速度控制的极慢,修为也压制到了筑基后期。并且两人都换上了华服,身上环佩玉饰一应俱全,通身上下,宝光闪闪,恨不得亮瞎人眼,就差脑门上写“快来打劫我”的几个字了。

明月笙刚开始时,还搞不明白楚璃是什么意思,只是依言听从指挥。脸上却挂着不解的神色,不明白楚璃为毛?不是说要低调,不引人注意吗?为什么现在又反其道而行了?

不过一日,他就明白了,飞舟的前方,突然出现了由两名结丹修士打头,带领着五名筑基修士的打劫队。

但是,还未等打劫之人开口,站在船头的阿灵,就大喝一声:“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打劫队的修士,当下就愣住了,这是毛个意思,怎么还有鸟出来抢他们的词,这还有没有规矩了?

但是,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只巨大漂亮的女子玉手出现,一把就将他们全部薅在手了心里,抓到了飞舟上。

为了防止他们嚎叫,就把他们全部禁声了,几人吓得差点尿了,急忙连连磕头。他们简直是连对方的一个手指头都敌不过,如果再不明白这是遇上硬点子了,他们也就不用活了。

一只金色着小猪,却长着男孩脸的妖怪,指挥着那只漂亮的手,将他们浑身上下都摸了个遍,搜罗出了一堆的储物袋。

不管他们的储物袋,是藏在臭鞋子里,还是藏在头发中,那怕是在裤裆里,也被搜了出来无一漏网。

这时他们彻底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两人是故意穿成这样,为得就是他们这些送上门来的打劫者。

就见那只玉手,几下就将储物袋上的神识抹去了,一股脑儿的将储物袋中的东西,都倒在了飞舟上,甲板上很快就堆起了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

就见那两个华服的少年,在那堆他们认为是宝贝的东西里,挑挑捡捡。那名青衫少年,专挑一些玉简,书籍之物。

而那名红衣少年,将所有的东西都看了一遍后,还撇了撇嘴,十分嫌弃的样子。红衣少年很是奇怪,只是将一些妖兽的尸体留了一些。至于那些亮晶晶的灵石,看也没看。

然后又统统装回了储物袋中,还给了他们。还骂了一声:“穷鬼”,就把他们扔下了飞船,扬长而去。

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尤其二人从一些修真城市中晃荡出来后,身后的尾巴跟了一长溜。

如此走了一段时间后,等事情知道的差不多了。楚璃就收起了这些行头,将修为调高气势也放了出来。

通过这些打劫来的玉简,楚璃得知了许多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天璇大陆修练的功法特征,宗门及家族势力的分布,近几百年发生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

包括一些门派、家族不为人所知的秘事。看完这些玉简,楚璃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楚家的族地,如今被一个三流宗门青城派占领,作为了宗门的驻地。

当年,正是陈、周两家联合青城派,一起对楚家动得手。这其中,自然有一些是混水摸鱼的。楚璃搜刮到的这些玉简中,自然也提到了几个这样的小家族。

如今,这些小家族以为楚家不复存在了,所以至今还逍遥的生活在凌云城中。而她那位三爷爷楚天庆,如今在青城派的驻地,楚家的族地,用着楚家的丹道传承,为青城派服务。

楚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就加快的行程。这一日,楚璃收在储物镯中的白玉盘,“蓦”的发出了一道白光。

楚璃急忙取了出来,就见玉盘的边缘,出现了一个红点,正在移动着。

“阿璃,怎么啦?”

“阿笙,往那个方向走……”明月笙一眼瞟见了,楚璃手中的白玉盘,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楚阳,看你往哪里跑?”

大山的深处,一位衣着褴缕,深身是血的男修,正拼命往森林的深处逃遁。此时的他,经脉多处断裂,肋骨断了两根,心脉亦受了损伤。

身上穿着的护身宝衣,早已破碎,手中的长刀已然失去了光泽。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在这片森林中传出了很远。

离此不远的密林深处,树木来回摇晃着,传来了树枝断裂的“喀吧”声。如果从高空俯瞰,一排排的树木,不知被何物撞得向两边倒去。

一看就知道有大型的妖兽出现,正在向他的这个方向逼近。听着后方是越来越近的呼喝声,楚阳眼神中露出了无助与绝望之色。

他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努力修行,躲避了这么多年,还是被陈家人发现了。身后是陈家的元婴修士,带着两个结丹修士,追杀了自己一路。

如今,他又受了重伤眼看就逃不脱了,索性就停下了脚步,静等着来人。视眼中,很快的出现了三个人的身影,他身后“隆隆”声不断传来。

不出片刻,一股腥风传来,一片狼籍中,钻出了一只六阶的乘风狡。乘风狡,体形巨大,高五丈,长约十几丈,四脚,背生双翼,形似白马,有象锯齿一样的牙齿,喜食虎豹。

楚阳见了此兽,心头巨震,按说此妖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他身后的陈家人,见到乘风狡也是愣了愣,随后就是一阵狂喜,“哈哈哈……”的大笑声中,他们向着楚阳又逼近了几分。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57/257307/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573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