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男人的江湖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男人的江湖的页面

男人的江湖

第426章 卧榻之侧

第426章 卧榻之侧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但凡和矿山有关系的部门都来了一个袭击,梁惠凯彻底蒙了,一时间觉得有点儿招架不过来。现在他的矿山还处于一种微利的状态,加上石子一天也只能挣个万把块钱,如果不能生产石子,挣几千块钱就不错了。在一些人的眼里他就是小打小闹,和金宏泰那样的一天挣几十万、上百万的矿山相比微不足道,还没有资本支撑他把各路关系都砸平。

但是事情总要解决呀,梁惠凯马上就想着去找金宏泰出出主意。但是依照金宏泰的性格,只要找到他肯定会帮着解决这件事。不过金宏泰也要求人呀,毕竟不是亲爹,用起来不气势。关键是梁惠凯不想让金宏泰认为他没本事,面子上的事儿好像比别的都重要。

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梁惠凯就把秦柯南喊了过来,哥俩坐在一起商量怎么办。秦柯南发现自己终于有了用场,趾高气扬的就来了。不过在处理这类问题上,秦柯南确实比梁惠凯经验丰富多了,上来就安慰他:“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什么事总会找到办法。你想,虽然来了很多部门,但并不是每个都要急着去处理,要分出主次来。”梁惠凯说:“高见!说说咱们怎么办?”

秦柯南想了一会儿说道:“第一步,不能让电力部门把电停了,先要把供电所打点好,剩下的再各各击破。现在你是错峰生产,白天只安排几个人把干选设备开起来,夜里再生产精粉。反正产量也不高,精粉堆几天也不成问题,赶到礼拜六礼拜天再卖,这样就能避开不少部门。”

梁惠凯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天天来查怎么办?”秦柯南说:“真笨!你的聪明劲儿哪去了?我看呀,白天你就别在山上了,躲起来。然后把村后上山的路堵了,竖个牌子,写上‘此路被封’,等你卖矿的时候再把路铲开不就结了!这都是掩耳盗铃的事儿,谁当真呢?”

这也行?梁慧凯一乐说:“也就你鬼点子的多。”秦柯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的说道:“哥和矿山打交道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第二步就是把国土局的人摆平。这里有个消息,可能不太好,国土局的一把手换人了,银山镇的镇长刘汉光调到了国土局,咱俩可是谁都没和他打过交道啊。”

梁惠凯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不是说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吗?除非他油盐不进。”秦柯南说:“就怕他爱好太广泛,胃口太大。不过,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能小觑啊。这几天咱们四处打听打听这个人是什么套路,然后在出手。”

梁惠凯觉得思路渐渐的清晰起来,问道:“你和王亮熟悉吗?”秦柯南说:“不熟悉。不要紧,找个中间人说和说和,他不再纠缠很快就过去了。他的生意在咱们县里排不上号,估计他和大领导们接触的并不多,找个大领导能把他吓出魂儿来。你和县里的领导谁的关系最好?”

梁慧凯说:“关系好的算不上,不过和林海最熟。但是人家现在是二把手,副班长了,请他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秦柯南说:“也对!一是他可能觉得这事太小,懒得搭理;二是大人物要留到关键的时候再用。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你就放宽心。我先去找人,定好以后你去找王亮。”

梁惠凯安排杜丁国把路封了,然后和秦柯南下了山。当地供电所的事儿好办,只要上级不下命令,把关系搞好了,他们肯定不会停电的。所长两人也都认识,顺便拿了两瓶茅台,两条中华,去他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这事儿就了了。然后回到了县城。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两人先打听了王亮这个人的来龙去脉。问了几个人,很快知道了,王亮原来是钢厂的一个销售人员。由于他总接触钢贸商,知道倒卖钢材的套路,正好银行有亲戚,就办了停薪留职,去银行贷了一些款,利用钢厂的关系做钢材贸易,总能做到低买高卖,逐渐的有了资本积累。

