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蛮横的屠夫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蛮横的屠夫的页面

蛮横的屠夫

第三七九章 聚心醒神备战 蓝图甜枣大棒

第三七九章 聚心醒神备战 蓝图甜枣大棒

段德说出来后,负手以待,等待众人接受这个几乎算是不可能的定数,司马安成涩声开口,赤松子扬手抛出一精致小酒壶。

只见细颈蜂腰,仙光敛衽,淡淡仙威震慑住整个噪杂场面,一阵倒吸凉气和吞咽口水的声响,众人心下悸动,是真的无疑!

“嘿嘿~~~可惜,而今的镇宗重器只能看不能用,最低要求大乘初期五名齐力万能释放最低仙威,你们可知这尴尬场面?”

段德示意赤松子收起阴阳二气壶,似乎有着一定程度的自嘲,众人闻言也是心下稍稍憋气,用不得?同时,也是听出来段德言外之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守紧口风,自行努力提升修为!

“赤松子师兄要突破并不困难,你们还有何彪,吕潘,等几个合体巅峰,故而抛出此物便是激励你们不要懈怠自己的修行,以免空守宝山后拱手送给他人!”

“此事暂且放下,这位便是我兄弟朱窖,丹道大宗师,宝丹暂时只能炼制上品以下,成丹率基本是八成以上,我们炎黄的丹堂堂主,亦是诸位以后前线争斗的生命保障,弓堂主的身躯不可复制,诸位莫要太清淡自己性命,暂时,我们伤不起,诸位可懂?”

段德怕这些家伙见识过弓郁阴的神奇复活后抱有侥幸心理,一旦出现到时候炎黄一堆的元神,呵呵,那就有点儿笑柄可拿捏咯。

“现在,离我和司马测定的大事件时间不到一年半,时间紧迫,你们不要觉得无事可做,司马的每一分安排都是有着深意的,你们也不要问太多,都是修者,自然知道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之说。”

“能告诉你们的自然不会掩藏,司马为此事殚精竭虑谋划多年,看中的便是消息的提前性,能够准确的把握住第一手可图之机殊为不易。”

“这是炎黄的最大崛起之机,同时机会总会伴随同样的风险,福祸相依千古不变的至理,你们而今的每一分准备,都是提高紧接而来考验中存活的机会,不要大意,此次我等虎口拔牙,比晃金大乘战恐怕还要来的凶险的多。”

“晃金之战我们只作旁观,可接下来的行动,你们将以此时的修为形态徘徊在大能战场夹缝,谋取那火种燃烧的粟!慎之,慎之!”

段德不在准备多说,他只说他现在能说该说的话,这不还有司马安成么,有他在段德乐得甩手旁观,轻松而惬意,何乐不为?

众人闻段德之言,心中那份久而久之松懈的弦渐渐拉紧,从他话里行间可以嗅到绝对的凶险,那是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的凶险,大能战场徘徊的拾荒者?

细线缠头绑腰间,省着点走路,莫要不注意便掉了去,司马安成等待诸人消化段德之言,同时内心也在整理说辞,毕竟有时候不慎说漏嘴,天可不会原谅你的失言。

“宗主已经说清楚我们的大致情况,诸位有跟随我的老人,也有新加入的新人,宗主给予的平台一提再提,到现在我都有些把持不住。”

“平台高自然很好,得天独厚的条件为我等后续动作扫清无数障碍,不过,平台过高会让我等少了些本该有的血性和拼搏,这是诸君一定要细思的事。”

“器物终究只是器物,一旦过于依赖成性,势必会严重勾起我们的惰战之心,首先我要声明一点,炎黄系列宗主炼制耗费我炎黄七成资源!”

“炎黄系列飞梭不是给你们用来玩耍和免除斗战的,而是用来逃离和极速转战以及大批量运送物资的载体!消耗之大你们也是知道的。”

“先期的适应我想已经够了,宗门不再为大家提供灵石消耗,一切你们自行解决训练日常,前提是保密第一位,包括以后参与战事也是一样,能保密不要丝毫侥幸!”

“也就是说而今你们在这前期的训练中一切所需,你们要在不暴露炎黄利器的情况,自行牟取损耗和存储战事时飞速的能源消耗,否则战时你们只能用身躯去抗着!”

