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迦南之心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迦南之心的页面

迦南之心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次交手 V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次交手 V

阳在堡里感谢在我不给力的情况下仍然打赏支持我的朋友川

另外,更新了 大家的票票呢7月票很不给力啊,泪流满面求一碗月票过年心

再另 继不继续给大家发福利呢

哈德兰将剑从右手交到左手,大气也不敢出地隐藏在一块岩石背后的阴影中。他明白若不是头顶上火焰蔓延的树冠燃烧时发出噼啪作响的声音掩盖了这片沼泽丛林中的寂静。恐怕他已经早已被发现了。

但战神亚拉忒德在上,或许是冥冥之中一种幸运在庇护着他一 虽然作为血腥屠戮者的成员,他本身都不知道这位神祗是否还站在自己一边一但或许就像对方的教义所说的,拼尽全力去战斗本身就是一种崇高的行为,这种行为本身不会为任何主观的力量所扭曲。

只要你还信仰着这样一种精神,你就仍然会获得这样一种力量的庇估。

哈德兰紧了紧手中的创,虽然是在游戏中,但手心中的汗水仍是浸透了剑柄。他努力平息了心中的紧张,不过还是有些沉不住气,他明白这不是恐惧,而是放手一搏之前的忐忑不安。

他也有幸参与到这样一场值得被历史所记录的战斗中来,他的战斗会留下什么,有人会记得他么,他为什么而战?

战士握紧了手中的剑,他为了胜利而战,这是属于每一个玩家独特的荣誉感。在最大限度忽略了环境因素的游戏之中,每个人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提供给那些足够优秀的人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或许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但至少他会明白 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战斗。

个人力量被无限的放大了,在这里身份、背景与现实中的人际关系都不再成为约束一个人的因素,只剩下力量、智慧与反应最基本的角逐。哈德兰感到自己心中抨忤直跳,这是证实他自己价值的时候血腥屠戮者资深的斥候是否真的不如魔锯的预备队成员?

看起来是的,他们甚至连次一级的猎手部队都无法战胜。但那个法师给了他一种莫名的信心,经验,冷静以及自信,在过去的战斗中哈德兰学会了这几样东西,现在他觉得自己说不定可以放手一搏一关键是如何合理安排手头的资源。

他的战士专长,他的装备,他可冉动再的物资。

战士闭上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岩石左侧有两个人,右侧有一个,魔锯的人沿一个扇形向前追击,他们的速度很快,因为秒针正在他们的视野中加速逃离。

哈德兰明白自己有两个优势小一是对方并没有发现他,二是对方的速度越快,而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也就越少。

不过在这三个人后面还有同样数量的玩家在那个方向上予以支援,最后还有两个人断后。魔据的预备队成员果决中仍旧保持警惧,这样的风格继承自魔法旋律和索斯,因此才让他们成为他们的敌人最可怕的对手。出手毫不犹豫,但世不盲目自大,这样的对手没有明显的缺陷可以利用,战胜他们的唯一方法是比他们更强。

哈德兰想完这些才过了不到一秒钟;他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并向右边探出半个身体向外撒了一把铁蒺藜。 哗啦一声。

魔锯的预备队成员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惜未受过专业练的人往往在第一时间的反应中总是遵照自己潜意识里的经验,纵使这些人是精英玩家也一样并不例外。走在最前面的牧师一时间支起了虔诚护盾,而在他们右侧的游侠折翼的恶魔立刻后退一步并举起弓瞄准了声音传出的方向。

“小心那边折翼的恶魔一看到前方草丛晃动但并未出现进攻。立剪反应过来这是声东击西小他马上向左边打了一个后退防守的手势。并明确作出警告。

受过专业练的车手与军人可以在零点二秒之内警觉并作出恰当的反应,可惜玩家毕竟只是普通人。

只有来得及回头并举起盾,可惜哈德兰的目标是他身边的幼。这介。女牧师看到草丛中刺出的折射着一抹寒光的巨剑时一切反应都已经晚了 牧师是一个队伍中最容易被攻击的角色,她的反应不及游侠、游荡者,皮厚不如战士、野蛮人,防护法术也不及法师的触发法术来得诡秘多变,又是一个队伍之中的核心 若非魔锯的预备队成员要在火海中打开一条道路并掩护后面脆弱的远程职业,也不会让这些娇贵的牧师暴露在容易被攻击的侧翼。