男人有钱了就变坏,虽然不是一个普世的道理,但是最起码适用一多半以上的人。王亮也不例外,公司里招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会计孙悦,王八看绿豆,对眼了!没几天,你有情我有意,你有钱我有姿色,很快就住到了一起。老婆生气啊,闹了几次不管用,反而把王亮惹恼了,一气之下离了婚。

然而老婆根本不知道王亮有多少钱,贸易公司又是个空壳,离婚的时候银行竟然还有贷款,根本分不了多少钱。老婆又舍不得孩子,担心孩子被后妈欺负,就变成了离婚不离家,反而变成了不合法的了!这世界就这么操蛋,原本还是个堂堂正正的原配,现在却寄人篱下。好在王亮看在大儿子的份上,倒是吃喝不愁,要不不知道要看多少人的脸色呢。

王亮刚离婚,赶上了钢厂处于半停产状态,他的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但是没钱了,小老婆还能跟着吗?没钱了,谁还跟着一个和老爹年龄差不多的人呢?便四处打探,打算改行。

前几年国家还没有开始抓基础设施建设,石子生意并不好做,他趁机收购了一家石子厂。当初只想着有个企业撑撑门面,撑不死饿不死,好歹也是企业家不是?这人的命运很奇怪,接着国家开始推动基建项目。虽然小县城发展比较慢,就这他也挣了不少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本性决定了王亮到那儿都不老实,去饭店吃饭见到漂亮的服务员都要聊猫逗狗。只是结婚这几年,不知道是种子坏了,还是庄稼地不好,两人一直没生孩子。有孩子还离婚,没孩子更少了一个联系的纽带,也不知道是王亮对媳妇不放心,还是红颜易老,小媳妇不放心,去哪儿都带着。

秦柯南感慨道:“所以呀,千万别相信什么好人要好报,纯粹是愚弄老百姓的!焦裕禄只活了四十二岁,孔繁森也只活了五十岁,反倒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你看看咱们认识的这些领导,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活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梁惠凯心里发虚,自己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没资格评论,想想说道:“王亮连自己的媳妇都算计的清清楚楚,这种人有点儿恐怖,应该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秦楠楠说:“谁说不是呢!我觉的我就够操蛋的,但是我肯定不会算计自己的亲人,比不了他。卧榻之侧岂能容他人安睡!所以,以他这种性格的人,肯定想把你彻底收拾了!”

梁惠凯说:“没办法,谁让咱有把柄呢。你准备请谁?”秦柯南说:“裴振群,他主管工业,请他最合适,他要是没空再说。”梁惠凯说:“别废话了,赶紧去吧。”

谁知快到中午时,秦柯南还没回信儿。梁惠凯心说,这混蛋办事儿没谱,不管怎么样也要回个信儿呀。但是也不好催他,买了几根黄瓜,回去做了一顿炸酱面。梁惠凯本不喜欢吃面食,但是王冬冬爱吃,这点儿愿望还是能够满足的。

王冬冬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吃完饭说道:“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病人特别多,累死了!”梁惠凯说:“您老人家休息着,我刷完锅碗后给您放松放松。”王冬冬嘿嘿一乐:“真乖!”施施然躺到床上去了。

等梁惠凯回到卧室,王冬冬把手机扔给他说:“怎么还和秦柯南来往?和他在一起能学什么好?”“没办法,哥的魅力太足,近朱者赤,把坏蛋也感染的变成了好人。”一边说着,梁惠凯拨通了秦柯南的电话:“怎么样了?”秦柯南说:“妥了!晚上去我妹妹的避暑山庄,剩下的事儿我就不管了。”

王冬冬一听去秦楠楠那儿吃饭,噌地坐了起来,瞪着杏仁眼问:“怎么回事?”吃个饭都紧张成这样,要是知道他们之间的事那还不恼了?梁惠凯解释半天才打消了王冬冬的质疑。王冬冬不放心的说道:“生意能做成啥样无所谓,别再壮大你的后宫就好!”