“暂时我和宗主商议过,战时所得你们有三成归属自己,并有优先挑选权,其余全部收归宗库,换成炎黄贡献,这些炎黄系列战舰虽是配发,可是也是宗门的资源换来的。”

众人倒是没有异议,宗门中人不像自己一个,有帮助,自然也需要回报,无偿是不可能的,这么做本就是超出他们内心的极限,按理说若是前期所得全归宗门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们是刚建立的宗门,不是日久那种,宗门快速强大才能有更多资源可以供给他们,仅仅是随意一艘炎黄子舰也可以算作中品上阶道宝,莫说那强横的母舰。

中品道宝下阶一般在拍卖行都是千万级拍卖品,可见这时候的炎黄真的算是财大气粗,最低驾驶子舰的修为是分神初期,也就是说现在子舰要多过炎黄的分神期修士。

随着时间沉定,从道碑秘境带出来的几百修士早已突破至分神阶段,要知道秘境最多的便是宝药,以及每天都会有的争斗,最是锻炼修士所学,战斗中的融会贯通远比平时打坐修炼快上无数倍。

亢进始入道碑秘境方才元婴初期巅峰,出来已经是元婴后期可见那里的效果如何,五年对于元婴修士来说不过弹指一瞬。

“训练的计划以及战时的主旨我已经制作成玉简,现在给位拿回去细细解读,莫要有丝毫怠慢,现在我们的成员还是太少,也不建议快速吸纳新人,以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宗旨尚不完善,主要正对就是下一步的资源掠夺,算是战时计划吧,偏颇自是明显,等到一切明了后,宗门会再一次完善各种制度,以及部门权责划分。”

“故而诸位还望多多出力,而今便想着回报的某些心思还望不要出现,不是时候,功劳我想诸位有目共睹,我炎黄暂时不会出现大宗的那些个弊病,可新的问题也是不会少,能原谅则原谅。”

“从我的某些安排你们心中也是有些猜疑,不管正不正确,都不要说出来,包括对你们所属的成员,你们也要转达我的这番话。”

“万事开头难,诸君共勉!诸位还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出来。”

司马安成结束自己需要交代的事情,总算是稍稍放下心来,段德惧怕的全民玩飞机的事早已被他遏制,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宗主,我等在座不说,集合起来的成员良莠不齐,恐异心者不安分,关键时刻出现某些事,该如何定论?”

裘千啸冷静发声,言及的却是司马和段德二人的心病,二人对视一眼,段德面色转冷。

“不论是谁,若是出现并确认,先斩后奏,若是逃逸上报于我,我会专司此事!”

坐在一旁一只表情淡然的公孙雨,美眸笑得弯起月牙,扫视一圈,唯有苟施色与魂受,却是被站于身后的季玉暗中捅了一剑鞘,慌忙传音。

“大哥,这便是大姐头,你找死啊!”

苟施自然听说过她,却是不以为意,小雨笑意莹然盯着苟施,红唇微微蠕动,似带着极致的勾引之意,他身后的季玉和在座众人皆是冷汗淋漓。

苟施只觉脖颈子汗毛似乎少了些,不由自主探手摸了一把,顿时差点尿了裤子,屁的少了一些,脖颈汗毛纷纷齐端而断,整个脖子那是光滑如玉,手感甚佳!

众人也是纷纷骇然,大姐头貌似功力又有长进啊,我去!真是千古奇谈!这变态怎的与我们坐在一起?忒打击人了点啊!

“事情尚未开始,这些言及还是有必要的,我段德说句话,只要诸位协心而行,就不会梦想止步,高高在上的那天终会有的,做好眼前的事方是最为重要的,另外强调一点,不论何时,消息渠道一定要给我保证随时畅通!”

段德深知战事一起,消息的重要性,炼制令牌的时候不无想法,然而,修者界太过庞大,他只能暂时保持一定量的消息覆盖。

令牌的主要材料实际上比炎黄战舰某些材料都要珍贵,就是为了多功能会于一体,消息和保命是重中之重,这还只有九块钻石令和两块炎黄令一块宗主令才有护魂传送功能。

至于材料来源,嘿嘿,自己一双便宜干儿女那抠下来的一点点而已,仅此一点,现在段德亦不能根据遗留坐标搜寻那个世界的存在。

也就是说,这是绝品,本来打算用在自己准备炼制的战甲上的,但是而今搁浅,反正身躯强悍,也不那么太想炼制多余的累赘。

“如此,暂时先行到这,诸位回去自己想办法筹集战争物资吧,随时保持联系畅通,我会再次多建立几条消息中专渠道备用的。”

众人带着些忐忑起身出门,虞绽本是要拖着司马安成走的,却是被他示意先行,何彪刚出门便被一道柔软的赤色娇躯撞个满怀。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61/261127/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61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