哈德兰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他的剑首先击穿了脆弱的虔诚护盾。这个一级法术在十级以上的战士手上撑不过那怕一秒钟。而接下来剑劈中了对方的胸口 当然最好的攻击位置是脖子,在游戏中脖子是最致命的部位之一,加上因为要保证灵活性又不能像胸腹部个一样加装厚实的装甲 一般来说。颈项处的装甲值只有胸腹部位的百分之三十左右,尤其是在这一次改版之后这样的弱点已经日益暴露出来。

可惜最后关头避开了这要命的一剑,这在哈德兰的预料之内。当然她无论如何也让不开胸腹部了。战士的剑是萧焚送给他的一

桑海德长创,这一款刻是矮人铸造大师哈弗欧德及其手下工匠的作品,在饼产出最多,后来大多流落于南方的骑士领主手中一 它是一柄口长剑”矮人手工,边缘镶精金,侵彻力极好。

萧焚在荆堡争夺战中搞到了大约三四把这样的剑,其中一把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似卜为样品送到了女商人罗晏那里,啊几讨要了把作为备雌诽胁,其余的都留在法师这里。对于闪耀金币来说这不算什么好东西,在这个时候交给哈德兰也算物尽其用。

不过的确也是物尽其用。

剑几乎是带着一条火星四溅的带子剖开那个牧师的胸甲,凡铁在精金剑刃面前就像是一层纸一样脆弱地向两旁翻卷起来,血光飞溅,战士巨大的力量拖着牧师飞着跌回后面的灌木丛中。啦,看着黑暗中浮起的一个红色伤害数字,哈德兰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这点伤害不足以杀死一个十一级以上的精英牧师,甚至无法给对方的行动带来多大影响。

他还有一次机会施展实战中的闯越技能,突入并追击。闯越是迦南中一个标准的战术动作,围绕它有无数专长可以展开 比如增加在闯越中的平衡能力,以获得更大优势的“精通闯越专长”或是在骑乘状态中闯越并令坐骑展开攻击的“践踏。专长。

可惜哈德兰只有放弃这次机会,一旦深入就无法再回头了,他或许有机会杀死那个牧师,不过得不偿失。战士明白自己的战术意图并不在于此,他必须为秒针拖延更多的时间,他忍不住用眼角瞄了一眼自己的同伴正在撤离的方向,对方的身影很快就要消失在一片火海之中了。

而稍一犹豫,一枚黑色的能量箭已经旋转着发出尖啸声立刻从牧师飞跌出去的方向射出,擦着他的脸颊带着一抹血花飞了过去。

“系统提示:你受到黑暗箭矢法术影响,受到引点伤害。

“系统提示:意志豁免成功。震慑失败。”

“的反应快得惊人,她几乎是人才一落地就已经施放出法术,可惜作为工会培养的战士钢铁意志是必修课,因此只能功亏一篑。但这样迅速的反击同样让哈德兰轻轻吸了口气,不愧是精英,在被突袭的状态之中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他马上抽身后退,大出对方的预料之外一折翼的恶魔已经封死了战士与女牧师之间的连接线,他正让另一个牧师“向一侧方向上移动过去堵死哈德兰原路折返,他几乎已经从战士放弃进一步追击的第一个意图中察觉到了对方可能产生的犹豫 对方会逃跑,可游侠没料到哈德兰会从佯攻的右路折回。

他没料到哈德兰的反应那么快,从对方展开攻击开始到他和“牌展开包夹不过是这介。突袭轮的补完而已,在激烈的交手中三秒不到的时间内,对方就已经作出了最正确的反应。折翼的恶魔这个时候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这个战士的计算,但已经本能地感到威胁。