梁惠凯连忙说:“你的事儿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哪敢招惹别人?”王冬冬翻着白眼说:“听你的意思是,如果能解决就随便招惹呗?”什么话都能挑出毛病来!梁惠凯哄道:“好宝贝儿,秦楠楠那疯婆子给你提鞋都不配,我怎么会喜欢她?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躺好了,让哥伺候伺候你。”

把王冬冬伺候好了,梁惠凯去了王亮的石子厂。出了县城往西十多公里,沿着路边撒落的石子拐到了一条土路上,走没多远就到了。半山腰上是厂房,一辆卡车正在往进料口倾倒石头,机器轰鸣声远远传来,还挺热闹。石子厂的办公室在山脚下,一溜平房,王亮的路虎就停在院里。

梁惠凯松了口气,运气不错!看着一间屋子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总经理办公室,心里一乐,现在这总经理、老板之类的太不值钱,谁都可以叫。走到门口还没敲门,就听到里边鼾声如雷,这家伙在睡大觉呢!往旁边一看是会计室,心想,如果她老婆没休息,让她知会一声也行。

路过窗口,忽然听到里面有浅笑声,梁惠凯心想,这么高兴,给谁打电话呢?下意识的停了一下,没想到竟然还有男人的声音:“他妈的谁总结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真理呀。”“这么说你也是猪呗!咯咯咯。”“别说猪,你让我做什么都行。”“那你做狗吧,在地上爬一圈我看看。”

我去!还有这剧情?只是你们的爱好也忒特殊了吧!就听男人贱笑道:“地上哪有你身上舒服啊,啧啧。”女生嗔道:“别瞎动,万一他醒了怎么办?”男人说:“你还不知道那个老不死的?半斤酒下去准会睡一下午。想哥哥没?”女人哼哼几下没说话,男人接着说道:“想死我了,我去锁上门。”女人说:“别闹,已经下午了,一会来人。”

梁惠凯听不下去了,转身想走,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心,他奶奶的,给我穿小鞋儿,我也逗逗你们!猛地推开了门。这可好,把里边的一对狗男女吓得噌的分开了。梁慧凯嘲弄道:“没事儿,我啥也没看到。孙老板娘,我来找你说句话,有时间吗?”

那男人低着脑袋出去了,梁惠凯心道,长得也不咋地呀?看来是饥不择食了!孙悦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问:“什么事儿呀?”梁惠凯说:“晚上在避暑山庄,裴振群作陪,请你们两口子吃顿饭,赏个脸?”孙悦没反应过来,问道:“裴振群是谁?”

梁惠凯恶趣味不减,走到她的办公桌前,一手按在在桌上,俯下/身子直勾勾的看着她。孙悦一惊,本能的身子一缩。可看着眼前英俊的脸庞,壮实的身子,忽地坐直了,仰着脸,张着猩红的嘴唇问道:“我问你话呢,裴振群是谁?”

孙悦嘴里的热气喷到了梁惠凯的脸上,梁惠凯败退,没人家脸皮厚,直起身子说道:“等王老板睡醒了,你问问他,他若是不知道,你们就不用去了!”孙悦说道:“放心,晚上我们肯定去。”梁惠凯说:“那好,我就不打扰了。”

孙悦抓着梁惠凯的胳膊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帅哥,刚才的事儿你真的没看到?”梁惠凯推掉她的手说道:“我眼睛高度近视,男女都分不清楚。”孙悦抛个媚眼说道:“那姐姐谢谢你了!不过,虽然你们男人之间的事儿我不管,但是男女之间的事儿嘛……嘻嘻,你可以请教姐姐,姐姐知无不言。”

闻着她身上的胭脂味,梁惠凯忽然觉得恶心,甚至恶心自己,和这种人逗什么?太无趣了!说道:“你放心,我也不会拿这种事来威胁你!晚上见!”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53/253343/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533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