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页面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译者的话

译者的话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或许是整个20世纪对中国人影响最深、在中国传播最广的一本书。这本书对于几代中国人而言,其价值和意义早已远远超出了文学鉴赏的范畴。在1999年共和国成立50周年前夕举行的一个名为“感动共和国的50本书”评选中,《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位列第一,足以看出这本书在中国人情感中的重要地位,没有任何一部外国文学作品能够相提并论。2014年2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索契接受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就曾说:“我年轻时多次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小说,奥斯特洛夫斯基就是在索契完成了这部著作。”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全身瘫痪、双目失明的恶劣条件下,根据自身经历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全书着力刻画了一个勇敢、坚强、拥有顽强毅力的青年革命战士——保尔·柯察金的形象。这本书最初于1932年至1934年期间,刊登在前苏联《青年近卫军》杂志上。就在全书问世后的两年,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与世长辞。仅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时间里,该书在前苏联用各种语言出版了50余次,在前苏联解体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先后用61种文字出版发行600余次,累计3000余万册。

实际上,就写作技巧而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算不上一部一流的文学作品,其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甚至很难称得上是一位专业作家。无论是在苏联、在中国还是世界上其他国家,这本书的广泛影响和传播,一方面源于当时特殊的政治语境,另一方面则源于作者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与人格魅力。从某种意义上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一部由非专业作家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用自己的生命书就的长篇小说。

20世纪初的俄国十月革命和前苏联国内战争期间,巨大的历史变革和社会动荡,为前苏联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素材,也成为了整个前苏联文学创立的基础。如同大量同时期的前苏联文学作品一样,《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将主人公个人成长的经历与革命进程、民族历史相结合,主张将个人命运投入到民族的解放斗争中去。而在共和国成立初期的十几年中,这样的主题思想与当时我国的主流意识形态高度吻合,因而得到了广泛的倡导。

毫无疑问,保尔·柯察金是前苏联文学中塑造的最成功、最光辉的形象之一。他的勇敢、无畏、对理想信念的忠诚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在那个时代的大背景下,显得格外鲜活。更重要的是,保尔并不是一个高、大、全的人物形象。他有自己的缺点,也有信念动摇的时刻,与同时期的中国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相比,保尔更加真实、可信。再加上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独特的人生经历,让读者在阅读小说时,很难将作者与主人公分开,从而获得一种心理情感体验的满足感。保尔在家乡烈士墓前的一段独白,曾经是几代中国人的座右铭。即使在这本书问世八十多年后的今天,仍然会时常有人津津乐道地用这段话来激励自己和别人:“人最宝贵的是生命……”

诚然,没有那个特定的历史背景与政治语境,《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不可能取得那样广泛的影响。时至今日,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前苏联国家成了被冷遇的“过时读物”,书中的反面人物也一夜之间成了乌克兰的“民族英雄”,保尔·柯察金也成了被人们遗忘的虚构人物……对此,每一个曾经被这本书感动过的人们,都不必感到遗憾和失落。因为当我们为这本书褪去意识形态的束缚时,繁华落去后保尔的那种顽强、执着、刻苦、奉献、勇敢、积极奋进、不向命运低头、忠诚于自己理想信念的价值观,仍然是我们这个时代弥足珍贵又不可或缺的。这也正是在21世纪的今天,《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保尔带给我们的现实意义。无论世事如何变幻,在信仰面前执着奋进、在困难面前毫不退缩、在爱情面前忠诚坚贞,始终是每一个人应当坚守的精神家园。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即被译介到中国,最早的译本,是翻译家梅益在1938年至1941年期间根据英文版翻译而成,于1942年由上海新知书店出版。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1949年到1966年的17年间,是此书在中国流传最广的时期。在当时独特的历史条件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中国多家出版社出版,甚至一度出现多个“缩写本”“改编本”和连环画,构成了新中国翻译史上的一道风景。改革开放之后,该书一次又一次被重新出版,截至今日,在中国出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至少不下20个不同的译本。

实际上,此次重译《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前,译者与编辑多次就该选取哪个版本的原著进行翻译而进行沟通,并听取了多位业内权威人士的意见。因为即使在俄罗斯,出版社每次重新出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时,也会在多个版本的原稿之间感到无所适从。毕竟此书的原稿是在奥斯特洛夫斯基双目失明的情况下,由多位志愿者根据他的口述而记录下来的。业界曾普遍认为,前苏联的“青年近卫军”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奥斯特洛夫斯基文集》中所收录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最忠实于作者原著的风貌,是根据作者去世前签署付印的第五版整理而成。

在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并比对了多个版本的原著之后,最终,我们决定,根据俄罗斯ACT出版社2011年的版本进行翻译。实际上,该版本同1989年“青年近卫军”出版社的版本在整体上并无很大差异,并修订了此前多个版本中的若干错误和瑕疵,可称为近年来俄罗斯出版的最为完整、忠于原著的版本之一。

陈恒哲
二零一五年夏,北京