他脸色一变,喊道:“拦住他,别让他跑了!”他们这几个人经过这一耽搁是半定追不上对方那个游侠了,不过他已经让后面的人绕开并保持速度,他绝不能让这家伙继续去阻拦其他人。

哈德兰看了这个游侠一眼,一纵身就跃进茂密的灌木丛中,然后马上爬起幕加快速度向另一队人冲过个游侠,两个游荡者,都是高敏捷的职业,如果一门心思要绕开他他还真不一定拦得下来,可惜对方也不可能花那么多时间来绕开他。因为哈德兰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自己身后的秒针。

另一方面牧师在折翼恶魔的提醒下马上转向,只慢了一线跟上了战士,一开始他有些疑惑于对方的动个纵跃的动作,这个动作一般是轻甲职业用在规避夹击上。战士一类的重甲职业很少使用这咋。战术动作,因为甲胄惩罚太高,而且敏捷修正也不见得好看,用在移动中即使是用来避开灌木也显得有些得不偿失。

不过时间容不得这位牧师作太多考虑,他必须赶在对方拦住己方的游侠前拖住那家伙。不过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马上惨叫一声痛苦地抱住自己的脚跪了下去。

“啊!铁蒺藜。***”。他这下终于明白哈德兰那个动作的原因了。可惜晚了一点,现在他只剩下一半的移动速度了 或者是花一轮或者更长的时间来复原伤势。牧师下意识地回过头,正好看到折翼的恶魔小心翼翼地以半速通过铁蒺藜覆盖的区域,只丢下一句话:“照顾好“。小心周围还有埋伏。”

“你也是这位魔锯预备队的牧师忍不悄喊了一声。

折翼的恶魔当然知道小心,不过现在他怒火中烧,那个人身上的徽记他认出来了 那是血腥屠戮者的精英斥候。对方是什么水平他最清楚,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是被对方一个人耍得团团转。当然毫无疑问哈德兰拿准了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秒针这一点,也或许他还有一个优势是可以舍出命来去完成自己的计划。

是的。 一个足够勇敢,懂得合理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对方的劣势,并且也足够冷静的敌人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要命的。尤其是对于现在的折翼恶魔来说,处处受制简直让他郁闷得耍死。他的确有一千次机会可以杀死哈德兰,可这毫无意义,反而正好遂了对方的愿,他不可能浪费哪怕多一轮的时间来用在其他地方。

的确魔锯预备队成员的装备是堪称精良,但相较于血腥屠戮者的资深斥候来说也是有限,尤其是游侠与游侠之间的追踪与反追踪,有时候浪费一轮就意味着失败。

那个战士马上就要站在后面一队成员的前进路线上了,折翼的恶魔举起弓,他要逼退对方,那怕是一秒钟…仙止其他人抓住机砰砰射出两箭,两箭平行,无鹅犁镌“是立玄停下来还是继续向前都会咽喉中箭,战士只有选择后退一条路。而这个时候精英玩家和一般玩家的差异就彰显出来,折翼的恶魔收弓之后忍不住有一丝自豪,换作其他人此匆也不可能射出这么精准的两箭。

构思一个战术是一回事,然而有没有能力去实现战术又是另一回事。你大可以制定一个奇兵天降、天马行空的行动出来,可是若是没有实行的能力,那么一切都是枉然。更加杰出的个人能力,更加精确的配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迦南之中的高级团队之所以强大,正是源于此。

不过折翼的恶魔马上就怔住了。

在他眼中那个战士没有任何犹豫地向前。仿佛他的攻击不存在似的。虽然“砰,地一声脑袋被箭矢的力道带向一边,整个人也跟着踉跄了一下,可还是稳稳地站住了。驻。致命攻击产生的三倍伤害构成一个血红而醒目数字浮现在黑暗中,可哈德兰并没有倒下。

“这是什么疯子,以为挡在那里就万事大吉了吗!”折翼的恶魔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大骂道。

果然巨创导致战士恍惚了一下。哈德兰努力在晕眩状态下分辨从前方的丛林中赶来的敌人,可视野中只出现了几团模糊的鼻子。

“机会,手指,不要停下来!”折翼的恶魔马上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这个血腥屠戮者的斥候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可胜利最终还是属于他们的。这个时候他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奇怪的想法来,他感到有些可惜,对方在最后关头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不过可惜了,一个人毕竟不能和那么多人抗衡。

即使是一个小小的计谋,也行不通。

被游侠叫到的那个魔锯预备队中的游荡者玩家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他同样观察到了对方哪怕是最细微的一丝恍惚 巨创导致的晕眩状态,太好了。这位玩家忍不住在心中松了一口气。说实在话从对方那彪悍的表现来看,他还真拿不准自己能不能毫不拖泥带水地从对方的纠缠下脱离,不过现在就完全没有这个疑问了。

看起来似乎的确如此。

可折翼的恶魔正准备松开了弓弦补上一箭,但脸上兴奋的笑容已经僵住了一

哈德兰根本不需要锁定那些移动飞快的影子,以他模糊的意识也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不过他只需要实施之前预定好的计划就行了。虽然几乎处于在濒死的边缘,但他感到自己从未有这么一刻如此冷静过,生存与死亡,胜利还是失败都是考虑之外的事情,他唯一要关注的就是自己该如何去做,仅此而已。

战士露出一个微笑来,忽然回头一剑砍在身边的一株矮红树上一之前法术制造的火焰正沿着周围的树木蔓延,一团团的枝叶燃烧着落下。它们本来不能对这些精英玩家造成什么麻烦,可现在不同了。精金构成的剑刃像是切豆腐一样将乔木的木质主干一刀两断,然后向着哈德兰想要的方向倾倒下去。

那个方向将他的敌人包括在内。但也将在同样方向土的他本身包括

内。

“闪开!”

“你疯啦!”

折翼的恶魔气得浑身发抖,在迦南中一心舍命求死的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死亡也分很多种,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坦然地面对被燃烧的树干压在最下面活活烧死的恐惧,尤其是如此从容。事实上哈德兰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多大意义,他最后的舍命一击也不过最多就是阻碍魔锯预备队的追兵一时而已,可那就像是一种表态,仿佛告诉他们 是的,我不是你们的对手,可我也不会承认你们比我更强。

这样的决心让所有人都为之犹豫。他们不是没有和血腥屠戮者的精英斥候打过交道,可是这么决绝的示威的还是一次遇到 是谁给了对方这样的信心?

折翼的恶魔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向某个方向看过去。

在那个方向,剑士的巨剑与矮人的重斧才第一次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响声震得落叶簌簌而下,两人各自后退一步,眼中露出好战的神色来。

“血纹战士,不过如此。”奥修收回右”淡淡地答道:“血腥贤者。着来也不过如此。”

“是吗?那你一会最好不要哭爹喊娘,我看矮人大爷还是给你一个呼朋唤友的机会比较好,哈。”锻铁紧盯着对方,虽然口头上极尽嘲讽之能,可是身体重心下沉,分明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这位矮人先生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一副土匪样子,可是要论狡猾程度而言估计在闪耀金币中还要排进前五去。

可惜对方看起来并不吃他这一套。只是摇摇头道:“你不必激我,这是战争,我不会受什么规则所约束的。”说着,他马上向一边的自己人打了个手势道:“飞鸟,你跟我一起缠住这家伙,你们继续向前,去干掉那个法师。

“缠住我?恐怕你想得太简单了,大个子!”锻铁心中大骂对方无耻之尤,不过一边还要讥讽道:“冰蓝小丫头,帮我挡住那些乌合之众。我知道你能行的。”

可惜,看起来并没有人回应他。

矮人吃了一惊,忍不住回过头:“冰蓝?”

女战士这才回过神来,她有些担忧地答道:“哈德兰死了”

,”

,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